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云裳的推断,那腾蛇血脉转入隐性之后,随着几万年时光的流逝,这一支从未被激发的隐脉只能是越来越稀薄,再到后来即便偶尔有了显现的机会也会因为其本身太过弱小而被玄龟之血强行抹去。这大概才是玄武血脉被认为断了传承的原因吧?

    不过那蛮人小子的气运也是好的过了头,他竟然大胆妄以血脉叠加的方式强行激发血符,导致了自身玄龟之精血近乎枯竭,但这也为腾蛇血脉提供了唯一的“上位”机会。好死不死的是他又遇到了阿蛮这位治死人不偿命兽医,竟然将铁铃铛的心头血,妖王精血以及阿蛮自身的本命精血全都输入了他的体内,从而成功激活了已经隐匿了几万年的腾蛇之血。

    虽然此时的腾蛇还是那么弱小稀薄,但它既然没有在由隐而显的瞬间被玄龟灭掉,这对亘古以来便纠缠在一起的冤家,便注定会卷土重来。

    玄武现世!云裳嘴角浮起古怪的表情,那可怕的谶语难道真会应验在这个小蛮子的身上?她的玉掌不由自主地抚上了阿蛮的脑袋,这个小蛮子应该是在来万兽谷的路上吧?

    ******

    “又来!你特么看够了没有?!”一个裹着破烂蛇皮,头发披散的精壮小子,独自站在山巅,朝老天竖起一根中指,咬牙切齿地吼道,“老子不管你是谁,但老子现在很郑重地警告你,偷窥别人的隐私是要烂眼角的!你到底想看什么?老子可以直接告诉你,老子腿毛一共十万七千八百一十三根,你要不要仔细数一数......”

    ******

    “混帐!”同一时刻,几千里之外的花狸峰,云裳老祖俏脸儿通红地将受尽了折磨的阿蛮丢到一边。

    她怒气冲冲地掏出一枚玉简,神识往上一扫,然后站起身,招呼在门外守候的蓝雀与狗丫儿。

    “再有七日,就是宗门的开脉大典,你们两个带队前往。无论是弟子还是仆役,都要尽可能地招揽过来。此外还有一个人,不论你们用何种手段,也得给我抓过来。”

    云裳的话音未落,一枚玉简便飞到了蓝雀手中。蓝雀和狗丫儿分别将神识在玉简上面一扫,她们的脑海中出现了同样的画面:一个形骸粗野的男人指着老天破口大骂:“十万七千八百一十三根,你要不要仔细数一数?”

    蓝雀心中疑惑却也不敢多言,只默默记下那男人的音容相貌,狗丫儿却是个好打听的,皱着眉头问道:“老祖,他说的是什么东西,十万多根,让人怎么数?”

    云裳被问得更是气恼,暗道:这枚玉简做的匆忙,怎么把这段给节选了上去?偏偏这狗丫儿又是个没眼力的,云裳似笑非笑道:“狗丫儿放心,等捉到他,肯定让你数个明白。”

    ******

    “殷勤哥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忽然发起疯来?”殷小小望着站在山顶大呼小叫的殷勤,眼中充满了担忧。

    “别理他。”殷公子见怪不怪,瞟了一眼殷勤,然后继续啃他手上那只烤得焦黑的三耳兔的兔头。几乎大半只的三耳兔的骨头架子全都散落在他的脚边,殷公子却有种越吃越饿的感觉。

    “吵什么吵?睡觉!”殷公丑和殷公寅挤在一起睡得迷迷瞪瞪的,嘟哝一句,便又昏睡过去。至于殷公寅,虽然殷勤骂得很大声,却连醒都没醒,这十几日急行军般的赶路实在是把大家累坏了。

    殷勤折腾惯了,没什么问题,却是苦了殷家四兄妹。好在当他们穿出那片老林子之后,便转到了通往万兽谷的一条“大道”。说是大道,其实只是因为踩过的人多些,行走之时不需要费尽力气,披荆斩棘。

    再往后,山势逐渐平缓,甚至有大片平坦的荒原地带出现。殷勤又擒来几只野生的珊瑚角,虽然无法驯化,但这种鹿生性就很温和,被殷勤一番暴虐之后,也都乖乖就范,任由人骑乘。真是多亏了这几只珊瑚角,否则以殷家兄妹的脚力速度怕是根本赶不上开脉大典了。

    只是这些野生的珊瑚角,都是未经驯化,一旦跑起来就颠簸得非常厉害。即便是殷小小那般强壮的体格,开始时也都是骑上半个时辰,便要下来呕吐一阵。

    好在越往前走,道路愈发平整,人与鹿之间的磨合也更加默契,每日行进的速度比之前又提了几成。

    这几日,甚至路上还能遭遇到同往万兽谷方向的修士队伍。

    殷勤小心为上,尽量带着大家躲避隐藏,不与那些队伍发生接触。殷家兄妹开始还很不理解,为什么殷勤越是接近万兽谷,反而越加小心。

    直到今天早晨,殷小小往一处隐秘的地方方便的时候,发现了一堆被丢弃在草丛中的白骨。地上的血痕犹存,人却被啃得仅剩森森白骨。看那些骨头上刀剑所留的痕迹,以及头骨的数量,殷勤推测这是一个十人的小队,猝不及防之下,被人全部袭杀。

    殷家兄妹看得脊背发凉,他们不敢相信这里距离万兽谷只有不到两天的路程,怎会有人敢在此打开杀戒?

    殷勤意味深长地解释道,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越是接近目的地,人们越容易放松警惕,从而给了那些隐藏在暗处窥视已久的猎手一击致命的机会。

    殷勤掐算着距离开脉大会还有七天的时间,走着走也能赶到了,又见大家累得实在是够呛,便早早安顿休息。

    他猎了一只三耳兔,又像如此接近万兽谷的地带不应有任何高阶的妖兽,便生了篝火,将三耳兔架在上面烧烤。殷家兄妹在连着吃了十几天肉干、生肉之后,终于能够吃上一顿冒着热气的熟食。

    殷勤的心情原本也很不错,让他一直担心的吃屎虫的血脉的影响,随着他连日的奔波终于渐渐消失。再也闻不到恼人的臊臭气味,也再也不用担心施展拳脚时会带出毒气伤到自己人。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