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喵的“毒”发作的迅猛,去的也不慢,大家活动一阵身体就渐渐恢复正常,殷小小也背着一大捆蛇皮从树林里钻出来,手里还抱了一大捆树枝,嚷嚷着要殷勤赶紧烤蛇肉吃,折腾一晚真是饿死了。

    殷勤把大伙聚到身边,当着大家的面翻看李家兄弟的兽皮袋。两个被毒死的,他们兽皮袋里的几样法器也都受了不小的污染,灵气丧失基本上等于废品。严长老心里纳闷,只听说过铁铃铛的毒性极强,却从来没听说过它的毒性竟然会污染法器?

    除了被污染的法器,两人随身只带了几枚低阶灵石,估计是打着速战速决的主意,并没有在外待很久的打算。

    倒是被严长老砍了脑袋的李永豹,兽皮袋里有一柄木属性的小剑,是件低阶的法器。法器这种东西稍微祭炼就可抹去前主的印记,严长老本身又是木系为主的修行方法,将小剑拿在手里把玩一阵,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心里再喜欢,严长老也不好厚着脸皮将这柄小剑据为己有。按照蛮荒的规矩,今晚所有的收获都该归殷勤才对,若是没有殷勤带着阿喵及时赶到,他们几个连命都别想保住。

    不过殷勤既然当着大家的面搜刮战利品,也就没抱着吃独食的打算。殷勤的前世是个老千,却不是独狼。很多人以为老千骗人为生,一定没有什么朋友,这种印象其实大错特错了。

    高明的老千,脑子虽然要够用,但真正的杀手锏却并非智商,而是他手底下所掌握的媒。所谓媒是老千的行话,说白了就是“线人”,一场大的骗局绝非一时起意,而往往是提前几年就开始布局,通过在目标身边安插各种各样的媒,掌握目标的每一个细节,计划周全之后,才是骗子们粉墨登场的时刻。

    今世,殷勤没打算重操旧业,但并不耽误他大面积撒网,重点培养一些可以为己所用的人。在他的眼里,修仙才是从古至今最败家的事,没有海量宝材的支持,想要修得正果,无异于痴人说梦。

    宝材从哪里来?杀人夺宝?那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在殷勤看来,既然今生只为“长生”二字,那就要抓住一切机会,建设一个庞大的可以帮助他修行的专业团队才行。夺别人的宝只是小儿科,夺天地的造化才是成仙大道。

    而且那柄小剑对他来说也真没什么用,连脉还没开呢,身上没有一丝灵力,拿什么去祭炼法器?

    殷勤将李家三兄弟所有的东西聚拢在一堆,自己只拿了全部的十几块低阶灵石。法器小剑给了严长老,还有大半程的路要走,严长老作为大家的保护伞,需要优先武装起来。

    剩下一些丹药零碎,就全给殷家兄妹分了。殷勤自觉血脉出了问题,有点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感觉,寻常丹药对他没什么用处。

    “分赃”完毕,殷小小要吃烤蛇肉的要求没能得到满足,天气大晴并且殷铁城的威胁尚未消除,他们已经才这里逗留的太久了,需要马上启程。蛇肉吗,有个新鲜的吃法叫做“刺身”。

    ******

    高若虚纵跳着飞掠过四座山峰,始终不见凶兽追来,这才放慢了逃跑的速度。天色大亮,他再度辨识了方向,还不错并没跑冤枉路,距离殷铁城的大队人马还有五个山头要翻。

    以他炼气后期的境界,翻越五座山峰并不需要多长时间,不过李家兄弟全军覆没,自己身上毫发无损,显然说不过去。高若虚想到这一层,身子一矮,钻进一片荆棘密布的长草丛中,务求将衣衫划得破烂一些,同时也稍稍减去护体的灵气,皮肉上也有些伤痕才更显真实。

    高若虚在荆棘丛中钻了一阵,自我感觉差不多了,这才长身而起,蹭地跳上树冠。还没等他辩清东南西北,一道残影便嗖地从他身边掠过。

    是筑基修士的飞遁之术。高若虚刚刚闪过这个念头,那道残影便转了个圈儿,又回来了。

    “高长老?!”一个披着兽袍的壮汉脸色惊讶地看着高若虚,“你这是......咳咳”壮汉话未说完便咳出一口鲜血。

    “家、家主?!你怎么受了如此重的伤?”高若虚心头一阵狂跳,殷铁山应该昨晚就被狙杀于小仓山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殷铁山的模样用狼狈来形容都显得不够,不但身上兽袍破烂不堪,身上更是横七竖八地满是伤痕,尤其右胸上一个碗口大的伤痕,几乎贯穿了他的上身,显得异常狰狞恐怖。

    “你可见过小小他们几个?”殷铁山并没回答高若虚的问题,看似不经意地往前一跨,便到了高若虚的身边。

    “小小他们不是跟着大长老.....”高若虚眼珠乱转,瞎话还没编完就被殷铁山的大手捏上了脖子。

    殷铁山身材极其高大,几乎可以与幼年体的金刚巨猿比肩,手掌落在高若虚的肩上稍微用力就能把他的脖子捏个粉碎。殷铁山手上稍微加些点力度,厉色道:“想好了再说,小小他们在哪儿?”

    “家、家主,您这是何意......哎呦!”高若虚忽然惨叫一声,整个人已经被殷铁山提离了地面。

    殷铁山另一手里攥着一根三尺多长的黑铁棍子,戳在高若虚的菊部,狞声道:“再特么动歪心眼子,我把你屎泡子捅上来!”

    “在那边,翻过四座山头就是!”高若虚一句废话没有,马上指着来路道。以高若虚对殷铁山的了解,只要他稍有迟疑,马上就能尝到自己的屎泡子。戳在他菊部的可不是凡物,那是殷铁山炼制十年才炼成的混天锤.......的锤子柄。

    “你带路!”殷铁山将高若虚放下,手掌依旧按在他的脖子后面,一边催促他全速前进,一边问道,“你怎知道他们所在?”

    “这个,我们进山之后赶上山洪,将队伍冲成了两截,严长老与我带着小小他们落在后面,原想尽快与大长老他们会合,不想又遇到了凶手的袭杀。”高若虚心念急转开始编故事。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