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帝,全称为九转玄上圣尊妙有混元万德无量青虚天尊上帝玉灵老君,又称青虚老君,或者青虚上帝。

    野狼镇的青帝庙,占地一十八亩,庙里供奉的青帝,传说乃是万年前飞升天外的大能之士青虚子。青虚子的原名已不可考,众人只知道他是东周修士,乃是天资绝代,万年不遇之修行奇才。修行不过八百年便突破元婴进阶化神,又经三百年,青虚子孤身潜入坠星海,擒上古神龙于无底海渊之中,最后乘那神龙飞升天外,成为此界人族最后一名载入史册的飞升修士。

    青帝庙的正中便是十丈见方的祭奠青帝的青帝台,此时,青帝台上香炉巨鼎之前多了一张巨大的青石条案。条案上整整齐齐地摆放了五个洁白温润的玉盒。每个玉盒都是一尺宽,三尺长,盒盖上刻有万兽谷五位峰主的座下灵兽。从左到右依次是,铁翎神鹰,金刚巨猿,墨鳞狂蟒,白头老鹤,以及花脸狸猫。

    在青帝台的台阶之前,放有一块脸盆大小的青灰色的扁圆石头,此石就是大名鼎鼎的验灵石,开脉修士只需将手按在石头上,稍微调动灵力,此石便可感应出修士身上五支灵根的五行以及阴阳属性,并以五行之不同颜色表示出来。

    在青帝台四周,按照八卦的方位,一共搭建了八百座五尺见方的竹棚,竹棚的门上挂了一个小牌,上面标记着此棚所处的八卦方位以及编号。再有不到一个时辰,就在这些狭小的竹棚之内,两千多的凡人俊杰将要向他们的长生大道,发起冲刺。

    万兽谷此次开脉大会的规模远远超过之前的几次,初步估计进入野狼镇参加开脉的凡人将超过三千大关,几乎比以往多出一倍。

    为此万兽谷方面特别在青帝庙增加了近百座竹棚,受限于灵草蒲团的数量,这八百竹棚,已经是万兽谷所能承担的极限。

    由于每个人服用开脉丹之后,到灵根萌芽发生的时间有长有短,短的只需三两时辰,长的则有可能一天甚至两天,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四成左右的凡人服用开脉丹之后,枯坐大半天却毫无消息,最后不得不接受自己无法开脉的残酷现实。

    对于大多凡人来说,开脉的时间大致在五六个时辰左右,也就是说从早上辰时青帝庙开门一直到傍晚的酉时青帝庙不再接收凡人入内,基本上一座竹棚每天只能接纳一名凡人。三千凡人想要在这八百竹棚内开脉,怎么也要四五天的时间。

    今日是青帝庙开脉大典的第一天,天刚蒙蒙亮,庙门之外便排起了弯弯曲曲的长队。万兽谷对于可能出现的拥堵冲撞早有准备,提前便在庙门外派有专人负责组织秩序。

    凡人不比修士,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凡人青年,一路之上可谓历尽艰辛,甚至很多人都有过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

    当他们站在青帝庙前,想到再有几个时辰就将破茧成蝶,跨入仙途,一张张稍显稚嫩的脸上,早就写满了激动与渴望的情绪。他们虽然风尘仆仆,却也难掩那种青春少年之激扬锐气!

    不过在队伍前面,靠近大门的位置上几个互相依偎着的老兄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说他们是老兄,还是客气的说法,与他们身边那些充满朝气的年轻人相比,他们其实应该被称为老叔才对。

    老叔中最年轻的一位看起来也有四十开外了,已经在此排了一宿,此刻正睡眼朦胧地一个劲儿地打哈欠。其他几个的精神儿还不如他呢,相互挤靠着坐在地上,发出阵阵的呼噜声。

    站在他们身后的一位年青后生实在忍不住了,捅了捅那打哈欠的老叔,有些好奇地问道:“请问,这位老兄,您也是来参加开脉的?”

    “啊!咋啦?”老叔瞥了后生一眼,肯定地点点头。

    “他们呢?也都是来开脉的?”后生指指挤成一团的几位又问。

    “啊,咋啦?”老叔还是那三个字。

    后生撇撇嘴道:“你可知道,人的年纪一旦过了二十,可就基本开不出灵根了?”

    “啊,咋啦?”

    “你爱咋拉,就咋拉吧!”后生心中涌起便秘般的烦躁,他已经在这里枯等了两个多时辰,本想找人攀谈几句解解腻歪,谁知竟碰上一个连句整话都不会说的蠢货。

    “别睡了,别睡了!一会开饭了!”那蠢货噎了后生三句,又将挤靠着睡觉的几位踹醒了,大声吆喝着,“马上就到时辰了,都醒醒,抓紧活动活动,一会开饭多吃点。”

    后生在一旁听的直翻白眼,心道这几个蠢货别是以为庙里施粥才大半夜跑来排队的吧?不过他这次却是忍住了,没搭理那几个揣着袖子在原地蹦高的傻子。

    “哈哈,没想到你们几个排的这么靠前啊?我以为你们还在后面,让我好找。”一个年轻爽朗的声音从后生身后传来。

    后生循声望去,见四男一女,五个与自己岁数相当的年轻人正有说有笑地走过来。

    “哎呦,您几位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跟家多歇会儿,等辰时掐点过来就行,我们几个在这儿盯着,绝耽误不了您几位的正事。”刚刚还只会说咋啦的那位老叔,此刻却鬼上身一般,点头哈腰嘴巴那叫一个甜。

    为首的少年,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言谈做派却给人事故老到的感觉,他拍拍那老叔的肩膀,笑道:“我说不急,他们几个却等不急了,非要过来。哈哈,辛苦几位了。”说话间少年便顺势往对方手里塞了锭银子。

    那几个老货得了银子,全都笑开了花,将位子让给那几个少年,屁颠屁颠地走了。

    年青后生心中不忿,想皱着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却正好对上其中一个拿着折扇的精瘦少年的眼光。

    后生只觉得心中一紧,有种被荒原青狼盯上的感觉,他的喉咙动了下,终是没敢发出声来。

    不过就在他觉得气馁之际,后面的队伍里突然有人高声喝到:“一个蛮人,也敢混到这里开脉吗?”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