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雀偷瞄了一眼风白鹤,那风老祖果然被云裳一番斥骂气得双目尽赤,一副随时暴走的模样。

    “花云裳!我不与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风白鹤瞪着眼睛吹了几口大气,手腕一抖,一筐灵气四溢的灵果便出现在了大厅的地上,“我只问你,这筐灵果你打算出多少灵石?”

    云裳老祖缓缓步入厅堂,瞄了一眼地上那筐灵果,难怪灵气流失的那么快,竟然全都是被人咬了一口的,甚至有些灵果已经开始腐烂了。

    不过,待她看清那些果子上的小小咬口,马上就知道准是自家那头惹祸精干的好事。眼下事主找上门来,云裳自然不能承认,她将面孔一板道:“云裳不明白,师兄千里迢迢非要卖我一筐烂果子,是何道理?”

    “是何道理?”风白鹤早听说这位新晋的小师妹,外表娇小可人,姿容绝世,骨子里却最是护短跋扈,今日与她对上,果然是名不虚传。他冷哼一声道:“其中道理,将你家那花脸狸猫唤出来,一问便知。”

    云裳抿嘴笑道:“这可真是不巧,我那阿蛮年纪尚幼,整天只知胡吃闷睡,自打上月沉睡以来,一直未醒,这一觉怕是要睡个大半年也不一定。”

    风白鹤气得直笑:“我早听说花云裳巧舌如簧,惯能颠倒黑白,今天算是领教了。我门下弟子亲眼所见,就是你座下花狸将我这三十年一熟的百丰果东一口西一口地全给糟蹋了。我也纳闷了,这百丰果明明酸涩无比,只有我座下白鹤最喜这种味道。你那花狸,尝过一个就该知道其中滋味,为何还将我一整树的灵果全啃了个遍?我倒要问问这背后是否有人指使,故意要寻我那白鹤的晦气?”

    指使个屁,那小东西根本就是个缺心眼儿的玩意!云裳恨不得将阿蛮捉过来,狠狠地拧它一顿才解气,她的神识暗中一扫,那小东西果然不知跑到哪去了。

    既然阿蛮趁着自己外出屠蛟偷溜了出去,眼下就更要一口咬定它尚在沉睡,天知道那小东西在会在外面捅出多大的篓子,一旦透出口风说它偷溜了,不定要有多少事主找上门来!

    云裳在心里拿定主意,正色道:“师兄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我这个师妹说的话你不信,却偏偏信了弟子的胡说八道。再说了,捉贼拿赃,你那弟子若是将那偷吃的妖兽当场拿下,自然可以分个是非曲直来。”

    “你那灵狸速度......”

    风白鹤刚要分辩,又被被云裳打断:“我家阿蛮速度虽快,但你家白鹤的速度也不慢啊!”

    “干我家白鹤何事?”风白鹤不解道。

    云裳一本正经道:“我那灵潭中原有几尾灵鱼,在这潭中活了几百年,前几日却被一只白头老鹤偷偷吃了,也是我门下弟子亲眼所见。那老鹤速度也是奇快,蓝雀,过来给风老祖说说那日你所见。”

    “胡说,我那白鹤与我寸步不离,怎会跑来偷你灵鱼?”风白鹤挥退低头过来正准备编瞎话的蓝雀,瞪着云裳道。

    云裳一脸无辜道:“既然师兄如此说,我便信了师兄。也请师兄将心比心,不要再误会师妹才是,我那阿蛮的确是在家中沉睡,并未出谷半步。”

    “你......我......”,风白鹤简直要把鼻子气歪了,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被云裳用话套住。他气急败坏地正在犹豫要不要扯下脸皮大打出手,忽觉一股苍凉古朴的庞大道意,从天边往这里潮水般漫了过来。

    掌门师兄!云裳在同一时刻也感应到了来自万兽谷掌门老祖铁翎真人的气息。铁翎真人原本姓曹,因其座下一头铁翎巨鹰,而被人以铁翎真人相称。他的修为已经是金丹后期,与元婴大能仅半步之遥。

    铁翎真人的气息威压虽然更为磅礴浩大,但包括蓝雀在内的低阶修士虽然能真切感受到这种气息,却并没有特别不适的被压迫的感觉。这就是半步元婴与普通金丹的区别,其关键在于两个字-——“道意”,所谓道意也就是所谓的法则之力。

    若说气势威压,此间亿万生灵又有谁能敌得过天地自然而生的诸如风云雷电的法则之力?法则之力虽强,却没有谁因为下了一场暴雨,而被压制得浑身瘫软无法动弹。当修士越发接近这种天地之间的法则之力,他的气势威压便会由小范围的强横霸道,转向无边无垠的道意威压。

    元婴之上,便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指掌间可定万千生灵的生死,靠的就是这种道意,抑或是法则之力。

    那片潮水般像这边涌来的威压,似缓实急,几息之间便漫过了花狸峰,然后倏地收敛起来,众人心中沉甸甸的感觉忽然一轻,心头满是云散天开的清爽畅快。

    “我来看看小师妹,哈哈,没想到风师弟竟然也在这里!”空中回荡起悠远绵长的声音,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人从空中缓步行来。他步伐的频率仿佛是在庭前漫步,可每跨一步,就是几百丈的距离,只三五步便已来至花狸厅前。

    风白鹤再横也不敢在铁翎真人面前放肆,规规矩矩地躬身施礼拜见掌门,等他抬起头来,眼睛望铁翎真人肩上一搭,立马瞪成一对大铃铛。那个混身雪白,顶着个红鼻子,趴在铁翎真人肩膀上,两只小爪紧着忙活,给真人揉捏放松的家伙可不正是花云裳的花狸吗?

    风白鹤扭过头,眼神如同刀子一般朝花云裳剜过去。

    花云裳看都没看他一眼,喊了一声掌门师兄,便开心地跑过去,仿佛看见慈父的乖巧女儿。云裳与铁翎真人论起来是师兄妹,其实她并未见过师尊,她的修炼事宜都是铁翎真人代师传功。她和铁翎真人的感情便如师徒父女一般,最是亲近。

    风白鹤翻了翻眼皮,冷声道:“云裳师妹不是说阿蛮尚在沉睡,怎会出现在掌门真人的肩膀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