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折腾完锁子甲,浑身泡入温热的水池之中,一种深沉的疲劳感,从骨头缝里钻出来,向四肢百骸蔓延。自从随着车队离开小仓山,他基本上就没消停过,此刻终于安全抵达了万兽谷,殷勤肩头的担子也卸去了一大半。

    他之前还吩咐伙计送些酒菜吃食过来,谁知竟在水中沉沉睡去。这一觉足足睡了两个时辰,直到负责照顾单间的伙计过来添水才被惊醒。

    看看快到大家约定的时候,殷勤换好新买的衣衫,匆匆朝聚香斋走去。

    赶到那边时,远远就看见殷小小一个人在店门口转悠,殷勤心中一紧,以为那几个家伙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过去询问。

    殷小小看见殷勤,眼睛弯成个月牙儿,也不说三位哥哥干嘛去了,扯着殷勤到一边僻静之处,神神秘秘地摸出几个药瓶子道:“殷勤哥,我给你买了好多赤.......那个丹,够你用好一阵子了。”

    “呃......难为小小还想着这事。”殷勤接过丹瓶,脸皮也是发烫,赶紧岔开话题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三个哪里去了?”

    “他、他们三个不管我,谁知道跑到哪去了!”殷小小脸色微红,又掏出一样东西塞给殷勤道,“我、我还买了这个,你看有用吗?”

    殷勤看着手里的一枚玉简,狐疑地瞟了一眼殷小小涨红的脸蛋,心道:玉简多是用来记录功法丹决的,这丫头大字不识一箩筐,忽然买个玉简回来,别再叫人给骗了。

    “你快看看呀,到底有用没用?”殷小小见殷勤拿着玉简发愣,忍不住催促道。

    殷勤苦笑道:“玉简要用神识探查才行,我又没开脉,我哪里知道里面记录的是什么?”

    殷小小一拍脑袋道:“我真笨死了,竟然没想到这个。”

    殷勤笑问:“总不会连你都不知道玉简里面记录的是什么吧?”

    “我自然知道!”

    “是什么?”

    “我、我不告诉你。”殷小小罕见地扭捏了一下,死活不告诉殷勤答案。

    殷勤无可奈何,准备将玉简收入兽皮袋中,他忽然想起之前身体里出现的那种冷森的意识。随着他心中念头一动,那股冷森的意识便顺着念头的引导“钻入”了玉简之中。

    下一刻,殷勤的脑海中出现一行醒目的大字——“赤龙丹方剂详解”。

    “小小,你跑到哪里去了?让我们好找!”

    身后传来殷公子的声音,将心塞中的殷勤唤醒,他赶紧收好那枚“宝贵”的玉简,回身问道:“不是你们三个只顾着玩闹,不管小小吗?”

    殷勤的年纪虽然比他们还小,但经过这一路的各种事件,俨然已经成了大家主心骨。而且以他前世的阅历和眼光来看,就连殷公子也不过是个大孩子而已。

    没等殷公子说话,殷公丑抢着道:“咦,小小这丫头竟然学会恶人先告状了。明明是她故意甩掉我们才对,说吧,你偷偷摸摸串了哪些铺子,买了什么宝贝不想给哥哥们知道啊?”

    殷勤见殷小小低着头偷瞄过来,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站出来替她解围道:“人家小小买些女孩子......呃用的东西,你们三个紧着打听什么?你们不饿,我可是饿了。”说完便朝聚香斋走去。

    聚香斋楼高四层,比范猴子那间店高出了好几个档次,不等殷勤他们进门,一个小伙计便满面笑容地迎了上来,一边将五人往店里领,一边给他们介绍本店的特色。

    如此高档的酒楼对于殷家兄妹来说,也是大姑娘上轿子,头一出。进了酒楼就感觉眼睛不够用的,就连平日里总阴沉着脸的殷公寅也不吟诗了,盯着墙上好几排写着菜式名字的木牌发呆,仿佛那上面写的不是菜名而是书画珍品。

    聚香斋一层全部都是堂食,无论是菜品还是价格,相对楼上的雅间要经济实惠的多。当然所谓的经济实惠也是相对而言,那挂了满墙的菜品价牌就没有少于一锭银的,而一锭银都够普通百姓吃上大半年了。

    “殷勤哥,这里吃饭好贵啊!”殷小小看不懂菜名却认得下面的菜价,忍不住扯了扯殷勤的衣角悄声道,“要不咱们还是换家便宜的吧,我哥太能吃了。”

    殷公子脑子虽然转的慢些,耳朵却灵光的很,一把扭住殷小小的耳朵道:“我平时吃三碗饭,你吃四碗,咱俩到底谁能吃?”

    “我、我可以只吃饭,不吃菜。”殷小小瘪嘴道。

    “那好,等会就只给你点一桶饭,一口菜也不许吃。”殷公子气道。

    殷勤心道,这聚香斋看来的确有几分底气,竟敢把菜肴明码实价地标出来,要知道大部分店家都是由伙计报菜名,根本不透价格的。

    就在殷小小抱怨价格太贵的同时,聚香斋的角落里,一位衣着朴素,明眸善睐的美艳少女也在说着同样的话题:“天啊,一盘红烧兔耳竟然要一片金叶子,这价格也太玄乎了!他们这哪里是开酒楼啊,简直就是在抢钱呢。”

    “要不,咱们换家便宜点的?”坐在桌子对面的是位年纪稍长的女子,也是一般的靓丽夺目,言谈举止却比少女端庄稳重的多。

    “那可不行。”少女摇头道,“蓝雀姐,咱们出来前就说好的,一定要来这聚香斋大吃一顿的。省得每次都听韩师兄他们说嘴。我倒要尝尝这聚香斋的菜,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吃!”

    这两位便是领了云裳之命,代表花狸峰来此招募弟子仆役的蓝雀和狗丫儿。她俩平时都是服侍老祖,很少有机会单独出来,平日里总听到外面办事的师兄回来吹嘘外面的种种好处。

    蓝雀乃是修仙世家出身,见过不少世面,那些话听了,也只是一笑了之。狗丫儿的家世一般,进入宗门之前,和殷家兄妹差不多,都没经过许多繁华,这次好容易逮到机会,便一个劲儿地撺掇蓝雀带她来野狼镇最富盛名的聚香斋来大吃一顿。

    聚香斋门口的迎客伙计,本身就是炼气修士,眼力极毒,略微搭眼就知道这二位已经是筑基期的高手。在万兽谷的地界,如此年青就能晋升筑基的修士,无一不是天之骄子般的内门弟子,搞不好甚至是老祖的真传也说不定。

    那伙计不敢怠慢,直接就把她们往楼上的雅间领,不想蓝雀瞟了一眼墙上的菜品价牌,又改了主意,只在大厅里找了稍微僻静的角落开了一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