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勤所杀的这条铁铃铛,已经是三级妖兽的巅峰,仅仅是由于本身血脉所限而无法进阶。它的蛇胆若是出现在仓山坊市上,怕是要立即成为抢手货,更何况这枚蛇胆新鲜得还冒着热气儿呢。

    小兽似乎对这蛇胆的味道很是厌恶,迅速跳到殷勤身上,站到他的胸前,一只爪子扒开他的嘴巴,另一只爪子在蛇胆上一划,碧绿的胆汁便一股脑地灌进了殷勤的肚子里。

    见殷勤被呛的咳嗽出来,小兽啾啾地叫了两声,看它的样子倒像个做了坏事而偷笑的孩子。

    殷勤被灌了一枚胆汁下去,也只是咳嗽了两下,之后便又恢复人事不知的昏迷状态。

    小兽的前爪啪啪地打在殷勤脸上,见他毫无反应,似乎有些着急,在殷勤的胸膛上转了几圈,它又跳下来,在被铁铃铛摧残的破败不堪的山顶上又挖又刨地跑了好几圈,然后嘴里叼着三枚“铃铛”回来了。

    这是被它拔掉的铁铃铛所特有的三根翎羽,这三根翎羽可不是什么仙丹妙药,而是铁铃铛剧毒的来源所在。

    小兽也不知道咋想的,直接就把这三根翎羽塞到殷勤嘴巴里了,下一刻殷勤因为喝了胆汁而稍微恢复了一丝血色的脸,又立马绿了,眼皮也翻了上去。

    小兽愣住了,一副被自己高超医术震惊到的样子。半晌,它啾了一声,开始翻殷勤的兽皮袋子,然后把各种小药瓶全都打开,也不管外敷还是内服,反正一股脑地全往殷勤嘴巴里灌。

    终于,殷勤在吃了一整瓶的解毒散,和大半瓶的妇女之友赤龙丹之后,又稍微恢复了一些呼吸能力。

    小兽又叼来了小布袋,从里面扒拉出一枚鱼腥果,想了想又舍不得地收了回去。接下来,它的注意力又到了那几枚暗石上面,它捧着暗石又舔又尝地好半天,总算确认了这东西是块不能吃的石头。

    把暗石丢到一边,小兽翻出被殷勤视为至宝的那卷血符,它用两只小爪展开那卷血符,一股浑厚苍凉的妖王之气便从血卷上散发出来。

    小兽啾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子妖王之气让它有种想要排泄的冲动。不过,当它看到卷上的那些干涸的血痕,还是兴奋地啾啾了好几声。

    小兽又叼着兽皮卷,跳到巨大的蛇身边上,从那堆血肉脏器里找到有脸盘大小的蛇心,然后将兽皮卷顺着破裂的巨大血管塞了进去。

    片刻的功夫,那颗本已静止的蛇心竟突然跳动了一下,小兽见状忙又叼出浸着鲜血的兽皮卷,闪电般地窜回到殷勤身上。

    谢天谢地,它总算没有把整卷兽皮卷塞到殷勤嘴巴里的打算,而是亮出爪尖在殷勤的胸口一划,划开一个寸许长的口子,奇的是,明明伤口很深却不见一丝鲜血涌出。

    小兽两只爪子展开兽皮卷,上面有一点不知干涸了多少年的妖王之血,被铁铃铛的心头血液浸过,竟然盈盈欲滴地鲜活了起来。

    只是那一点鲜活的血液只是欲滴而已,任小兽怎么拍打用力,就是挂在兽皮卷上并不真正掉下来。小兽急的啾啾叫了几声,最后竟然张开嘴吐出一滴芝麻大小的血球,喷在了那妖王之血上。

    那芝麻大小的血球却并不和兽皮卷上的妖王之血相互融合,而是化作薄薄的一层,将整滴妖王之血包裹起来,从而斩断了妖王之血与兽皮卷之间的最后一丝联系,终于使它滴落于伤口之内。

    啾啾,小兽兴奋地叫着,从妖王之血进入殷勤的胸口一刻,一种“春回大地”般的复苏,就在殷勤原本僵硬的呈青绿色的身体上显现出来。

    先是他胸口皮肤的颜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红润,然后便以这里为中心,将代表着生机的颜色向他的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终于,殷勤的躯体恢复了柔软,呼吸也越来越粗壮,眼看他就要清醒过来。那小兽忽然啾地跑下去,在满地的血污上打了个滚,又把自己弄得满身污秽,然后往地上一趴,往身边划拉些空药瓶,在殷勤清醒过来之前的一瞬,小兽微闭双眼,半吐红舌,做出一副累趴了的模样。

    我这回又投胎到了哪里,回地球了吗?殷勤睁开眼,望着苍穹中悬挂的那轮明月,觉得陌生又有些熟悉。地球的月亮上有斑驳的阴影,可眼前这一轮又大又圆,平整光滑,倒真的像个光洁的圆盘子。

    唉,看来还是没能回到地球啊!到底是因为自己作孽太多还是把佛祖得罪狠了呢?殷勤感觉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就像是干了一天重体力的活计,浑身上下酸酸软软的,只想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着。

    好臭啊,还腥呼呼的,难道我投胎成了个渔民?他的嗅觉开始恢复,不过没等他去探究臭味的来源,就被他嘴里面那种能把人苦绿了的味道恶心住了。我这是吃了黄莲了吗,咋这么苦啊?

    啾!已经在地上摆了半天pose的小兽终于坚持不住了,舌头吐在外面那么久,都快冻僵了好不好?

    殷勤眼皮子一跳,条件反射一般地蹭愣坐了起来。奶奶的,老子竟然没死?那小杂碎呢。老子把它做成貂儿!

    当殷勤看到趴在血泊中的小兽,攥得紧紧的拳头不由松开了,这小杂碎不是被铁铃铛给吞了吗?竟然也没死?等等,它周围那一堆药瓶是怎么回事?殷勤看了一眼没了头的巨蛇,想明白了,自己扯掉了蛇头,那小杂碎刚被吞下,自然有机会从蛇肚子里再爬出来。它之前被铁铃铛喷了一口,自然是中了蛇毒,为了活命就把他兽皮袋里那些解毒疗伤之药全给吞了......

    啾!小杂碎叫得惨兮兮的,打断了殷勤的思路。

    咦?这小杂碎一只爪子挠啊挠地指向哪里?殷勤顺着小兽一只前爪的方向看过去,旋即皱起了眉头,是谁将这条巨蛇开膛破肚了?

    啾啾!小杂碎的叫声催人泪下。

    难道是这小东西?殷勤狐疑地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小兽,站起身走到巨蛇边上,在那堆腹脏中扒拉一下,最珍贵的蛇胆也心头血全都没了。都被这小杂碎给吃了?

    啾啾!小杂碎颤颤巍巍的小爪指着自己。

    难道是它将这些东西喂给我吃了?殷勤木纳的脑子总算渐渐灵光了,看来救命恩人竟然是这只小杂......兽,若非如此他早就应该死翘翘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