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呢?不会是个睡不醒的吧?”邢长老被气的没了信心,随口问道。

    王执事尴尬地笑道:“不会,不会。还有一个是个女娃,不过......”

    “不过什么?”

    王执事的笑容更加尴尬:“不过,这女娃和在竹棚里睡觉那个是一路的。”

    “什么叫一路的?”邢长老觉得这王执事办事虽然细致周到,唯一就是说话太爱绕圈子,“他们是同乡?”

    王执事赶紧又递上一份细册道:“此女名为殷小小,按照她细册所载,那殷勤是她的四哥。”

    “此二人竟然是兄妹?”邢长老拿起两份细册,略一比较便皱眉道,“可是这殷勤的细册中,并未提及有个妹妹?”

    王执事办事果然滴水不漏,低声解释道:“我问过造册的弟子,这殷勤原本是小仓山殷家的家奴,半年前才去的奴籍,因其父亲于殷家有功,后被殷家的家主收为义子,与殷小小兄妹相称。”

    邢长老忽然想起一事,问道:“这个殷勤可是早前在庙外闹事,被老祖百里清风伤了的那个?”

    王执事点头道:“正是此人。”

    邢长老微微颔首,心道:难怪此人自暴自弃,想来也是被老祖伤及根本,自知与大道无缘了。这个念头只是在邢长老的心海一掠而过,没有带起丝毫的波澜,一个成了废人的小蛮子,并不值得他走心,他更关心的是殷小小现在的情形。

    王执事筑基中期的修为,也曾参与过几次开脉大典,经验非常丰富,戌时一过,他就已经亲自到殷小小所在的竹棚外面,暗中体察殷小小气息之变化,具体他推测殷小小的开脉时间,有可能会拖到转天的子时。

    “你带我去看。”邢长老听过王执事的分析,脸上闪过一丝凝重之色。虽然从理论上说,憋脉憋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开出上品的灵根,但时间过长,也是不行的。比如极其罕见的情况下,有人憋脉的时间超过十二个时辰,甚至憋上一两天才开脉。这种情况反而不佳,即便偶尔有中上品的灵根出现,也会因为憋脉时间太长导致火候过老,伤及根本。

    从概率上说,真正能够憋出上品乃至极品灵根的时长,是八到十个时辰,王执事所预判的殷小小的开脉时辰,正好落在这个黄金时段内。

    殷小小的竹棚在坤字区,大部分的女修也都分配在这个区域之内。邢长老跟随王执事来到殷小小的竹棚外面,事关紧要,以他筑基后期的修为也不敢托大。他先是摒退四周的闲杂人等,又调整了一番气息,这才缓缓探出神识,将一缕细弱游丝的神识徐徐地伸入竹棚之内,从外表看,邢长老就仿佛一尊石雕的人像,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已经陷入停滞。

    又过了半炷香的功夫,邢长老眼皮忽然一跳,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悄声传音给王执事道:”要开脉了。“

    王执事手中早就持了一巴掌大的铜镜,此镜与庙前所放的验脉石的作用差不多,是个可以感应出修士灵根属性的法器。听邢长老如此说,王执事连忙将铜镜对准殷小小所在的竹棚,片刻的功夫,就听那竹棚里“噗”地一声轻响,有点像窗户纸被人用指头捅破的声音,这种响动其实极其微弱,只有开脉的修士才能听到。甚至有的修士形容它为鲜花绽放时的破苞之声。

    王执事与邢长老交换了个眼神儿,彼此的目光里都带了一丝激动之色。其实每种属性的灵根在开脉的时候都会发出类似的声响,但只有三支以上的同属性灵根同时开脉时,其声响才会放大到能够被修士辨识出来的程度。

    同一时刻,那枚铜镜上显现出三道明亮的白色,代表着三条阳属性的金灵根已经在竹棚里的修士身上萌芽出来。邢长老的心头微微有点失望,三阳金的灵根虽然最少也是个中上品,但距离他所希望的却是相差甚远。

    下一刻,当他看到铜镜上出现一明一暗两道青绿痕迹时,心情便是往下一沉,没想到余下的两条灵根竟然是阴阳各一的两条木灵根。金木相克,让他们寄予莫大希望的女娃,竟然只开出了个中上品的灵根。

    就在邢长老与王执事大失所望,准备收起小铜镜的时候,竹棚里忽然又是“噗”地一声轻响,这个声音甚至比之前的还要微弱的多,但邢长老却如受雷击般地脸色大变。他一把夺过王执事手中的铜镜,对着竹棚的方向,不错眼珠地盯着镜面。

    只有三两息的时间,在邢长老感觉却仿佛有三两年那般漫长。终于,那镜面之上渐渐地竟然又显出一道白色的线条,仔细辨识之下,这道白色线条的四周竟然闪烁着点点的金光。

    变异灵根!雷灵根!这女娃竟然开出了千载难逢的变异雷灵根!邢长老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以他上百年的修行,竟然还是难以抑制心中的那份狂喜与激动。

    要知道变异灵根可是比地灵根,甚至天灵根还要罕见。更何况这女娃竟然开出了变异灵根中极为特殊的雷灵根。雷灵根是阳金遇到阴木所化,其五行属性也是金,这也就意味着里面那个女娃娃相当于有了四条金灵根,并且这四条金灵根全部都是阳性的灵根,再加上以后可以修持雷法所带来的攻击加成.....

    邢长老忍不住喘了口大气,他呆呆地望着眼前小小的竹棚,看他那紧张的神色,到仿佛里面藏着个成年体的金刚巨猿。

    “雷......”王执事在一旁已经木头人一般地呆了好久,好容易回过神儿来,刚情不自禁地念叨了半句,便被邢长老沉声打断了。

    “此女的灵根属性,除了你我之外,绝不可泄露出去。你就在此处守着,务必等此女灵根稳固之后,才可行动。我这就去禀报老祖以及掌门真人。”

    邢长老匆匆交代几句,脚下寒光一点,人便御剑而去。

    王执事不敢怠慢,掏出随身的法剑,立于竹棚之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虽说开出上品灵根的修士最后都要登上那青帝台,但那是指普通四根同属性的情况,像殷小小这种开出雷灵根的情况,却是要被宗门严格封锁消息的。

    蛮墟荒原号称七大宗门,谁也不愿意别家出现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存在,一个最省力的解决办法,就是把这种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