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你怎知道万兽谷竟有老祖在暗中监视?刚才真的好悬。”殷公子虽然尚未开脉,但他爹好歹是筑基修士,从小耳濡目染之下,眼力却还是有的。

    殷勤心中泛起无奈的苦笑,万兽谷在青帝庙前摆下如此大的阵仗,怎会容许有人在典礼之际捣乱生事?他虽早料到这个结果,却还是算漏了一点。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有金丹老祖坐镇此地,刚刚那一股清风看似和煦轻柔,实际上却像是柄软刀子一般,将那筑基修士的暗劲荡开的同时,那柄软刀子便也露出了锋利的双刃。

    众人只看到那阴冷修士受创而口吐鲜血,却没人知道殷勤所承受的打击并不比那修士少上半分。此刻殷勤强忍着胸腹间激荡的血气,脸上却尽量保持着若无其事的沉静表情,他便是打肿了脸,也要撑成个胖子。

    那面色阴冷的中年修士,静静地盯着殷勤,仿佛一条立起上身的蛇。殷勤平静地与他对视,感觉那修士的目光好像蜥蜴的舌头一样,在他的脸上舔过,虽然隔着距离,却仍能让他体味出那种冰冷湿腻的寒意。良久,那修士胸膛微微抽动了一下,嘴角再次渗出一丝鲜血,他最后深深地盯了殷勤一眼,方才转身离去。

    殷勤目视着他消失于人群之中,眼光瞟向殷公壮之前的位置,这货倒是机灵的紧,此刻早就没有踪影。

    “那个筑基修士和殷公壮是一起的?”殷公丑看出其中端倪,却一直等到殷勤动了,方才凑过来低声问道。

    “那人姓方,叫方青主,以后要想办法查出那个修士的根脚。”殷勤淡淡地说道,他的感应力灵敏无比,早将众人的议论听了个仔细,之前也是靠这感应之力找到了藏于暗处的阴冷杀机。如果他所料不差,殷公壮突然跳出来挑衅,多半是受了这个方青主的指点。

    殷公丑点点头,他忽然觉得相比即将开始的开脉大典,殷勤交代的这个任务似乎更让他觉得有种莫名的激动。

    “殷勤哥,多亏你刚才拦下我,他们说暗中出手的人,竟然是万兽谷的金丹老祖,真是太可怕了。”殷小小后怕地扯着殷勤的衣袖,她双丫髻的一边发髻被殷勤揪得散开来,半边头发披散着,像个疯丫头。

    殷勤笑道:“赶紧把头发弄弄,小心等会人家嫌你衣冠不整,不让你进去。”

    殷小小撇了撇嘴心道,刚才揪得人家好疼。不过下一刻她便忘了此事,一边梳理发髻,一边有些激动地道:“殷勤哥,你刚才的那两个手势真的好帅哦!尤其最后那一下,以后我与别人过招,也给他们来这个!”

    殷勤笑着摇摇头,刚想说她胡闹,他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无比,紧接着一张嘴,噗地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直到刚刚殷小小梳理发髻的时候,殷勤才能确定一直“黏”在他后背上的一道几乎微不可觉的气息终于撤走了。

    这道气息没有方青主的目光那般阴森冷寒,却偏偏让他有种如芒刺背的危险感觉,他可以断定在殷公壮与方青主之外,盯着自己的还有另外一个神秘的存在。

    危机的解除,使他的心神稍微松驰,那股被他强行压制下去的血气便再也抑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三尺多远,将殷家兄妹全都吓得够呛。

    “狂妄!”野狼镇外的野狼丘上,一个面色灰暗的消瘦男人发出一声冷哼,“仗着一点点血脉之能,竟然妄图强行压制本祖的百里清风,纵然逞得一时强,却彻底伤了经脉,与大道绝缘了。”

    “老祖宅心仁厚,对这种不知好歹的小人,只是略施小惩,已是莫大的慈悲。”男人身边,一个模样英俊的年轻修士脸上露出不屑的目光。他的修为与方青主仿佛相当,在筑基修士的眼中,一个尚未开脉的蛮人,就像那些在地下漫无目的四处乱爬的蝼蚁一般,甚至不值得他的目光为之停留。

    殷勤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觉得胸口压抑的感觉稍微缓解,他朝一左一右架着他的殷公子与殷小小摆摆手道:“我没事,不用扶我...”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便又是控制不住地喷出两口老血。

    殷小小感觉胳膊上猛地一沉,殷勤的脚下一软再没半点力气,全身重量便都挂在了殷小小和殷公子的胳膊上。

    “我们不开脉了,得赶紧带殷勤哥找人医治!”殷小小手忙脚乱地从兽皮袋里掏出一大把各式的小药瓶,递给在一旁干着急却插不上手的殷公丑道,“你赶紧给殷勤哥喂些灵药。”

    “喂哪种灵药?”

    “我哪知道,每瓶都倒一些!你动作快点,怎么连药瓶都打不开?”殷小小额头见汗,一个劲儿地催促殷公丑。

    他们这边乱做一团,青帝庙内一直冷眼旁观的蓝雀与狗丫儿却都皱起了眉头。

    “那小蛮子,竟然真的接下了墨鳞老祖的百里清风,而且还坚持了那么久!”狗丫儿不敢置信地传音道。

    “墨鳞老祖的百里清风看似春风拂面,底下那种波涛暗涌的阴柔之力却最是难缠。”蓝雀的眼中闪过一丝惋惜之色道:“他不知深浅,一味逞能,若是学那方青主当时便趁着气血翻腾将浊血吐出,虽然一时伤重却也不会留下什么隐患。可他偏偏强行压制,以至百里清风的阴柔之力在体内来回激荡,不但会摧毁他的经脉使灵根无法萌发,严重的话甚至切断他的血脉传承。”

    狗丫儿知道蓝雀说的没错,咬着嘴唇犹豫半天才道:“我这有一颗小玉露丸,要不要给他服下?毕竟他是老祖钦点的人,万一有什么闪失,咱们也不好交代。”

    蓝雀叹了口气道:“小玉露丸治疗这种阴柔内伤并不对症,我看墨鳞老祖那记百里清风并未真正发力,想来只是略施惩戒,并没想要取他们的性命。那小子自作自受也怨不得别人,你这小玉露丸还是留着.......呃?”蓝雀话说一半却忽然停下,瞪着庙外的殷勤,悄声问狗丫儿,“你可看清他刚刚吃的丹丸了吗?我怎么觉得好眼熟?”

    “我也觉得眼熟!”狗丫儿凝神望过去,正巧殷勤倒空了瓶里的丹丸,他的手上无力,那丹瓶从指尖滑落掉在地上。

    “赤龙丹!”狗丫儿禁不住叫出声来,对面蓝雀姐小嘴张得,简直可以塞进一枚鸡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