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不是说,小小他们和殷铁城在一起?”殷铁山外表粗狂,内心却是个缜密之人,否则也做不了殷家的家主。

    高若虚被人逼着,跑得本就上气不接下气,只能断续道:“我、我是担心家主责怪,那、那凶兽剧毒无比,中之无救,连李家三位修士都......。”高若虚大脑缺氧,话说一半才意识到说走嘴了。

    殷铁山咳出一团血块,阴声道:“这么大的热闹,怎么少得了李家?他们来了哪三位修士?”

    高若虚面如土色哆嗦道:“是、是李永龙他们三个。”

    “全死了?”

    “应......应该是。”

    “应该?”

    “我只见到李永豹中了剧毒,其他两人进了那妖兽藏身的树林就再无动静,应该也难逃毒手。”

    殷铁山沉默着,过了半晌,他的声音仿佛来自阴曹地府:“小小他们也在林中?”

    “或许,我只见严长老从林中出来。”

    “到底是何种妖兽?”殷铁山稍微振作了一些,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没见到孩子们的尸体,就还有一点渺茫的希望。问题是,那妖兽是仅仅为了杀戮,还是捕食充饥?若是后者的话,怕是连尸身都找不到了。

    “这个......我、我没看见那妖兽。”

    殷铁山被高若虚气笑了:“高长老真是好胆量!”

    高若虚笑不出来,翻过前面的山头就是妖兽盘踞的树林,殷铁山要去送死,他却成了垫背的。

    大山之巅,殷勤蹲在一块巨石的后面,望着山脚处往这边迅速移动的两个“黑点”,眉头紧锁。又来了两个修士?从他们接近的速度看,也就在炼气后期的水准,殷铁城那边除了高若虚,还有几位炼气后期的长老,会不会是高若虚带了人卷土重来?

    殷勤将一枚暗石含入嘴里,扭头一看,阿喵又呼呼上了。

    “别睡了,醒醒!喂!阿喵......喵喵......别怪我没警告你,你再冲我呲牙,我就把你鱼腥果全吞了......哎,这就对了,来颗鱼腥果,提提神儿!”殷勤软硬兼施,总算把阿喵弄醒了。没想到妖兽也有“起床气”,阿喵这货的“起床气”还真不小,殷勤差点被它叼了一口。

    “什么味道?”殷勤皱着眉头闻了闻,旋即一巴掌把阿喵从肩头拍到地上,“你特么在哪儿撒尿呢?”

    “啾!”阿喵自知没理,尾巴一卷挡住了脸。

    阿喵其实是个挺干净的家伙,殷勤甚至觉得它有些洁癖,只是由于还处于幼年期,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偶尔滴下一两滴,换作别人根本察觉不出来,可殷勤最近鼻子异常灵敏,尤其是屎尿味儿。

    安顿好阿喵,让它躲到草丛之中,做好随时偷袭的准备,殷勤望向山腰处快速接近的修士,这回他总算看清了来人,竟然是殷铁山和高若虚!

    “家主!”殷勤从大石后面站出来使劲招手。

    殷铁山抬头看了一眼,推搡着高若虚片刻就到了山巅:“勤小子,你怎么躲在这儿?小小他们怎么样了?”

    “家主放心,公子和小小他们全都无恙,此刻他们应该走到半山腰了。”殷勤指着高若虚道,“天没亮,高长老就带着李家三个修士过来擒人,被我们打了回去。”

    高若虚苦着脸强辩道:“我只是领了大长老的令,怕你们人单势孤出什么危险,才过来接你们归队。”

    “不是只接小小归队吗?其他人都格杀勿论?”殷勤补刀道,他赶到时正好听到李家兄弟的对话,却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留下小小这个活口,此事若是他来操持,斩草除根是必须的。

    殷铁山对其中内情显然更加了解,脸色变得异常难看道:“赵白眼的主意?”

    高若虚小心翼翼地点头。

    殷铁山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带着血沫子的唾沫,狞声笑道:“赵白眼的三儿子,被老子生生扭断了脖子,真特么过瘾,咳咳。”

    殷勤见殷铁山如此激动,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的缘故,不过看他的伤势竟然如此严重,心情也是沉重许多。本想问问家中的情形如何,殷铁山担心儿女的情况,一边催促着下山一边问那剧毒妖兽的情况。

    殷勤朝草丛处招手,大家只觉白影一闪,殷勤的肩膀上就多了个睡眼朦胧的小东西。

    殷勤指着阿喵道:“高长老口中的妖兽,应该就是说的阿喵吧?李永豹被阿喵咬了一口,浑身肿胀以为中了剧毒,连自己的胳膊都砍了,却不知被阿喵咬过只是肿胀吓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毒性,只要多多活动,坚持片刻肿胀自然消失。”

    高若虚差点惊掉下巴,万万没有想到三位炼气大圆满的修士,竟然栽在这么个蠢萌的小东西身上。他并不知道李永龙他们是被殷勤弄死的,只道他们哥仨全被阿喵咬过,才着了道。同时,他心中也好生后悔,当时若能帮着李永豹再坚持一刻,局势说不定不至于如此难堪。

    殷铁山一脸惊讶地看着阿喵,心中怦怦乱跳,他的见识远远高于这些炼气修士,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传说中的异兽。让他疑惑的是,那异兽早就有主儿了,怎么会趴在殷勤的肩膀上?而且传说中此种异兽,脾气琢磨不定,性情凶险奸滑,最是难缠,可看它现在,竟然是一副十分乖巧的模样?

    不过眼下却不是追查异兽来历的时候,殷铁山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小兽,不想那小兽的感应竟然灵敏异常,愁苦的眼神立即对上殷铁山,啾了一声,露出锋利的小牙!

    殷铁山忽然间浑身寒毛竖立,竟然有种被妖王那般级数的凶兽盯上的感觉。

    “家主的伤势如何?”殷勤的问题打断了殷铁山与阿喵之间的暗中对峙。

    阿喵啾了一声,又恢复了懒洋洋的蠢萌模样,不再搭理殷铁山,而是伸出小舌一下下地梳理起前爪来。

    殷铁山也收拾起心神,淡淡地道:“赵白眼偷袭,我被他的疾风钻捅了个窟窿,奶奶的,堂堂筑基修士,赵家的家主,干起下三滥的勾当,好生顺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