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万幸的是下了好几天的暴雨也终于停了。云开雾散,一轮皎月慢慢爬上远处的山尖,走夜路不是那么困难。

    殷勤一瘸一拐地缓慢前行,他需要维持在这样的速度一段时间。在他的身体里,蕴藏于老龟血脉中的修复机制也缓慢地启动了,虽然总比别的血脉传承慢半拍,但老龟血脉的修复能力还是极其强大的。否则的话,当初他的肉身也不会在赤睛猪的獠牙下,保留一丝生机。

    一个时辰之后,殷勤虽然连半山腰都没能爬到,但他身上的伤痕已经全部结疤,同时他的奔跑速度也提升到了正常水准的七成,使用血符所消耗的精血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慢慢恢复。

    快速飞掠不是他的强项,但他的耐力长久,在匀速的状态下,他可以连续几天不停歇地跑下去。

    月上中天的时候,殷勤已经站在了山巅之上。他借着月亮再次确定了方向,距离那个岩洞营地还要再翻越两座大山,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中午之前就能赶回营地。

    这一趟,他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丢了六十多枚鱼腥果,还被迫用了一次血符,自身的精血也损失不少。

    当然也不是没有收获,比如他感受到了血符效力过后的无力感,比如这是他穿越之后第一次亲身实践乌龟王八刀的打法,比如他还得到了一件很时尚的露背装。

    夜风中,殷勤穿着露背装,在山巅风骚一阵,觉得后背冷飕飕的,他咬牙切齿地又想起那毛绒绒的小杂碎,心中发誓,奶奶的,若是落在老子手里,早晚把你做成貂儿。

    “啾!”远处隐隐地传来特别熟悉的声音,殷勤激灵一下,抬头看去。

    月光下一道白色的虚影,正从山腰向这边急射而来。

    你大爷的,还阴魂不散了!殷勤抽出砍刀,面对着白影的方向,将刀横于胸前,反正跑不掉,倒要看看这回小杂碎又能拉来何方妖孽!

    白影的速度极快,一眨眼就已经到了殷勤的跟前,出乎殷勤的预料,叼着布袋的小杂碎从喉咙里啾了一声,连头都没抬,就脚不沾地从他身边掠过,然后蹭蹭地爬上了一棵十几丈高的参天巨树。

    殷勤微微一愣,这小杂碎难道是在逃命,并非是要找自己的麻烦?

    然而,当殷勤看到黑暗中忽然亮起的两盏如同灯笼般的绿光,他马上想明白了,这小杂碎的确是在逃命,但也是在找他的麻烦。

    腥风扑面,让殷勤的头皮发炸,这种气味他并不陌生,脑海中闪过一种只有在夜间才外出捕食的荒原凶兽——铁铃铛。

    铁铃铛是荒原鳞蟒的一种,一般成年体的铁铃铛身长能够达到三到四丈,实力大致相当于三级妖兽的水平。因为头上长了三根黑色的外形酷似小铃铛的翎羽,荒原修士便给它起了个外号,叫铁铃铛。

    铁铃铛这名字听起来可爱,但对于那些以猎杀荒原妖兽为生的修士来说,他们宁可对上能够摧毁山丘的金刚巨猿,也不想遭遇有深夜幽灵之称的铁铃铛。

    虽然理论上金刚巨猿的血脉能够晋升妖王,乃至传说中的妖皇,但它们中的绝大部分还只是停留在三、四级妖兽的水准上,修士即便斗不过它,至少还能跑,特别是在山区林地,金刚巨猿的活动受到地形的限制,甚至有炼气修士运气爆棚从金刚巨猿手下逃得性命的记录。

    相比之下,三级妖兽就已经是铁铃铛的巅峰水准,但这种鳞蟒不但身有剧毒,而且速度奇快,并且不惧水火,上树钻洞样样都行,一旦被它缠上,那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铁铃铛也是以速度见长的妖兽,眨眼间,两盏绿幽幽的“灯笼”就已经到了殷勤的所立的峰顶。这是一条成年体的家伙,身长甚至达到了五丈,腰身比特大号的木桶还粗上一圈,绝对是条足斤足两的三级妖兽。

    殷勤小心翼翼地侧开身体,暗中祷告自己不要堵了铁铃铛的去路,毕竟自己只是个路过打酱油的,树枝上的小杂碎才是正主儿。

    铁铃铛在距离殷勤十丈远的地方停住了,这已经是它的有效攻击范围。它竖起蛇头,探出三尺多长的蛇信,空气中马上弥漫了腥臭之气。很多蛇都是睁眼瞎,全靠吐出的蛇信来感知周围的一切,铁铃铛是个例外,除了蛇信能够感知空气中细小的变化,它的眼力也是极佳。

    此刻,铁铃铛那一对泛着绿光的眼睛正幽幽地盯着殷勤,做出一副随时能够发起攻击的样子。

    殷勤不动声色地放低手中的砍刀,尽量做出友好的姿态。

    铁铃铛凶名虽盛,却并非特别好斗,除非是在捕食或者受到冒犯,一般不会主动发起攻击。殷家的狩猎队伍,就曾经在荒原里遭遇过铁铃铛,幸运的是那条铁铃铛刚吃饱了肚子,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地擦肩而过。

    但愿眼前的铁铃铛不太饿。殷勤外松内紧,做好了随时激发血符的准备。对付这种三级妖兽,龟缩战术没有用,他和铁铃铛之间存在跨越境界的巨大差距。就如同核桃,虽然坚硬却也扛不住铁锤的敲打。

    殷勤不动声色地与铁铃铛对峙着,心中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紧张的空气在山巅蔓延,百米范围内的各种动物似乎都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纷纷噤声。

    山风忽止,世界顿时陷入寂静。

    殷勤像雕像一样静静伫立,一片树叶无风而落,“砸”在他的头上,继而滑落到他的肩膀、臂弯最后竟然飘落到他的手掌之上。

    殷勤抬起手,好奇怪的树叶,长得像个铃铛!

    腥风在瞬间卷起,铁铃铛发狂一般地窜向殷勤。

    血脉在刹那间贲张,殷勤在同一时刻激发了血符,他总算反应过来,为啥面前的铁铃铛总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了。问题是,秃了顶的铁铃铛,是否还和正常情况下一样强?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