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眼珠儿一转,不依道:“我道为何掌门师兄突然如此大方呢,原来是先占足了人家便宜,那枚君蚁之卵本就是我家阿蛮夺来的,还请掌门师兄归还给我。”

    铁翎真人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万万使不得,不是师兄小气,实在是此卵太过珍贵,落在师妹手中.......这个、这个怕是不容易孵化成功啊。”

    以铁翎真人对这个小师妹的了解,蚁卵落在她手里,绝对撑不过三天就得生机全无。若说这小师妹也算是个奇葩,无论多么深奥的丹诀道法,到她手中都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唯独万兽谷独家秘传的驯养灵兽的手段,她却是怎么都不开窍。

    想当初铁翎真人为了给云裳找一头合适的灵兽也是费尽了心思,从金刚巨猿到山峰巨鹰,无论多么强横的灵兽血脉,到了云裳手上,一准儿撑不过半年。不是喂养得太过肥胖,就是饿得瘦骨嶙峋,铁翎真人前后换了十几种灵兽,总算这个花脸狸猫顽强地在云裳手中幸存了下来。

    问题是这狸猫虽然活下来了,但性情也是变得太过顽劣了些,要知道花脸狸猫本该是那种比较温顺黏人的性子,虽然不擅阵仗,但却是陪伴女修修行的最佳灵兽。

    至于眼下这只么,铁翎真人扯下死缠着自己脖颈的大尾巴,将啾啾哀嚎的阿蛮递还给云裳,苦笑道:“小师妹天资纵横,乃是修行奇才,有朝一日必定得证大道。至于那些驱使虫兽的手段,不过是些雕虫小技而已,沉迷其中,于你大道无益。”

    云裳见实在从掌门师兄身上刮不出更多油水,方才抿嘴儿一笑,捏着阿蛮的小手又暗中加了几分劲头,这小东西越发的无法无天了,等下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风白鹤得了甜头,无心多留,与两人打过招呼便驾着老鶴走了。

    铁翎真人见风白鹤走远,方才皱着眉头问道:“云裳可是受了内伤?我觉得你的气息有些问题。”

    云裳轻松笑道:“这些日子用功有些猛了,岔了气息,险些被拙火反灼。没什么大碍,调养些日子就好了。”

    铁翎真人意味深沉地点点头,摸出两瓶丹药递给云裳道:“这两瓶小玉露丸可以帮你调理受损的经脉灵根,无论是练功走火,或是争斗受伤都有莫大帮助。”

    云裳俏脸儿微红地接过丹药,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根本骗不过掌门师兄,不过妖蛟的事却是不能说出来。她虽然晋级老祖不久,但也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很多事情,掌门老祖未必不知道,但只要你不主动去说,他也乐得装作不知道。

    铁翎真人又叮嘱她几句,说她刚刚结丹,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巩固境界,千万不可贪功冒进,参求大道,其路漫漫长而修远,一步一个脚印才是正途。

    望着铁翎真人踏云而去,云裳暗自叹了口气,看来师兄座下那头铁翎巨鹰真的时日无多了。在她晋升金丹之前,只须全力修行,反正一切都有掌门师兄罩着,直到她也成了金丹老祖,才感觉肩上多了一副沉重的担子。

    再想到整个宗门的重担,全靠掌门师兄一力承担了百多年,云裳的眼眶便有些湿润,不由得想起铁翎真人当年所写的悟道歌:大道我直行,落日归鸟鸣,伸手弄月影,抚掌笑清风。那时的掌门师兄行事随心所欲挥洒自如,哪里像现在一般,成天摆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到处和稀泥!

    啾啾!耳边传来阿蛮可怜兮兮的声音,打断了云裳的无尽感慨。作为云裳的灵兽,阿蛮的识海之内,种有一缕云裳的根本神识,云裳暗中牵引,片刻间就将这家伙近日来的所作所为“看”了个清清楚楚。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云裳“看”过阿蛮的行踪,不由得冷哼一声,脸色铁青地提着她往后院小潭所在的暖云阁走,同时吩咐蓝雀将负责看护阿蛮的三个弟子唤来询问。

    蓝雀看出云裳脸色不豫,不敢多说什么,一路小跑地去传。

    等云裳回到暖云阁的后院,耿执事他们已经将那妖蛟尸骸分割成几十大块,关键部位诸如逆鳞、蛟筋以及心头血都已经采集收好,剩下这些大块的尸骸,可以搬回府库慢慢收拾。

    云裳吩咐狗丫儿将后院清场之后,重新整理打扫,然后提着阿蛮进了丹室。

    狗丫儿也看出老祖脸色不好,知趣儿地闷声干活,生怕动静大了触了老祖的霉头。不过她的耳朵却时刻关心着屋里的每一丝轻微的响动,她的心里很是纳闷:阿蛮不是一直在沉睡么?怎么会被老祖提死猫似地拎进了丹室?

    功夫不大,就听丹室里传出一阵凄惨无比的啾啾,这曲调狗丫儿倒是听得多了,阿蛮每次闯祸都会唱这个调调。

    “你觉得自己是只猫吗?”丹室里传出老祖咬牙切齿的声音,“阿喵!人家喊你阿喵你就应啊?你倒是学个猫叫啊?!”

    “啾!啾!”听得出阿蛮很努力地试图学个猫叫。

    “还敢跟我犟嘴是不是?”丹室里一阵啪啪,阿蛮先是大声啾啾叫了两下,继而改成断断续续的呜咽了。

    狗丫儿吐吐舌头,看来这次老祖是真的怒了。

    狗丫儿不知道的是,云裳不但怒了,而且气得想吐血,这个小东西简直是脸皮八丈厚,为了几颗鱼腥果,竟然被个蛮人小子当成个宠物耍,还、还学会了用尾巴勾搭脖子这一招。想到刚刚它勾搭掌门师兄的赖皮样子,云裳又狠狠地拍了两下。

    更让她又气又恨的是,这小东西竟然为了给那蛮人小子疗伤,把一滴本命精血度给了人家!这叫怎么一回事啊,阿蛮明明是她花云裳的灵兽,识海里种下的是她花云裳的根本识,结果阿蛮的本命精血又融进了那蛮人的血脉。

    那小蛮子的血脉是个什么来着?玄龟?花云裳喘了几口大气,觉得好容易压制下去的伤势随时都有复发的危险。这下可好,通过阿蛮的本命精血,她竟然连那小蛮子的血脉传承都能感应出来。

    玄龟?花云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我就是把你一身龟血榨干了,也得把阿蛮的本命精血夺回来。在绝大多数的人族眼中,蛮人与荒原上的妖兽本就是差不多的东西。花云裳贵为金丹老祖怎能忍受,自己座下灵兽的本命精血散落在一个蛮人的身体里?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