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吐血的,有事没事?”几个身着蓝衫的年青修士,快步过来,其中一个朝殷勤他们呵斥道,“有事赶紧去看大夫,不要混在队伍里,乱了秩序。”

    殷公子的衣襟上都被殷勤喷上了血迹,听了这话,眉毛一挑正要发作。殷勤赶紧扯了下他的衣襟,对那蓝衫修士强笑道:“没事,没事,我只是稍感不适,过会儿就好,用不着看大夫。”

    蓝衫乃是万兽骨外们弟子的标准色,殷勤瞄了一眼那人胸前的兽标,见是只漆黑的鳞蟒,心道:八成此次的开脉大典就是由这墨鳞峰负责组织运筹,不但有墨鳞老祖亲临督阵,下面跑腿办事的也都是墨鳞峰的弟子。

    几个蓝衫修士的目光扫过地上的血痕,由见殷勤尤自嘴硬,都是冷笑连连。又见周围还有好奇旁观的好事者,便大声呵斥着将人群驱散。

    殷勤说过那番话,血气再度涌起,一阵急促的咳嗽,嘴角便又现了血痕。殷小小他们见了,都说还是先回客栈,等殷勤稍微恢复再过来开脉也不迟。

    殷勤态度坚决地表示没关系,又说他身上的老龟血脉皮实的很,将浊血吐尽也就好了。殷小小将信将疑,又劝殷勤再吃些丹药。

    周围有见多识广的,早看出殷勤服用的竟然是赤龙丹,便与边上的人交头接耳,不大功夫,大家再看过来的眼神就都变的怪怪的。

    殷勤也顾不得许多,从兽皮袋里掏出一瓶赤龙丹,开了盖便一口全都倒入嘴里,如此一连狂吞了三瓶,方才住手。殷小小迫不及待地问他,感觉如何?

    殷勤苦着脸正要说话,忽听青帝庙中钟声悠扬响起,在万众瞩目之下,厚重的庙门缓缓开启。

    殷勤原来想的挺简单,以为大家排着队,进到庙中买下开脉丹,然后找个窝棚钻进去,静候开脉就行。

    实际的流程却比他想象中复杂的多,每一个购入开脉丹的凡人,都要登记造册。具体的内容,不但包括姓名年龄,籍贯家乡,更过分的连祖上三代的详细情况也都要记录在册。除此之外,还要录入能够为这些信息提供担保的保证人的情况,以便日后万一需要,宗门会找保证人查明真伪。

    不过他仔细想想,万兽谷如此谨慎倒也有些道理,毕竟如果加入宗门,连外门弟子每月都会得到一枚低阶灵石的补助。一枚低阶灵石对于修士来说,算不得巨资,但换作普通人家,一辈子也赚不到一枚这样的石头。

    人家免费提供灵石,自然将修士的根脚查的清清楚楚才行。

    殷勤他们排在前面百人之内,也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方才进入青帝庙中。迎面便是一张好长的条案,后面并排坐了七位负责造册的万兽谷弟子。一边按照科目提问,一边笔走龙蛇在纸卷上写写划划,问过一人,便整好写满一份薄薄的册子。

    轮到殷勤的时候,发问的弟子为难了,殷勤只能提供他爹的基本信息,其他信息一概不详。那弟子咬着毛笔琢磨半日,便自作主张地在那小册上胡乱填写了。殷勤偷眼看去,终于知道他爷爷的名字叫做殷长寿。

    好容易“造”了本册子,殷勤拿着那本新鲜出炉的册子往右手边的钟楼去购开脉丹。这回的程序就简单的多了,他们几个手上持有万兽谷的请柬,交上两块灵石之后,又每人找还了二十枚低阶灵石,以及一块带有八卦标记以及数字的符牌。

    换得的开脉丹有鸽子蛋大小,外面用红绸包裹,扯开红绸,里面是用蜜蜡封好的丹丸。领到丹丸,又有一位青衫修士将他们每示人一组带到一处影壁面前,让他们看上面画的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图像。

    万兽谷身着青衫的修士皆是内门弟子,修为都已经达到了筑基以上,在凡人眼中已经和飞天遁地的仙人没啥两样。

    一众心怀高远的少年望着那青衫修士,眼中满满的全是崇拜之情。青山修士的年纪在四十左右,举手投足一派仙风道骨,不但生的一副好皮囊,口才也是上佳,比照着影壁上的画像,将服下开脉丹之后,打坐的时候,应该观想的部位以及调整呼吸的方法给大家细细道来。

    其实这些应该注意的事项,大家在临来之前早都烂熟于胸,就连殷公子那般皮懒的性子也被他爹拧着耳朵硬逼着将这些东西背诵得滚瓜烂熟。

    尽管如此,当那青山修士讲解之时,少年们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敢漏听一丁点儿的细节。

    那青衫修士的讲解倒也让人觉得值回票价,硬是将一番枯燥的理论,旁征博引,口若悬河地讲得异常动听。少年们围在他身边,听得如痴如醉,唯有殷勤站在人群外面,哈欠连天,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那青衫修士瞟了一眼殷勤,眉头微微皱起,他默运玄功,霎那间整个人都放佛被一种动人心魄的光辉所笼罩,这光辉仿佛有种让人不能自拔吸引力,就连一直在树上跳来跳去的两只麻雀也忽然停下来,站在树杈上,歪着头呆呆地望着他。

    不明真相的凡人会认为此乃仙人的神通,其事说白了却是一种利用神识去影响旁人心智的功夫。筑基修士使用此法,在实战中的效果不大,但用在这些未开脉的凡人身上,却是屡试不爽,颇有奇效。

    青衫修士满以为圈外那蠢物会被自己的神色吸引过来,谁知那货竟然靠着廊柱迷瞪上了。一股怒气在青衫修士心头涌起,只是顾及此乃宗门大事,他强忍着没有出手教训,但却在心里牢牢记住了蠢货的模样。

    他不知道的是,殷勤之所以这么困顿,纯粹是因为先前喷出了大量精血所致,虽然吃了好几瓶赤龙丹,但那东西只是帮助精血再生而已。作为依靠血脉的蛮人,补充精血的最佳办法便是找一处无人打搅之处昏昏大睡。

    殷勤强挺着没有一头扎在钟楼这边,昏睡过去,只觉得那讲解的家伙没完没了好生烦人,好容易等他收了舌头,殷勤便将殷家兄妹召集在一起,嘱咐大家两句,就准备按照符牌上的方位去找那竹棚,先睡一觉再说。

    “殷勤哥!”

    殷勤回过头,看见殷小小朝他挥舞着拳头满脸鼓舞的表情:“你一定要开脉啊!”

    殷勤哈哈一笑,心中却忍不住嘀咕:“这个丫头片子真是欠揍,不知道电影里最忌讳’一定’这两个字吗?”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