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不单行啊!”百里之外,殷铁城面色悲怆地坐在一块溪边的大石之上,抚膝长叹:“今晨得灵鹞传书,老祖冲关不成,已于日前坐化于洞府之中,昨夜更有大批蒙面高手,偷袭我小仓山宅邸,一场大火,毁我根基,家主......家主怕是......”

    殷铁城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两行老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在他面前,齐刷刷地跪倒了一片殷家的小辈,大多数都是不明内情,也都哭红了眼睛,有几个状似疯狂的家伙,已经嚷嚷着要回小仓山,报仇雪恨。

    “胡闹!小仓山不可回,否则恐中了敌人守株待兔之计!”殷铁城不置可否,他门下的另一位长老,王逍站出来朗声道:“大长老万万不可莽撞行事,所谓群龙不可无首,家主既然不幸,眼下当务之急是请大长老代理家主之职。”

    殷铁城一共笼络了三位客卿长老,高长老昨夜去捕杀殷铁山余孽尚未回归,剩下就是王、宋二位长老,其中以王长老修为高些,也是炼气八级,宋长老刚刚进入炼气后期,炼气七级。

    王长老此言一出边上就有不少人出声附和,人心惶惶之下,谁会出来反对?

    陈鹰扬与两个校尉远远看着这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昨夜又得了殷铁城两枚中级灵石的酬劳,为的是要确保殷铁城的安全。殷铁城也不是傻子,此刻殷家没了筑基高手的支持,赵家和李家许诺的筑基丹反悔了怎么办?相比赵李两家,他对仓山郡城的府卫反倒多了几分信任。

    殷铁城安顿好了众人,这才带着王长老以及两个炼气中期的心腹,来到陈鹰扬这边。先是一躬到地,满脸诚恳道:“殷家遭此大难,乃我殷家数百年未遇之劫数,眼下我们这百八十口子人,全仗陈将军庇护。”

    陈鹰扬扶起殷铁城,笑道:“大长老,哦不,该称你家主才是。家主尽管放心,咱家就是个粗人,别的既然收了家主的钱财,自然会为家主消灾。”

    殷铁城没想到陈鹰扬说话如此直白,有些尴尬地嘿嘿两句,安排由宋长老带着几个炼气中期的弟子,引领大队继续前行。

    殷铁城与王长老则由陈鹰扬三人护卫着,前往百里之外与赵家商议好的碰头地点。殷家已然从小仓山除名,赵李两家的筑基丹也该交予殷铁城了。

    百里的山路对于炼气后期的修士来说,也就是半炷香的功夫,几位修士展开身形,在山林间飞纵掠过,陈鹰扬则是不紧不慢地跟着他们走。筑基修士的遁速虽快,却也颇为消耗灵力。

    出乎殷铁城的预料,等在会面地点的除了赵家的两位筑基修士,李家的筑基大长老李成天竟然也等在那里。更让他心中惴惴的是,三位筑基面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李成天,一张老脸黑得宛如锅底,两只三角眼中凶光闪烁,一副随时会爆发伤人的样子。

    “白烟前辈,白江前辈,成天前辈。”虽然年纪比人家大了几十岁,但修士不论年纪,一切以修为境界为准,殷铁城分别与三位筑基打过招呼,心中泛起兔死狗烹的忐忑。

    赵白烟因为生了双狼眼,常被人背地里成为赵白眼,作为赵家的家主,心机更为深沉一些,嘿嘿一笑,又朝殷铁城身后的陈鹰扬拱手道:“鹰扬将军,小仓山一别,距今已是十年,将军的修为越发精进了。”

    赵白眼说的是十年前在荒原边缘爆发的一次小规模的兽潮,仓山郡城派出府军支援小仓山各个世家的事情。

    陈鹰扬懒洋洋地回了礼,并不多说什么。

    接下来赵家的大长老赵白江与李成天也都分别和陈鹰扬打过招呼,大家修为虽然彼此相当,但陈鹰扬背后是郡王府,身份隐隐高了一头。这也是殷铁城不惜花费重金也要请到郡王府来做护卫的原因。

    李成天虽然面色冷厉,也不敢跟陈鹰扬拿乔,与陈鹰扬见过礼便盯着殷铁城道:“我家那三个小子,怎么不随你一起过来?”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殷铁城暗中腹诽,却丝毫不敢怠慢道:“回禀成天前辈,永龙他们三位道友昨夜与高长老去追杀殷铁山的四个儿女,想必此时已经得手,凯旋在即啊,哈哈......啊!李、李长老这、这是何意?”殷铁城笑声未落便被李成天一脚蹬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瞪着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何意?!他们三人的本命魂烛已灭,你竟问我何意?”李成天状似疯魔,指着殷铁城的鼻子骂。

    他越骂越是气愤,又要冲上去踢踹殷铁城,忽觉一股强烈的杀意从旁边袭来,扭过头,只见陈鹰扬的手中正把玩着一只小巧的弓弩。这是陈鹰扬赖以成名的高阶法器,一经激发,便可在瞬间长成一张巨大的神臂铁黎弓。

    “鹰扬将军,这是要做什么?”李成天按捺住心中的愤怒,语气阴森地看着陈鹰扬。

    陈鹰扬还是一副懒散样,嘿然道:“不做什么,咱家收了殷家的灵石,便要保殷家到万兽谷这一路的平安。李长老这一脚踹下去,让咱家的脸面往那儿撂?”

    赵白眼见状,打个哈哈,出来圆场道:“两位道友,千万莫要伤了和气,无论赵家还是李家,从来都是以郡王府马首是瞻,两位摆开这般架势,岂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殷铁城被王长老扶起来,心中闪过一丝悲哀,他也曾是殷家的大长老,虽然修为不如李成天,但每次见面,彼此间也是客客气气。眼下殷家败了,他便是成了家主,又能怎样?还不是被人想踹就踹?殷铁城的脑海中浮现出“丧家之犬”四个字。

    赵白眼将两人拉开,有些意外地试探道:“按理说殷家四个小的,都还没有开脉,殷家主遣四位炼气高手前去,应该是万无一失啊,会不会是本命魂烛出了问题?”

    李成天心情激动之下,不小心便被赵白眼套出了底细:“能有什么问题?我家永龙的灵根万里无一,十年前修为就已臻炼气大圆满,我家连筑基丹都给他预备好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