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得阿喵相助,摆脱了赵白眼的追袭,下山的速度更是快了几分。早在山腰等候的殷铁山与严长老也纵跃而来,殷铁山也看见了山顶的一幕,瞄了一眼殷勤肩上的阿喵,那货却捧着个鱼腥果,谁也不理。

    殷勤一边将树林中砍杀王长老的经过简短节说,一边解下那个大个的兽皮袋子,交给殷铁山道:“这是我从王教习身上取来,还来不及看里面是什么?”

    殷铁山打开袋子,面色猛然变得惨白如纸,随即双腿一软半跪于地,喃喃半晌才说出两个字:“春娘。”

    春娘与殷铁山是青梅竹马的姻缘,此刻被人砍了脑袋装在袋子里,殷铁山纵然豪气盖世,也难免英雄气短。

    殷勤没想到他拼命抢来的东西竟然是家主夫人的头颅,又见殷铁山那巨大的身躯在微微颤抖,心中沉甸甸的也不是个滋味儿。他两世为人,生离死别见得多了,原以为已经修炼得心硬如铁,事到临头才知道忘情也难。

    殷家兄妹此刻也追了过来,看到娘亲的头颅,便再也坚强不起来,纷纷瘫软在地上,抱头痛哭。严长老在一旁也是暗自抹泪,天色虽然晴空万里,众人心中却是乌云密布。

    殷铁山猛吸了一口气,将头颅收入袋中,紧紧系在腰间,扶着膝盖从地上站起来,又将殷家兄妹一一拉扯起来,一脸郑重地对殷勤道:“你父亲在我殷家这么多年,与我名为主仆,但我从来都是拿他当兄弟看待。你与公子他们更是从小玩到大,更是情同手足,以后他们几个还请你多多帮扶。”

    这是要托孤吗?殷勤在心里嘀咕,为什么不把他们几个托付给严长老?殷家对殷勤父子虽然没有殷铁山说的那么好,但也算不薄。现在的殷勤在心里从未将殷铁山真正视为长辈,却也敬重他是条汉子,闻言正色道:“家主放心,只要有我殷勤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三位哥哥和小小饿了肚子。”

    殷铁山重重地拍了下殷勤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只让他带着四兄妹先行离开。

    殷公子红着眼道:“我不走!我要和爹一起,为娘报仇......”他话未说完便被殷铁山一脚踹翻在地。

    殷铁山冲着几个磨磨蹭蹭的小家伙瞪眼吼道:“报仇?你们连老子的锤子柄都提不起来,拿什么去报仇?赶紧给老子滚,有多远滚多远。”

    殷铁山吼过孩子们,又朝严长老抱拳道:“我这四个不成器的孩子一路上多亏严长老护佑,此刻严长老责任已了,我殷家基业尽毁,也无法与长老再续约定,我们就此别过吧。”

    严长老睚眦欲裂:“家主这话说得让人寒心!何况我严家老小几十口也都葬身火海,严某人今天拼了这把老骨头,也得从他们身上啃下一块肉来!”

    殷勤也不多话,对殷铁山说声:“家主保重!”又朝严长老拱了拱手,便拉上四兄妹,头也不回地朝山下奔去。他的心里并不轻松,对方四个筑基修士,殷铁山和严长老能挡多久都是未知之数,一旦他们被杀,自己带着四个累赘,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筑基修士的追杀。

    “春娘莫急,为夫这就与你一起了!”殷铁山轻抚着腰间的兽皮袋,眼中闪过柔情几许。但随即他便仰头长啸一声,冲着远处山头上出现的几个人影喝道:“你们几个腌臜狗才,爷爷在此等你半天了。”

    “不许回头!赶紧走!”殷勤推搡着殷家兄妹,走过藏着高若虚的那片草丛时,他心头忽然一动,进去将他提了出来。

    殷公子他们不知道为何要带上高若虚,当人质的话,他也不够分量啊。殷勤也不多做解释,只是催促着大家快走。

    他在心里盘算过,对方四位筑基,正面硬钢的话,即便他有阿喵的配合能与殷铁山一人拦下一位,殷家兄妹怎么办?尚未开脉的他们分分钟被筑基修士轰成渣啊!

    蛮墟修士没那多的废话,殷铁山吼过之后,那边根本就没人回应,紧接着爆裂的巨大声响在山谷回荡。那是筑基修士释放强大火系法术才能搞出的动静。

    殷勤他们没有回头,全都闷头往前跑。如果能跑下这个山头,他们将进入一望无际森林地带,只要能钻进老林子,逃得性命的机会就大了许多。

    只是想要进入那片森林,需要横穿山脚下的一条几十丈宽的河,那河水虽然不算湍急,谁知道水下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危险?

    “阿喵,能不能召唤你那帮岩狼兄弟?”殷勤忽然想到一个主意,塞给阿喵一颗鱼腥果,“或者是金刚巨猿过来也行!”

    阿喵啾啾地叫了两声,一副他们都是我小弟的模样。

    殷勤大喜,连连催促它赶紧去找援兵。阿喵拿乔地让他按摩了一通尾巴,才伸个懒腰蹿下地,一闪便消失在草丛里。

    “阿喵去搬救兵吗?”殷公子他们见状也都放慢了脚步,他们听殷勤讲过与阿喵结识的经过,见阿喵竟然真的去搬救兵,悲伤沉痛的脸上总算有了几分喜色。

    但愿它不会耽误了正事吧!殷勤心里打鼓,阿喵肯定是个奇兽异种,但它还在幼年体,就像人类三四岁的孩子,对什么都很好奇,又无所畏惧,没人知道他们将要做出怎样的事情,包括他们自己。

    殷勤他们放慢了脚步,如果阿喵真的能够招来荒兽,倒不是不能与身后的筑基修士一战。他摸了摸怀里血符,应该还能再用一次。

    他回头张望,远远地能看到殷铁山巨大的身影在三个筑基修士的包围攻下,只有勉强招架,根本就没有进攻的能力。另一边则是严长老与殷铁城也是杀的难解难分。

    让他感到疑惑的是,那个鹰扬将军和两个侍从却在一便袖手观望,竟然没有参与其中。

    与此同时陈鹰扬似乎感应到什么,抬眼望向殷勤他们逃走的方向。在他身边的柳姓校尉忍不住道:“将军,我们要不要出手,去把那几个小的拦下?”

    陈鹰扬摇摇头,指着山脚处正准备的几个小黑点,苦笑道:“你们两个是拦不下,我是能拦却不敢拦啊。”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