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物!“高若虚脸上闪过一丝轻蔑的表情,正要上前去收严长老的兽皮袋。没想到地上严长老那摔成一团的尸身肉泥,瞬间化作一滩血水,顺着石缝渗入土里,地上只剩下一堆破烂的儒衫。

    这回轮到高若虚愣神儿了,在距离他十几丈远的树林边缘,严老头竟然活生生地站在那里。不过严老头的情况也是相当狼狈,赤身露体不说,全身上下的皮肤像是被矬过一般,血淋淋地不见一块整皮。

    蝉蜕之术!高若虚心中惊讶,这老货还真是深藏不露,自己与他在殷家共事几十年,竟然不知道他的根脚原来在指月山。蝉蜕术是指月山的密法之一,说白了就是能够让修士遭遇性命危机的时候,以褪去一层表皮的代价逃得生天。

    当然修士蝉蜕之后,无论是精血还是灵力都会有较大的亏损,实力必然会打个折扣。高若虚明白这一点,自然不会给严长老恢复的机会,脚尖点地快速欺近的同时,手指一弹,又是一道灵符射向了严长老。

    此符的速度不如之前的“切瓜”符那么迅疾,但飞至一半却化作漫天针雨朝严长老罩去。

    严长老混身光溜溜连件衣服都没有,只能凭借法力硬接此符。他所修炼的功法以水系和木系为主,并没有特别克制金系功法的手段。

    好在严长老与修士斗法的经验还算丰富,他先是用手一招,在空中抹出一帘水幕,漫天金针一入水幕,速度马上慢了许多。

    这其中有个五行生克的道理,叫做贪生忘克,这是五行天生的一种习性,说白了就是某种五行元素同时遇到它所生的以及它所克的两种五行元素,它会先去生那种元素,之后才会去克制另外一种元素。

    拿眼前的例子来说,换做菜鸟修士一但遇到金系的攻击,第一反应往往是以火系功法来克制,殊不知用水系功法也能起到很好的防御作用。因为金能生水,金针遇到水幕,其本身所蕴含的灵力便会因为去生水而削弱许多。

    接下来严长老身上忽现干枯皱褶如同长了一层树皮一样,金针打在上面虽然噗噗作响,却因为势头已尽,无法伤及他的腑脏根本。

    高若虚连用两道灵符全都无功而返,表面虽然镇定,心里却是疼的要命,这特么往外甩两下,可就是把自己整年的俸禄给扔出去了!

    更让他恨得牙根痒痒的是,刚才明明很大声地暗示过李家那哥仨赶紧过来,结果和严老头斗了半天,那哥仨连影子都不见,甭问,肯定是躲在一边等着渔翁得利呢。

    严长老接下第二道灵符,总算缓过些气力,只是他的兽皮袋还在高若虚的脚边,当务之急是先将袋子抢过来。又见高若虚这边后继无力,他索性就顶着一身“树皮”往高若虚那边冲了过去。

    高若虚抽出盘在腰间的软剑,手腕一晃便在空中挽出一片剑花,飘飘洒洒地迎向严长老。

    严长老故计重施,双手连连挥洒,放出大片的水幕冲向高若虚的剑花。

    剑花穿过两重水幕,就已经削弱得只剩下淡淡的几道虚影,高若虚脸上闪过一丝狞厉的笑容,剑尖一抖,一团莹莹幽火便沾上了严长老的树皮屏障。

    那团幽火一经沾染木属性的“树皮”,立时便四下蔓延,刹那间严长老全身就全被这幽火裹住了。这团幽火就是高若虚轻易不会使用的一记阴招,外人只知道他是三金一水的上等灵根,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另外的一枝灵根却是个阴火的属性。

    阳火可以用来发放爆裂伤害极强的大火球术,阴火势弱速度又慢除非像这般出其不意地偷袭,很难起到杀敌制胜的作用。

    严长老惨哼两声,身上木属性的防御仅用了几个呼吸就被幽幽阴火全都烧了个干净,眨眼间身上便被阴火燎起一片血泡。高若虚也是利用了五行贪生忘克的原理,真正擅长对战的修士,往往从生处下手,而非正面硬钢去克化对方。

    高若虚一招偷袭得手,忙连着往上抢了几步,手中剑花再起,正要将严长老的头颅搅去,冷不丁旁边的树林里发出一声惨呼,一团人影踉跄着从树林里冲了出来,一边往这边跑,一边高声呼救:“高长老,救我!”

    高若虚吓了一跳,顾不得收拾严长老,赶紧纵身往一旁跳开,见冲着自己扑过来的是个少了一条胳膊的胖子。再仔细看时,才发现那人不是真胖,而是全身肿胀发黑,仿佛被气吹起来一般。更恐怖的是,“胖子”的右臂虽然齐肩而断,顺着伤口竟然滴滴答答往下淌的血竟然是黑绿之色,落在地上便燃起一片磷火。

    这是中了什么毒啊,竟然如此霸道?高若虚从“胖子”的脸型轮廓只能猜出这是李家兄弟中的一个,却实在分辨不出是哪一位。

    只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接近自己,高若虚一边后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瓶解毒丹,慌手慌脚地丢过去道:“兄台请先服下丹药,身中剧毒千万不可乱动!不知你是李家哪道友?到底是中何种奇毒?”

    那“胖子“抓起解毒丹,咬掉瓶盖,张嘴就全部倒入口中,喘了好几口大气,方才稍微平静一些,朝高若虚苦笑道:“道友竟然认不出我的模样了,我是李永豹,被林中的妖兽咬了一口,虽然自斩一臂,竟然还是没能阻止毒性的蔓延。还请道友尽快通知我家两位兄长,这林中的妖兽异常凶险,迅如闪电,我连它的样子都没看清就着了道!”

    高若虚不等李永豹说完便朝他拱手道:“既然此间如此凶险,我得马上回禀家主,请家主定夺!道友还请多多保重,带我领了家主之命须臾便回。”说完,不等李永豹跳脚骂娘,毫不迟疑地转身就跑。

    李永豹在原地愣了片刻,旋即破口大骂。

    高若虚脸不变色心不跳,大袖飘飘任逍遥,迎着刚刚升起的朝阳仙人般地飞掠而去。他心里明镜儿似的,还特么想诓老子去通知你那两位兄长?老子又不是活腻了,那林中既然藏着如此凶猛的异兽,傻逼才会大喊大叫招惹它呢。身为修士,最重要的就是见机行事,保命为先!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