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听说过君蚁的厉害,却从未真正对上过这种妖兽。他以为这东西既然是天上飞的,想必应该怕水。

    他的猜测不错,然而却忽视了君蚁的凶悍和不畏死。当它们发现藏于水中的生命,竟然会不顾一切地俯冲而下,并且它们的冲击深度可以达到水下三四尺。

    殷勤他们即便叼着蒿草杆,也还是落在君蚁的攻击范围之内。殷勤急中生智,将大家嘴里的蒿草杆两两拼接起来,使其长度达到六七尺,两人共用一根吸管向水下潜得更深一些。

    殷勤拉着大家往深处潜,总算躲过蚁群的攻击,感觉有人拉他的衣角,是殷小小鼓着嘴巴塞给他蒿杆。殷勤老龟血脉,在水下可以闭气几个时辰,他摆摆手,见殷公子在一边憋得脸色发紫,赶紧把蒿杆塞到他嘴里。

    殷公子连着吸了几口,这才缓过气来,拧着殷小小的耳朵,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大家在水下躲了大半个时辰,直到好久没有君蚁冲击水面,殷勤才悄悄浮上去。外面的世界一片寂静,除了河水流淌与山风吹过,四周再也听不到一丝活物的声音。

    这片山头就像被死神的镰刀仔细犁过,连藏在草丛中的细小草虫都没能躲过君蚁的无情吞噬。君蚁不吃植物,对活物也一视同仁,动物的血肉,乃至骨骼皮毛,甚至连同类的尸体也都啃得干干净净。

    殷勤带着大家从河里爬上岸,殷家兄妹看着寂静的山岗,眼泪终于止不住地往下掉,他们虽然没有看到殷铁山与赵白眼同归于尽的那一刻,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重伤之下的殷铁山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肯定已经葬身蚁腹,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娘亲的头颅。从这一刻起,他们与殷勤一样,全都成了没有爹娘的孤儿。而年纪比殷家兄弟还小的殷勤,则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殷勤没有阻止他们的哭泣,在他眼中,年纪最大的殷公子也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大孩子。他放慢了速度,带着大家朝殷铁山被围攻的地方走去。

    “那是严长老的狼骨扇!“殷公丑看见插在地上的扇子,以及被蚁群撕咬得破烂的一团浸着血的衣衫。

    “爹的混天锤!“殷小小四下张望,看到地上的锤子柄,她哭着跑过去,运足了全身的力气才把那根二尺多长的锥子柄提了起来。

    殷勤见她摇摇晃晃的样子,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接过那根锤子柄,难怪殷小小觉得吃力,殷铁山的混天锤炼制十几年,只弄出了个锤子柄,全部是按照高级法器的标准用玄铁打造,仅仅二尺三寸长的锤柄就重达二百三十多斤。

    这东西弄到仓山坊市也许能换块中级灵石?殷勤颠了颠分量,不轻不重到还算趁手,只是这东西比擀面杖长点有限,前面没尖儿边上没刃儿,用来跟人争斗,只能当个擀面杖那么轮吧?又或者把这东西一分为二,中间用铁环串起来?殷勤苦笑着将擀面棍插在腰间,那东西吼吼哈嘿耍酷还行,真要实战怕是先要砸了自己的脑袋。

    殷铁山与赵白眼同归于尽的地方,地上焦黑一片,那是赵白江大火球术的痕迹。他们身上的衣衫全被大火烧成灰烬,好在两人好歹都是家主的身份,随身的兽皮袋都是四级妖兽皮毛所制,不畏水火。

    问题是兽皮袋虽然不畏水火,却也扛不住君蚁的啃食,这东西既然是妖兽皮,自然也在君蚁的菜谱之上。君蚁啃光了兽皮袋,里面的东西自然掉落一地。

    殷家兄妹从地上散落的遗物中,总算大致推测出殷铁山遇难的地点,他们一边低声哭泣一边将殷铁山兽皮袋里的东西一样样收起来。殷铁山家底不厚,又身受重伤,灵石都用来补给灵力,随身的疗伤丹药也大都吃的七七八八。他的遗物除了一枚藏有殷家祖传功法的玉简,和几枚低阶灵符,再有就是四件低阶法器,分别是三柄剑,一口刀,这是他答应给孩子们开脉之后的礼物。

    殷公子睹物思人,捧着这些东西嚎啕大哭起来。

    殷勤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劝慰,只能让他们痛快哭泣。他更好奇的是地上散落的另一堆东西的主人是谁?虽然尸首无存,但殷铁山死前至少是留下了一位垫背的。

    殷勤走到另一堆物品边上,心中略显失望,地上散落的只是零零星星的几个丹药瓶罐,以及三五张低阶灵符。怎么会连块灵石都没有?殷勤皱起眉头,这些东西的主人不是家主就是世家长老,身家怎会如此寒酸?

    “疾风锥!”殷公子发现了不远处半截插在土里的疾风锥,引得殷家兄妹都过去观看。

    难道给殷铁山陪葬的是赵白眼?殷勤几乎可以断定,这堆东西的主人就是赵白眼。疾风锥是高级法器,更是赵白眼赖以成名的随身杀器,他若是逃走也绝不会将它落下。

    可如果真的是赵白眼,那他的兽皮袋里就更不应如此寒酸,除非他有另外的地方藏匿更为贵重的东西?

    殷勤想到了一个可能,他的目光在焦黑的土地上一寸寸仔细犁过,忽然他的眼睛一亮,距离这堆东西三尺远的地方,在一块烧黑的石头下面,嵌着一个黑不溜秋的“铁环”。

    殷勤赶紧捡起“铁”环,其形状大小,果然是枚戒指的样子。他用手仔细擦拭,发现这东西本身就是黑色,即便抹掉了上面的浮灰,也还是个黑不溜秋不起眼的戒指。

    这东西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储物法器?殷勤将戒指套在手上,心中窃喜。殷公子曾经说过,乾坤袋之类的储物法器,在蛮墟荒原异常珍贵,等闲的修仙世家根本就不可能拥有此类法器。

    没想到赵白眼竟身上竟然藏有这般宝贝!不过赵家祖上也是出过金丹老祖的,又是蛮皇武氏的家臣出身,自立门户的时间不过几百年,能传下来几件宝贝也是应该的。

    相比之下,殷家这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所谓传承悠久的修仙世家,即便祖上有些宝贝,但经过上千年的辗转流离,也早就遗失殆尽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