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傍晚的酉时一直到戌时天全黑这段时间是人流最大的一个时段,无论开脉成功与否,以及开出怎样的灵根,几乎八成的少年都在这段时间内“消化”掉了开脉丹的药力。

    今年万兽谷的开脉丹药力很足,有超过六成的少年成功开脉,其中又有三分之一开出了中下品以上灵根。如果后面几天也能将今天的成绩保持下去的话,也就意味着三千少年中将有超过五百人达到进入宗门的标准。当然,其中又有超过半数的中下品灵根少年只能进入宗门充当办事的杂役。

    即便是进入宗门担当杂役,也是个抢破头的美差,甚至有些精于算计的世家,会让开出中品灵根的弟子主动降格,不去做那着蓝衫的外门弟子,而是换上灰袍去做杂役。一个中品灵根的修士,即便侥幸过了筑基这一关,再想在长生大道上更进一步去冲击,绝对是千难万难,成功率不及万一。

    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与其做个每月只能领到一枚灵石的苦哈哈,不若转行去做杂役。杂役明面上的月入是一枚金叶子,但若能捞上个油水富足的差事,私底下的收入甚至会超过那些没有门路的内门弟子。

    因此那些开出中品以下,下品之上灵根的修士,虽然心中有点小沮丧,但想开之后,也是个个面带欢颜。

    戌时一过,天色虽已全黑,但青帝庙上浮起上万盏小焰炎灯,将庙里庙外照得宛如白昼一般。按照万兽谷方面的统计,今天一共有九百八十三名开脉少年登记在册,其中包括第一批进入竹棚的八百少年,以及临近酉时又陆续补进的一百八十三人。

    负责总理开脉大典的是一位筑基后期的修士姓邢,乃是墨鳞峰上三堂的一位长老也是主事,今年的开脉大典交由墨鳞老祖督办,具体的差事便落在了邢长老的身上。

    此刻邢长老正在翻看一本册子,上面记载了截至到目前,所有开脉少年的灵根属性。邢长老手中持着一支毛笔,边看边将那些他认为可造之才的名字圈下来,等会自有手下的亲随弟子提前去与这些少年的家族接触,争取他们能够在开脉大典之后选择加入墨鳞峰。

    宗门的开脉大典由各峰轮流负责,除去占大头的开脉丹之外,其他一应开支都由主办的峰主负责筹措。作为回报,主办峰可以提前与那些开脉弟子接触,尽可能多地将好苗子收于门下。

    邢长老将册子上的人名清点一遍,问身边人道:“王执事,第一批那八百少年,尚有几人还在竹棚之中?”

    王执事是个四十左右的青衫修士,一脸的精明干练,所有的记录早就存在他的脑海之中,被邢长老点名,想也不想径直答道:“回禀主事,目前尚有十五人还在竹棚中未曾出来。”

    若是未从未操办过开脉大典的生手听到这个数字,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能够憋到现在尚未开脉的,几乎有八成的几率会开出上品的灵根。而在此之前开脉的那九百多人中,只有一人开出了五行缺三的灵根,可惜的是,其灵根组成为三水,两土,结果只得了个中上品的评价。

    邢长老也是参与过七八次开脉大典的老司机了,闻言只是无可奈何地笑笑,将手一挥道:“去把那些睡迷了的都唤起来吧,别让家里人在外面久等了,宗门也不差他们这一两块灵石。”

    王执事点头应是,每此开脉大典都会有几个没心没肺的熊孩子,服了开脉丹之后,枯坐上个把时辰便抵挡不住困意打起盹儿来。对于这种熊孩子,很多情况下都是随便他们睡去,只要最后把灵石补上就行。

    王执事领命出去,功夫不大就听见庙门外传来大人的喝骂与熊孩子哭闹的声音。也真是难为了那些在外面溜溜等了一天的家中大人,原以为自家宝贝在里面憋了这么久,肯定会开出个上品灵根来。待看到宝贝们一个个睡眼惺忪地从庙里出来,再听到那冷冰冰的“某某未开脉”的唱念,气炸了肺的家长大人,还不得把这些熊货的尿泡揍出来?

    邢长老心回想起一百八十年前自己参加开脉大典时的情形,又想到自己寿元无多,再没有冲击金丹的机会,微微叹息一声,心中泛起恍然如梦的惆怅。

    他正自感慨着,却见王执事匆匆进来回禀道:“孩子们都已经赶出去了。”

    邢长老淡淡地哦了一声,又问:“可还有剩下的?”

    王执事神色复杂地低声道:“还剩了两个。”

    “两个!”邢长老眼睛一亮,立马来了精神,要知道以往历届的开脉大会,也就是开出一名上品灵根的苗子,甚至有时连一个好苗子也开不出来。没想到,今天只是开脉大典的头一天,竟然就有两个孩子憋脉憋到现在!按照他以往的经验,但凡能憋到现在还没开脉的,最少也得是个五行缺三的灵根。这里面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开出上品的灵根来。

    会不会在自己的手上开出一个天灵根的苗子啊?邢长老按捺住心中的激动,他虽然金丹无望,但在宗门待了将近二百年,也早生出甚为深厚的感情。万兽谷若是能够开出一个天灵根的好苗子,就相当于预订了一个未来的元婴大能,宗门之振兴就有望了!

    “快把这两人的细册与我拿来,他们是何时进入竹棚的,到现在已经多少时辰了?”邢长老连着问了三个问题,却见王执事欲言又止地似有隐情,便按下心中的激动问道,“情况到底如何?”

    王执事首先递上一本细册,小心翼翼地介绍道:“此人叫殷勤,是个来自小仓山的蛮人,此刻尚在棚中酣睡。”

    “胡闹!”邢长老眼睛一瞪,“不是让你把睡觉的全都赶出去吗?”

    王执事苦笑道:“这人已经预付了两天半的灵石,据那看管竹棚的弟子所说,此人就是专程来竹棚里睡觉的。”

    “混帐!”邢长老怒道,“两天之后,把此人给我打出去!”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