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循声望去,竟然在队伍里发现了一个熟人,殷铁城之子殷公壮。想当初正是这货手持一枚灵符,将殷勤吓得够呛,为了防备他甚至不惜巨资买下血符,还阴差阳错地差点因为强行使用血符叠加而丧了性命。

    没想到,被那场突如其来的山洪阻断之后,殷勤就再也没见过殷公壮。当他收敛殷铁城遗物的时候,也曾想过,不知道那些跟随殷铁城的殷家子弟的命运将会如何。这个念头只在殷勤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当时的他自身尚且难保,哪有闲心去操心别人的命运。

    殷勤后来分析,那些跟随大部队的弟子情况并不乐观,即便他们幸运地躲过了那群铺天盖地的君蚁,整个队伍中实力最高的就是一个炼气七级的宋长老。

    这宋长老也是个宅修,很少参加殷勤他们外出狩猎的行动,于荒野中求生的经验严重不足。殷勤自忖,若是在荒野中对上宋长老的话,甚至不用暗石偷袭,都可以将宋长老成功猎杀。殷勤不相信以宋长老的能力,可以将大部队成功带出大仓山。

    要知道,他一个人带着殷家四兄妹翻山越岭,一路上都是险象环生,宋长老的队伍里可是好几十口子人呢,不知道有多少荒原妖兽,甚至心怀叵测的修士会将他们视作送到嘴上的肥肉。

    问题是,除了殷公壮他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熟悉的身影。

    而此刻,殷公壮正指着他,义愤填膺地向围观者介绍道:“此人名叫殷勤,乃是我们小仓山殷家的一个蛮奴。此次我殷家集结几十青年才俊来参加这万兽谷的开脉大典,没想到中途先是遭遇山洪,后又被君蚁袭击,可谓是历尽劫难。更可恨的是,此奴不思为主分忧,反倒趁乱杀人夺宝,抢了我殷家的大笔灵石,此刻竟然堂而皇之地站在这里,妄想参与开脉大典......”

    殷勤还没说话,一旁站着的殷家兄妹早就眼中喷火,殷铁城父子在他们眼中无异于杀父弑母的仇人。殷公子鼻孔里喘着粗气,宛如红了眼疯牛,正要冲过去,却被殷勤一伸手拽了回来。

    “你别拦着我。”殷公子朝殷勤吼了一声,又向身边的老二老三瞪眼道,“你们俩个一动不动地挺尸呢?还不跟我上,一起弄死这小子!”

    “我要爆了他的菊花!”殷小小握着拳头刚叫嚣了一句,便被殷勤揪住了一边的丫头髻,歪着脑袋冲殷勤道,“殷勤哥,你干嘛拦着我?”

    殷勤不顾得与他们解释,而是朝着正趁乱往人群里钻的殷公寅吼道:“老三,你特么给我站住!”说完又朝殷公丑瞪了一眼道,“你给我把老三拽住了!。”

    殷公丑是殷家兄妹中,脑子最灵的一个,也是对殷勤最服气的一个,他虽然也恨不得冲过去生撕了殷公壮,但既然殷勤不让他们动,其中必然有他的道理,再被殷勤这么一吼,想也没想就将殷公寅给死死揪住了。

    殷勤怕殷公丑一个人制不住殷公寅,便松开了殷小小的丫头髻,冲她冷然道:“去把你三哥手里的刀子给我卸了。”

    殷小小从来没有见过殷勤如此的凶相,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儿,又拼命忍住。走到自始至终都一声不吭的殷公寅身边,捏住他的胳膊,将他手中紧握的利刃给夺了下来。

    “都给我排好队,等着开脉。”殷勤将殷家兄妹全都拢在自己身边,冷着脸又训了几句,见他们虽然咬牙切齿面有不甘,却到底不敢违背他的意志,这才稍稍放心地转身面对着还在破口大骂的殷公壮。

    此时殷公壮已经将话题扯到了他老爹殷富贵的身上,先说他们的血脉如何不堪,乃是最为下贱的乌龟王八种,又说他爹殷富贵为人如何不堪,用下贱手段勾引家中未经世事的女仆,这才生下了殷勤这个贱种。

    殷勤一言不发,仿佛石雕泥塑般地站在那里,任凭殷公壮如何辱骂,却连一点回应都没有。他如此的表现,别说殷公壮了,就连周围看热闹的群众都觉得没了兴趣,与其围观一个疯子对着木偶骂,还不如各回各家,继续吃瓜呢。

    突然,殷勤抬起手,他看也不看殷公壮,却是盯住了人群中一个面色阴冷的中年文士。他先用两根手指比了下自己的眼睛,然后掉转手腕,两根手指朝那文士遥遥地点了两下,嘴角泛起轻蔑的笑意。紧接着,他的手势一变,由代表“我盯上你了”的挑衅,换成了前世最具侮辱性的沉默战书,他朝那中年文士狠狠地竖起了一根中指。

    周围忽然安静下来,人们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交流方式,却又能毫不费力地体会到其中的含义,尤其是殷勤最后那面色狰狞地朝天一指,竟让不少旁观者不由自主地菊花为之一紧,心中泛起莫名的寒意。

    “你放肆!”那中年文士修为已经达到筑基中期,也是能在野狼镇横着走的人物,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个蛮荒贱种,以如此手势侮辱,饶是他心机深沉也不禁勃然大怒。袍袖微抬,一股强大的暗劲排山倒海般地朝殷勤袭来。

    殷勤早有准备,身子往下一矮,全身血脉贲张,正要用全力去扛这股暗劲,空中忽然传来一记冷哼,紧接着清风拂过,那股暗劲尚未临身,便被那股突如其来的清风扫荡一空。

    同一时刻,那中年文人也仿佛身受重击,闷哼了一声,嘴角渗出一丝鲜血。

    “万兽谷开脉大典开启在即,再有扰乱秩序者,我必让他五根俱废!”深沉悠远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众人之中有几个见识广的,已经开始交头接耳:“是墨鳞老祖,没想到今年的开脉大典竟让是墨鳞老祖亲临督镇!”

    “哈哈,借刀杀人方青主,没想到这回姓方的借来的刀,却砍了自己的头,真是报应......”有人认出那中年文士的模样,正在幸灾乐祸,却被边上的好心人一把捂住了嘴巴:“你特么活腻味了?你这话若是让那姓方的听到,当心他给你来这个!”好心人学那年轻蛮子的样子,也做了个中指上插的动作。下一刻,好心人便觉得心中一阵酥爽痛快,他心中暗道,不做不知道,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一插,竟然比骂他个千言万语还觉得痛快!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