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脚吃了人家的酒,转身就扯破脸皮将人绑走?蓝雀沉吟片刻,传音道:“咱们还要在野狼镇待些日子,若是今天把他绑了,还要费心安置他。既然他是来参加开脉大典的,不妨等他开脉之后再说。”

    狗丫儿也是吃人家的嘴短,点头称是道:“又或者干脆以宗门的名义招他入门,让他心甘情愿跟咱回去,岂不是更妙?”

    没有了灵石的压力,这饭菜吃起来就显得格外有滋味。狗丫儿连着喝了两盏月华酒,红霞染腮,话就有些多了,想到殷勤所说的那个损招,不禁跃跃欲试道:“等以后我们再去酒楼,也用这个法子。”

    蓝雀白她一眼道:“这法子人家能用,你若用了肯定被人打出去。”

    见狗丫儿不以为然,蓝雀解释道:“你以为这聚香斋是什么地方,这么容易就被人讹了一顿饭去?”

    狗丫儿微微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道:“难道那小蛮子真能品出两壶酒的区别?若真是如此,他为何要给我们编个三舅爷爷的故事出来?”

    蓝雀低声道:“你想啊,那酒的问题我们两个筑基修士都品不出来,他一个小蛮子却察觉出来了。他若是照实说了,岂不是狠扫了我们的面子?”

    狗丫儿这才恍然大悟道:“真看不出来,那小子看着老实巴交的,竟然藏着如此深的心机!这小子还真是个人物呢!”

    蓝雀冷哼道:“他若是个草包,老祖也不会特意让我们拿他。”

    狗丫儿很是认同地点头道:“就是不知道老祖抓到他之后,打算怎样处置他?”

    蓝雀虽然把实际的情况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其中一点却是猜错了。那就是殷勤之所能够察觉月华酒的异样,却并不是品出来的,而是靠他冷森的感知力“分析”出来的。他依靠这种感知“看”透过锁子甲上玄铁锁环的内部,刚刚也是兴致所至,想要看看大名鼎鼎的聚香斋所售的月华凝霜到底是不是勾兑出来的。

    殷勤没有真正的月华凝霜所谓对比的样品,就只能从所点的三壶酒中窥探端倪。若是这边也像范猴子那样手工“勾兑”,那么每壶酒之间必然存在细微的差别。毕竟倒酒勾兑的时候,多一滴少一滴都在所难免,而且每个玉壶中本身酒水的总量也不可能完全一致。

    除非聚香斋是往整坛的普通酒中加入月华凝霜进行勾兑,但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范猴子说过,月华酒需用特制的酒坛盛放,稍不留意,便会跑走香气。

    结果当他调动感知力去探查这三壶酒时,果然发现前后三壶月华凝霜的内部含量彼此都有差异。他也因此推断出,聚香斋的月华凝霜也是勾兑而成。

    这也早在殷勤的意料之中,那指月山毕竟还是以修行为主的宗门而不是个酒厂,依靠那种手工作坊式的酿制技术,每年能出产多少月华酒?就算指月山有某些秘术能够多酿一些,其产量难道还能大过他前世的茅台、五粮液去?再想想这方世界的人口,光是那蛮墟皇城就有上亿的人口,修士号称十万,殷勤估计指月山全年的产出怕是连皇城的需求都满足不了。

    能够流到大仓山这种边陲之地的月华酒,肯定是少的可怜,事实就如范猴子所说,能够在普通白酒之内滴上几滴月华酒的店家已经算是有良心的了。

    基于上述的体验与推理,殷勤才会做出之前的举动。并且凭借这种示好之举,消除了两名女修的部分戒心,虽然被那高冷的女修岔开了话题,但殷勤还是从圆脸女修的只言片语中推断出她们出现在野狼镇,当与开脉大典有关。

    既然身上担着宗门的任务,那就更不可能肆意妄为,殷勤觉得至少在开脉大典结束之前,这二位不会对他下手。

    殷勤回到酒桌上,殷家兄妹已经干掉了大半头赤睛猪,殷公子耐不住嘴馋,偷尝了一口惊悸鸟肉,此刻正浑身大汗面红耳赤地坐在那里,一个劲儿地喊热。

    殷勤赶紧招呼伙计,上了些清凉利下的凉汤,给殷公子灌了下去。

    大家其实都很好奇殷勤为何点了那么贵重的酒,去巴结那两位筑基女修,但殷勤不说,谁也不敢主动问起。只有殷小小,凭借女孩子特有的敏感,偷偷地往那边瞟了好几眼,她暗自下了决心,等她开脉之后,若是入了宗门,就也把头上那两坨双丫髻散开,让头发全都散在肩膀上。

    殷勤没有注意到殷小小的心思,给殷公子连灌了三大碗凉汤,让他坐到凉亭边上,张大嘴巴伸出舌头,大口呼吸。殷勤说,这样可以让他体内惊悸鸟肉的药力,更快地发散出去。至于是否真的如此,殷勤才不关心呢,对于这种管不住嘴的家伙,必须要让他吃点苦头。

    看看大家吃的差不多了,殷勤才和大家聊起两天之后开脉大典的事情。大家白天自由活动的时候,也都从各个渠道了解到此次开脉大典的诸多细节。

    所谓的开脉大典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典礼,只是两天以后,在野狼镇的青帝庙开始售卖开脉丹。青帝也叫青虚子,相传是上古时代一位飞升天外的大能修士,后来成为老百姓膜拜祭拜的对象,蛮荒的许多城池市镇都有供奉他的青帝庙。

    野狼镇的青帝庙占地十几亩,地点又坐落于城池中央最为繁华的地带,每次万兽谷举行开脉大典都选此处。开脉丹的价格比他们在郡城打听到的便宜一点,要一块中级灵石,外加八十块低阶灵石。至于外界传言的两块中级灵石的价格,其实是卖给那些没有拿到万兽谷请柬的散修价格。

    仅从这个细微的区别之处,殷勤便体会出七大宗门对于门下弟子之根脚的重视,一个来自世家的有根脚的弟子,要比那些居无定所的散修子弟受重视的多。唯一的问题是,殷家已经被灭了门,殷家兄妹的根脚也就没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