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邸深处,与山峦接壤的地方有一小潭,水深不过两三丈,面积不过二三十丈,潭水边被十几丈高的林木蒿草包裹围绕的严严实实。此潭乃是真龙穴,即便是精通堪舆的地师,也往往会误点外面那汪大潭为穴,殊不知那大潭虽然灵气浓郁,却远不如此小潭精纯。

    花狸峰所在是大仓山绵延数千里支脉上的一段,按照风水堪舆的说法,虽然不是祖龙发祥之主脉,但这几千里的来龙,所结之穴也是非同小可。真龙结穴,多有假穴以掩人耳目,那大潭便是假穴,隐秘的小潭才是真龙眼。

    潭水的边上是竹林掩映的院落,前后分了三进,亭台楼舍比外面那些粗糙建筑修得稍微精致了些,但也紧紧是将梁柱打磨光滑而已,上面没有任何精雕细琢的纹饰。

    两位身着朴素的年轻女修正在小院中间一进,最为宽敞的厅堂内忙碌着。

    看她们的模样,都生得清丽脱俗,宛如画中仙子。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她们的修为竟然都达到了筑基期。虽然只处于筑基初期的水准,但看她俩的年纪不过是二十出头,这若是让外面那些中小世家里,修行几十年还卡在炼气大圆满的老家伙们见了,还不得臊得一头撞死?!

    虽说修士驻颜有术,但只是延缓衰老,真要达到容颜不改的程度,也是要服用特殊丹药或者成就金丹才有可能。

    “蓝雀姐姐,老祖这几天就该回了吧?”两人中个头稍矮的女修,生得眼圆嘴弯,一副俏皮模样。她手里拿着个浮尘,四下挥舞着,与其说是在打扫厅堂,倒不如说是捣乱。

    被她唤作蓝雀姐的女修身材颀长,文文静静的,此刻正坐在桌前对着面前的一大摊子账本发愁,被她在转来转去地晃得眼晕,忍不住瞪她一眼道:“狗丫儿,我劝你还是收敛着,万一被老祖看见你的皮赖样子,皮肉受苦不说,不定又给你改了什么名字。”

    “切,我都已经狗丫儿了,还能改成什么?”狗丫儿嘴巴虽硬,却不敢再有半分怠慢,放下浮尘拿起锦帕,趴在地上擦拭起由万年墨玉打磨而成的地面来。

    “能改的多着呢,比如猪头啊,臭虫啊,蛤蟆啊......”蓝雀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狗丫儿撅在那里,忍不住拿她打趣道。

    “蓝雀姐!”狗丫儿撅起嘴巴,转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话题道,“宗门的那些仆役要什么时候才能派下来啊?说好了月初就再给咱们增派二百人的,这都月底了,连一个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害得咱们不能安心修行,还要做这些仆役的活计。”

    蓝雀皱着眉头道:“我何尝不盼着宗门能快些下派更多人手过来?我这帐房先生再做下去的话,头发都要掉光了。可是眼下府邸各处的工程进展也慢,若是再加二百人,怕是连睡袋觉地方都没有,真是愁死人了。”

    狗丫儿没精打采地随声附和,却又忽然想起件事道:“那个郑采办出去郡城也有些时日了吧?阿蛮的鱼腥果可是上月就断粮了,我现在就是盼着它这一觉能睡到老祖回来,否则这混世魔王一旦醒来,再没有鱼腥果逗着它,还不得把咱们这刚健的道场给拆了?”

    蓝雀心有余悸地点点头道:“咱们老祖道场初兴,眼下最缺的就是人手。内门弟子按规矩最少也应凑满一百零八数,可加上咱们几个贴心的丫头也只能凑出三十几人。外门弟子一千零八十的名额,更是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填满。剩下仆役采办,实缺超过七成,宗门拨下来的灵石又远远不够数目,我每天看着这些账单上的红道道,真恨不得,恨不得......”

    “真恨不得找个男修嫁了吧?”狗丫儿见平日里一贯稳重端庄蓝雀也倒起了苦水,忍不住拿她寻开心。

    “我恨不得在你头上插根草,将你卖了!”蓝雀嗔道。

    两女嬉闹一阵,狗丫儿放低了声音嘀咕道:“你说,宗门的那几峰老祖是不是联合起来,给咱家老祖穿小鞋啊?我就不信几千里的万兽谷,连一处适合老祖修行的道场都开辟不出来,非要把咱们打发到这儿来。这边灵气倒是充裕了,可距离宗门太远了,从宗门到咱这儿的路,还不如到郡城方便呢!”

    “别胡说!”蓝雀翻她一眼道,“宗门不是为了老祖开辟道场才特地拿出开脉丹来搞开脉大典吗?我听说宗门给方圆几千里的散修世家都送了帖子,说不定会来上千人呢。”

    “那也不见得是为了给咱们派人,上一次的炼气弟子试炼,咱们死了那么多人.......”狗丫儿话未说完,就被蓝雀一把捂住了嘴巴。

    蓝雀狠狠拧她嘴巴道:“你这张大嘴巴,能不能派个把门的?什么话都敢乱说,掌门老祖早就传下禁令,严禁讨论有关试炼的一切人一切事,你刚说的那些要是传到掌教真人耳朵里,老祖都保不了你!”

    正说着,忽听后进的院子中噗通一声,有东西重重坠落,巨大的冲力竟然连大厅都震的微微抖了一下。

    “老祖回来了!”两个丫头感受到那种熟悉而又强大的威压,惊呼一声朝后院跑去。

    那、那是条龙吗?她们刚出厅门便被堆在后院里的巨大的妖兽尸骸镇住了。要说后院的面积并不算小,二十余丈见方的空闲空间,甚至可以提供筑基修士相互切磋斗法。

    此时这片空间,已经被占去了大半。两个丫头目瞪口呆地望着一圈圈盘起的比成年鳞蟒还要大上几倍的家伙,心里泛起不敢相信的念头。

    眼前的尸骸的确有几分龙的样子,只是头上龙角的部位是对凸起的鼓包,浑身披满了深青色的鳞片,只生有一对前爪,爪尖锋利如刀。

    “这、这可是条妖蛟?”蓝雀忽然想起近日里宗门上下都在密议的一个消息,有修士在西南万里之遥的深潭中发现有一条青鳞蛟出没。

    青鳞蛟传承有上古龙族的血脉,属于站在蛮墟荒原食物链顶端的一族妖兽,别的妖兽要千百年才能炼成的妖丹,它却是生来就有。换句话说,青鳞蛟一出生就已经是五级大妖的存在,一旦长到青年体,就可称之为妖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