“我家墨麟老祖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最是爱惜人材,尤其对那些可造就的弟子,更是不遗余力地栽培。现在老祖身边的真传弟子秦枫便是个例子,不到三十岁就已经筑基中期,他的灵根天赋并非最出色的,但纵观诸峰与他年纪相仿的弟子中,他的修为进境却是最快的。”

    青帝庙后院西侧的一间厢房之中,王执事满面慈祥地循循善诱,在他身边是发白如雪的邢长老。邢长老平日里是个严肃的性子,脸上常年“凝固”着几道纹路很深的皱纹,此刻这些严肃的纹路也全部舒展开来,王执事每说一句,他便微笑着轻轻颔首,潜移默化中为王执事的劝说添砖加瓦。

    在两位筑基修士的对面,殷小小低着头坐在软榻之上,两手玩弄着衣角,一声不吭地不知在想些什么。她此刻已经换上了一袭万兽谷式样的青色衣裙,代表着她已经成为万兽谷的内门弟子,唯一就是衣服上没有绣任何峰主的灵兽标志。

    此刻已是寅时,再有两个时辰才是青帝庙大门再度开启的时刻,殷小小将要登上青帝台,投玉简,决定她将投到哪一峰的老祖门下。

    她是在子时开脉的,丑时不到,墨麟老祖与铁翎真人就已经联袂过来探望过她。在得知她肯定会留在万兽谷,而不是回归世家或者是投靠别的宗门之后,两位老祖方才彻底放下心来。

    两位老祖和颜悦色地问过殷小小家中的情况,得知殷家被灭的惨剧之后,墨麟老祖淡然道:“几个跳梁小丑而已,等下让秦枫走一趟,将赵家和李家剿了。”

    殷小小脸上闪过决然之色道:“谢过老祖的美意,不过我家的血海深仇,应该由我亲手去报。”

    铁翎真人与墨鳞老祖互视一眼,微笑说好,又勉励她几句今后要用功精进的话,便携手离开。虽然两位老祖的心里都恨不得直接扯了这女娃娃就走,但表面上却是一团和煦,半点不提招揽之意。

    铁翎与墨麟老祖前脚离开,巨猿与白鹤真人后脚就到了,又是一番嘘寒问暖,他们两位也都颇有自知之明,一来不如掌门师兄占据天时,二来不如墨鳞老祖占了地利,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亲自过来探望。

    好容易把四位老祖送走,花狸峰的蓝雀与狗丫儿便接踵而至。云裳身负重伤无法亲临,她们做为花狸峰的代表,自然也得走上一趟。蓝雀与狗丫儿只是花狸峰的内门弟子,并不知道殷小小身具雷灵根的隐秘,宗门为了掩人耳目,将殷小小的灵根篡改为三阳金加两阴土。

    好在凡人只有在开脉的那一刻,灵根初萌,尚未稳定,才会不受控制地溢出所属之五行气息,一般只需半个时辰左右,灵根便会逐渐稳定下来,所蕴含之五行之气也随之收敛凝固。再往后,只有在大的进阶之时,比如筑基,结丹或者结成元婴之际,才有可能发生类似的情形。

    等到蓝雀和狗丫儿看到殷小小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这不就是那天跟在小蛮子屁股后头,在聚香斋吃饭的丫头吗?在殷勤那伙人中,除了那个冲着溪边吐舌头的胖子,就是这个一人啃了整条赤睛猪腿的丫头给她俩的印象深刻。

    狗丫儿本想提起那天的偶遇,套套近乎,不想这丫头总是心不在焉,只是不停地偷瞟她和蓝雀的头发。说到最后,她们只好盛情邀请殷小小去花狸峰转转。

    “嗯!”殷小小很认真地点点头说:“到时还请两位姐姐教我怎么才能辫出好看的辫子。”

    两位花狸峰的女修哭笑不得地走了,王执事与邢长老这才有了与殷小小长谈的机会。只是这孩子的脾气挺犟,无论两人如何苦口婆心,却就是不松口,翻来覆去只有一句:“我听殷勤哥的。”

    气得邢长老恨不得提上一桶凉水将那在竹棚里呼呼大睡的小蛮子浇醒,然后提着他的耳朵告诉他:让你的傻妹妹选择墨麟峰吧!

    相比之下,王执事倒是冷静地多,开始给殷小小分析殷勤的情况,他没敢说殷勤是中了墨鳞老祖的百里清风,却把全部责任推在方青主的身上。只说那隐与人群众中的筑基修士突施暗袭,老祖远在城池之外,救援不及,导致殷勤被其暗劲所伤,并且伤情不容乐观,十有八九会损及他的灵根,使其无法开脉。

    王执事见殷小小听了垂头不语,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可你就是再担心他,却也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啊。以你的灵根资质,日后若是得了老祖的真传,莫说筑基,便是结丹也是指日可待,那时你的寿元之漫长将大大超过凡人。你想一想,百年后你的容貌尚未更改,可你的殷勤哥却早成了一捧黄土。到那时,你再想起今天所说的话,便只会觉得荒唐可笑啊。”

    “才不会呢!殷勤哥就是开不了脉,也能活上千年万年,他、他的血脉就是天生长寿的!”殷小小撇撇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你是说他的玄龟血脉吗?”王执事脸上泛起一丝冷笑,“先不说这世上是否真有玄龟血脉这种东西,就算他的血脉可以增加寿元,但想活千年的话,血脉也得进阶到妖王级别才行吧?就怕他被那筑基修士所伤,连血脉都已枯竭,进阶之事已是寸步难行。”

    殷小小有些得意地说:“殷勤哥虽然吐了好多血,但肯定没事的。你们不知道,他在来的路上曾经斩杀过一条成年铁铃铛,当时把血都流干了,还是吃了我给他买的赤.....呃丹药,反正没过两天,他就又活蹦乱跳了。”

    王执事翻了翻眼皮,心道:那小蛮子还真是能吹,连他都不敢说能斩杀成年体的铁铃铛,一个血脉只有一级的蛮子竟然大言不惭吹起牛来。多半是半路斩了条小蛇,就在这女娃面前炫耀而已。

    当然以两位筑基修士的身份,也不会为这点小事与殷小小抬扛。王执事呵呵笑道:“你的殷勤哥现在尚在竹棚里呼呼大睡,也不知还要睡多久,你可是再有两个时辰就要登青帝台了。”

    “那个不着急上去,我可以等他醒来再说。”殷小小一派天真。

    邢长老与王执事却感觉脑袋都大了一圈,心道:你不着急,老祖们可等不及了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