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长老干笑两声,忍不住瞟了一眼殷勤肩膀上的小东西,心中释然了许多。不患贫而患不均,既然大家都挨咬,自己也没什么丢人的。

    “你们三个大小伙子全都空着手,怎么让小小一个人拉着两个死人走?你们是怎么当的兄长?”严长老调整了心情,又端起长老的架势。

    殷公子无奈道:“小小非要抢着干,我们又争不过她。”

    正说着,只听噗通声响,两具硬邦邦的尸体被人从树林里丢出来,正落在严长老的脚边。

    严长老没空研究尸体,目光往树林里张望一通,只看见一个金刚巨猿般的影子闪了一下就躲到巨石之后了。

    殷勤苦着脸解释道:“这个,小小被阿喵咬过,身材涨大了太多,此刻应是怕丑,躲在林子里不肯见人。”

    严长老理解地点点头,指着地上已尽腐烂的面目全非的尸体问道:“这二人可是李家修士?他们是中了哪种奇毒,怎会烂成这样?”

    殷家三兄弟全都闭嘴,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殷勤,其实他们也想不通,为啥两个炼气大圆满的高手围殴一个趴在地上只会双手乱锤施展乌龟王八拳的家伙,打了没有半枝香的功夫,不但没能砸碎乌龟壳,反而突然眼睛一翻口吐白沫地死了,不但死的彻底,还烂的连亲娘都认不出来了。

    殷勤也糊涂着,他带着阿喵赶到这边树林的时候,正巧遇到李永豹,阿喵咬了李永豹一口便逗引着他往树林深处钻。

    殷勤独自一人往前又摸索一段,便看到殷家兄妹被李永龙和李永彪围住。李家兄弟得了就地格杀的命令,但清点一下人数,发现少了那个蛮族小子,正准备用些手段拷问蛮人小子的去向,殷勤就低着头杀过来了。

    殷勤没了厚背砍刀,惯用的乌龟王八刀只能临时改成乌龟王八拳,威力上自然要打个折扣。他原本的打算是一个人缠住这两位修士,给殷家兄妹逃走的机会,没成想过招不过片刻,李家兄弟竟然毒发身亡了!

    看他们中毒后的情形,到有些像吴老介绍过的,血符激发以后暗放吃屎虫腐烂毒气的样子。问题是殷勤并没有激发血符,哪里来的腐烂毒气?

    再联想到突然对臭味异常敏感的嗅觉,以及兽皮血卷上那突然消失大半的血脉之力,殷勤忽然有种把阿喵按在地上狂抽一顿的冲动。这件事用“脚趾层”都能想明白,肯定是阿喵这货趁着他昏迷,在他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说道“脚趾层”这件事,也真不能怪殷勤胡诌,那么高深的科学原理,怎么能跟小小讲明白?

    不过殷勤想不明白的是,从种种症状来看,他的身上八成是带了吃屎虫的血脉。但借用别家血脉这种事情只有靠血符临时催动才行,同时还要消耗催动者的海量精血。可眼下他的精血不但没有亏损,反而有种越发旺盛的感觉。

    血脉融合?绝对不可能,蛮墟荒原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再说,要是真的融合了吃屎虫的血脉,那殷勤宁可选择自爆血脉。

    面对大家疑惑的眼神,殷勤只好把原因推到铁铃铛身上,只说他得了阿喵的帮助弄死了一条铁铃铛,身上或许沾了些铁铃铛的毒。

    严长老闻言吓了一跳,铁铃铛有多难缠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殷勤竟然和那小兽联手弄死一条?震惊之下,他看小兽的眼神就越发不自然了,难不成趴在殷勤肩膀上的小东西竟然是只四级的妖兽?严长老的眼皮开始狂跳,若真是如此,得找个机会提醒殷勤,赶紧想个办法把它送走,否则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它,大家全都死无葬身之地啊!

    殷勤看着殷家的胖兄猪弟,一个个愁眉苦脸地戳在那里不动弹,就让大家抓紧时间动起来,被阿喵咬过,越是活动则肿胀消失的越快。

    听着树林里也不时传出树枝折断的声音,殷勤嘴角噙了笑意:小小这丫头耳朵倒尖,只是她这么一折腾,不知道要撞断多少林木?

    殷勤又喂了阿喵一枚鱼腥果,耳边便传来轻细的呼呼声,这货真的好懒,已经趴在殷勤肩上睡了一路,此刻稍微活动一下竟然又呼呼开了。

    殷勤有种感觉,阿喵之所以肯跟着他,绝对不是因为他英明神武,而是因为他能提供其他荒原妖兽比拟不了的细致周到服务。岩狼能把鱼腥果喂到嘴里吗?金刚巨猿?鱼腥果落在它手里,分分钟捏成鱼腥果酱。

    等等,刚才想到什么了?鱼腥果酱?殷勤心里一动,这倒是个好主意,不是有人说过吗,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先要留住男人的胃。阿喵虽然胡闹了些,但绝对是他在荒原行走的一大助力,

    有它在身边,殷勤甚至有正面硬钢筑基修士的勇气。

    若是能想个办法,让阿喵离不了他,怕是要从这货好吃懒做的习性下手。除了提供喂食到嘴边的服务,殷勤还想到了一系列的方法,比如精确抓痒,周身马杀鸡.......大保健?这个还是算了吧。

    殷勤是从树林后面赶过来救援的,没见到高若虚与严长老斗法的情形,便将严长老请到一边,了解当时的情况。

    严长老眉头紧锁,他虽然有些迂腐,但不是呆子,经过这件事,对于殷家现在的局势也算心知肚明了。他最担心高若虚跑掉之后,会将殷铁城他们引来。

    “来也来不了那么快,我若是高若虚,就干脆编个遭遇凶兽的故事,只说大家都被凶兽毒杀交差了事。”殷勤分析道。他身边有了阿喵相助,殷铁城的威胁就不算大,除了那个陈鹰扬有些棘手。

    相比之下,他更关心小仓山殷家大本营的情况,殷铁城既然敢痛下杀手,殷家老祖与殷铁山怕是凶多吉少。

    “也不知家里怎么样了?”严长老也想到了这一层,与殷勤对望一眼,叹了口气。不远处,三个小伙子正跑得满头大汗,在他们充满朝气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忧虑的情绪。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