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碎!殷勤暗自咒骂,脸上却浮起淡淡的笑意,他朝对面招了招手,笑得亲切:“我那袋鱼腥果哪里去了?不会被你吃光了吧?”

    小兽啾啾地叫了两声,然后一个狰狞的狼头从它边上的草丛里冒了出来。

    岩狼!殷勤心头一跳,那是一只嘴里叼着布袋的成年岩狼。

    岩狼主要分布在山区,它的体型还不到荒原狼的一半,性情却比荒原狼凶残的多。荒原狼可以被驯化成为坐骑,但岩狼却绝对不会被驯化。

    “岩狼,性残且愚,虽九死而不驯。”这是《百兽经》里有关岩狼的描述。《百兽经》并非什么高深的经典,只是由万兽谷专门编纂的一本介绍大荒原各种常见妖兽的读物。《百兽经》可以称得上是荒原中流传最广的一本书,因为很多荒原人都把这本用作孩童的启蒙读物。

    问题是,这货不是号称九死而不驯么,怎么成了给小杂碎叼包的小“马仔”了?殷勤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看那岩狼面对小兽时的下贱样子,哪有半点不驯的气质,到像条摇尾乞怜的癞皮狗。

    虽然小兽找了个马仔,殷勤倒也不怎么担心,成年体的岩狼只有一级妖兽的水准,与他现在的状态相当。至于那袋鱼腥果,也只能想想而已,他不用血符的话,随时能被那小杂碎甩出几条街去。

    殷勤看看天色,觉得头疼,估计再过一会儿殷公子他们就会找到那个岩洞,他刚才可是借着血符的力量连翻了十几个山头。好在逃命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没有一个方向跑下去,而是以岩洞为中心左转右转地兜圈子。

    他估计现在距离岩洞大概有三个山头的距离,而且天色渐晚,以他的速度即便是全速往回赶,也得跑一宿。

    殷勤不敢耽搁,觉得力气恢复了七八成,使用血符之后的种种不适也逐渐消失。他站起身,也不管小兽能否听懂,朝它拱手道:“我之前用石块砸了你,却也被你咬了一口,还抢走了我的鱼腥果。我既然追不上你,不如各走各路吧?”

    那小兽正从布袋里扒拉出一枚鱼腥果,吃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见殷勤要走,似乎不太高兴,尾巴在地上拍打两下,啾地叫了下。

    一直卧在它身边的岩狼仿佛听到指令一般,蹭地站起来,前脚扒地,身子拱起,朝殷勤龇牙,一副随时会扑过来的样子。

    这小杂碎还真特么记仇!殷勤被岩狼挡住去路,只能抽出腰间的砍刀,准备迎战。

    小兽见殷勤抽刀,立马来了兴趣,这货颇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架势,啾啾地又叫了几声。

    下一刻,殷勤左右看看,脸色当即垮了。

    一头岩狼殷勤还能够对付,但如果被十几头成年岩狼围起来,他可就真有麻烦了。没想到这小杂碎不是召唤了一头狼,而是一群狼!

    独狼好斗,群狼难缠。即便是炼气大圆满的修士,一旦被狼群围住,也往往难逃厄运。

    殷勤刚用过血符,状态还没恢复,他不想再次动用血符,也只有咬牙拼了。他右手持刀,左手抽出三棱骨刺,两只胳膊左右展开,微屈着身子,做出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姿态。

    岩狼不像金刚巨猿那般暴躁,它们更像沉默的杀手,十几条岩狼在小兽身边的头狼带领之下,缓缓向殷勤逼近。

    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头狼与殷勤几乎同时发力。头狼速度更胜一筹,它凶悍地前窜,想要一口咬断殷勤的喉咙。

    殷勤的速度稍慢,却很实用,他的身子往下一扑,将后背交给头狼,左手的骨刺顺势往前一送,朝狼肚子扎去。

    轰隆隆的雷声炸响。头狼的利齿将殷勤后背的兽皮袍子扯下一块,却没能撕下殷勤的皮肉。没办法,老龟血脉最耐操的部位就是后背,一级妖兽的咬合力,基本拿他没辙。

    不过殷勤的骨刺也没能扎中狼腹,他还险些被配合默契的另一条岩狼叼住手腕。

    骨刺只是当初顺手从吴老头那里讹来的,殷勤并不擅长用这种贴身肉搏的短兵器。倒是右手那柄厚重的砍刀,被他奋力一挥,砸折了一条岩狼的前腿。

    只是这一下非但没能打跑那头岩狼,反倒激起了那畜生的凶性。断了腿的岩狼在地上打了滚,又瘸跳着扑向殷勤。

    狼群从来就不讲单打独斗,十几条饿狼转眼间就将殷勤扑倒在地,围住了他疯狂撕咬开来。

    殷勤从小到大,参与猎杀的妖兽不计其数,与荒原妖兽搏斗经验之丰富远非寻常修士可比。

    眼下虽然处于绝对劣势,他也并不慌张,缩头缩脚地死死趴在地上,将后背全部贡献给狼群,只有手里的砍刀冷不丁突袭一下,竟然也被他砍断了几条狼腿。

    乌龟从来就不惧怕群殴,任你千狼万虎,我有一片龟壳!

    龟缩战术虽然丢人,但对付灵智不高的荒原妖兽还是很实用的。只是这种五体投地的姿势太羞耻了,殷勤趴在地上,一边用力挥刀,一边在心里给自己猛灌鸡汤:“你强任你强,蚍蜉撼树忙,你横任你横,我先入洞房......”

    那小兽在一旁看得着急,啾啾地叫个不停。可惜一群蠢狼只知道对着殷勤的“王八壳子”猛啃。

    越来越多的岩狼被殷勤打折了腿,它们撕咬的力道也逐渐弱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小兽也不在一边瞎**了。随着殷勤奋力地一刀砍中了头狼的前腿,这只沉默的野兽终于发出了软弱的低嚎。

    狼群散去,良久,殷勤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后背的兽皮造就被撕扯烂了,虽说血脉耐操,他的背上也是遍布血痕,再被风雨一打,也疼得他龇牙咧嘴。两条腿上也是血淋淋地咬痕无数,好在第三条腿安然无恙。

    殷勤从一直压在胸前的兽皮袋里掏出一瓶外用的断续膏,倒背过手在后背上胡乱抹了一些。

    眼下不是疗伤的时候,他得抓紧时间回到岩洞那里,失踪大半天,大家不定急成啥样呢。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