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看护阿蛮的弟子们带到了!”

    门外,蓝雀的声音刚落,那几个看管阿蛮的弟子便哭出声来。大家七嘴八舌地直说阿蛮天生聪慧,灵异非常,不知从何处掠来一只和它大小模样差不多的狸猫,更不知用了哪种手段哄那狸猫趴在她的塌上呼呼大睡,这才把大家全都瞒过了。

    云裳眉梢一挑,正要发作,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弟子们说的没错,阿蛮最为奇异的地方就在于她对血脉的敏感与亲和之力。许多凶暴残忍的妖兽,往往会对阿蛮百般爱护,另一方面,阿蛮天生也会被那些拥有强大血脉的存在所吸引,自然而然地产生去亲近对方的冲动。

    这也是云裳猎杀妖蛟,没有带上阿蛮的原因,她担心尚在幼年期的阿蛮无法抵御妖蛟体内残存的上古龙族血脉的诱惑。

    问题是那个小蛮子只是个老龟种的血脉,怎么会将阿蛮迷得连本命精血都吐出来了?

    啾啾!一直低声哼唧的阿蛮忽然叫了两声,云裳根植于阿蛮识海里的那一缕根本识,让阿蛮和云裳之间能够进行某种程度上的神意沟通。不过绝大多数情况下,阿蛮传递给云裳的“思想”都是石沉大海,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

    不是云裳不待见她,而是她传递过去的“思想”没法招人待见。比如,这果子看着好丑啊,花云裳,你能不能替我尝一尝?

    不过这一次,阿蛮的沟通终于得到了云裳的回应:“蛇?!你是说那小蛮子的血脉除了玄龟,还有蛇?竟会是腾蛇?”

    阿蛮肯定地啾了一声,又献宝般地传递过一条“思想”:他还会一种马杀鸡的功法,揉捏得人家尾巴很舒服,花云裳,你也可以让他揉捏屁股......

    啾~!思想尚未传递完毕,阿蛮便一声惨叫被云裳拧住了红通通的鼻尖。这才是它最大的软肋,被人揪住,泪珠子就不断流地往下流。

    云裳制住阿蛮,一只玉手按在阿蛮的额头上面,一缕神识钻入她的识海,沿着冥冥中一丝微弱的血脉联系伸展而去。

    半晌,云裳神色凝重地收回手,她真的从那个小蛮子身上,感应到了一丝清冷灵动的血脉之力。这丝血脉非常微弱,在玄龟那凝重炽热的血脉掩盖下几乎无法察觉,若非阿蛮的提醒,她根本不会留意到它的存在。

    玄武血脉!云裳听到自己怦怦心跳的声音,她被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惊住了。这怎么可能?传说中玄武血脉甚至在上古龙族尚存的年代就已经断绝了啊!

    会不会是他体内残存的铁铃铛的心头血带来的错觉?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马上便被云裳否定了。血脉只能继承,此乃是这一方世界恒定的法则,云裳不清楚脱离此界是否会有血脉掠夺的可能性,但身处此界就无法摆脱法则的约束。

    玄武身为四圣兽之一,其血脉传承虽然强横无比,但也不至于让同样天资绝世,一心问道的花云裳心生忐忑。

    真正让她感到忧心的是那个在蛮墟荒原上流传了几千年的谶语——“玄武临西,白虎不欺,青龙断尾,朱雀折翼。”

    花云裳自幼随铁翎真人修行,全部心思都在道法丹诀上面,于琴棋书画之类的各项杂艺几乎一窍不通,这一点从她弄的那个“花狸峰”的石碑就能看出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无法理解这几句谶语的意思,修士随着修为的加深,智慧会自然增长,筑基之上的修士,装疯卖傻、扮猪吃虎之辈并不罕见,但真正缺心眼的蠢货却是一个也无。

    对于这几句谶语,她有自己的理解:玄武乃是四圣兽中最有心机的一位,最擅运筹帷幄,智慧权谋,甚至有能力窥探天机,它居于北方。南方主生,北方主死,所以玄武也是代表死亡的圣兽。

    按照讖语所说,居于北方的玄武,不知为何落入西方。西方本是白虎之位,白虎乃是杀伐之兽,主兵刀杀阵,生灵涂炭之事。问题是,玄武虽然占了白虎的方位,白虎却并不相欺,那也就意味着,白虎或许被玄武蛊惑,与之结成盟友。

    解开了前面两句,后面的青龙断尾与朱雀折翼,便说的通了,无非是玄武来到西方联合白虎,让东方的青龙与南方的朱雀吃了很大的苦头。

    云裳分析,万兽谷毗邻蛮墟大荒原,可以说是人族最靠近西部的边陲,从这向东,最远则可抵达蛮皇武氏的蛮墟皇城,若是再向东越过万万里之遥的坠星海,那就是传说中的人族发源之地东周大陆。

    谶语中的东方青龙,到底指的是武氏还是东周?云裳觉得前者的可能性大些,毕竟蛮墟修士想要飞跃坠星海,前往东周大陆,非要达到元婴之上的水准才行。在她的记忆中,最近一次有元婴大能去往东周,就是七十年前万兽谷的元婴大能怒蛟真人。怒蛟走了七十余年,估计连穿越坠星海的一半行程还不到呢。

    至于朱雀代表的南方,云裳能够想到的只有生活在那里的几个规模超大的蛮族部落。

    云裳悠悠地叹了气,无论四兽归于何方,一旦谶语应验,那便是白骨成山,血流成河的局面。真到了那个时候,不知这蛮墟之上会有多少修士劫数难逃?

    那小蛮子真的会是玄武血脉?云裳心有不甘地再次探试,同样的结果,让她不由得苦笑。她心中怀疑,所谓玄武血脉断了传承的说法,或许只是个误解,很有可能只是由于玄武血脉中的腾蛇之血因为某种原因发生了变异,从显性血脉变成了隐性血脉?

    隐性血脉在妖兽中属于千万分之一的特例,并且除非携带有隐性血脉的妖兽遇到某些特殊的机缘,绝大多数情况下,妖兽即便带有隐性血脉,但直到它死亡其隐性血脉都不会显现出来。

    如果从阿蛮的记忆来推测的话。那蛮人小子的腾蛇血脉应该是在他两次血脉叠加之后才开始萌发出来的。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