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小小他们至少猜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殷勤的确遇到了突发状况,没烤完兔肉就离开了。

    两个时辰之前,殷勤正悠哉悠哉地将剥皮掏膛的三耳兔架在油松枝火上面翻烤。阵阵肉香钻入鼻孔,肉里面的油脂被火逼出,发出滋滋的声音,让人的唾液不由自主地加速分泌。

    其实三耳兔的肉比普通兔肉的骚气更重,烧烤烹饪时需要添加比较重口味的调料,殷勤没有这个条件,但能在荒山里吃上一口烤熟的肉,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这场大雨虽然让路途更加难行,但也可以迅速冲淡烤肉的香气,使烧烤成为可能。

    要知道,以前殷勤他们进入荒原狩猎,基本一日三餐都是喝凉水吃肉干,甚至有的时候肉干吃没了,就直接吃生肉。一般情况下,他们是根本不敢在荒原里生火烤肉的,万一肉味被哪个妖王级别的大妖闻到,连殷铁山这个级别的筑基高手都得让人家一口吞了。

    想到“吞”这个词,殷勤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没想到还真是占了个大便宜,只用了一块中级灵石便得了卷血符,而且血量充足,就像那吴老头说的,这卷血符最少可以激活二十次。

    虽然以殷勤目前的血脉强度,最多只能连续激活三次,并且由于他一级妖兽的体质所限,只能让血符发挥出两三成的威能。

    即便如此,这卷血符激活之后,殷勤在几十息的时间内相当于加持了妖王的强横血脉。当然这种加持大多数只是体现在坚固肉身上,以及有限的妖王本命神通。

    吃屎虫别的本事不知道,一身甲壳确实坚硬无比,加持之后,殷勤可以仅凭肉身硬抗筑基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更妙的是,吃屎虫的本命神通还有个阴招,就是在与敌搏命的时候,能够暗中释放一种腐臭的剧毒气体。

    毒气攻击的范围虽然不大,但稍微沾染,别说炼气修士闻之即毙,就连筑基修士吸入两口,也难逃一死,普通法器沾染些许气息,会被腐蚀得丧失灵性,极品法器也会被其污染而品阶大跌。

    拿到血符的当天,殷勤就迫不及待地在上面滴血认主,经过认主的血符不需要用手去掏,只要他心念一动就能收放自如,当然此符一经启用,也会在瞬间吸走他将近三分之一的精血。

    殷勤的兽皮袋里还藏了十几枚赤龙丹,这种丹丸很常见,价格不贵,是专为炼气期的女修所炼制的。

    所谓赤龙是指女人每月必来的经血,也叫葵水。

    女修只有修炼至筑基境界才会斩断赤龙,不来葵水,在此之前每月的葵水,会让女修的精血损失不少。所以就有店铺专门售卖赤龙丹,为女修补足精血所用。

    饶是殷勤脸皮够厚,也没好意思亲自去买,而是诳了殷小小一起,让她去了家专卖丹药的店铺打听。至于这赤龙丹对他有没有效果,他也不太在意,只当是吃些补药。

    回想起殷小小大红着脸从店铺里跑出来的样子,殷勤嘴角的笑意更浓,别说,这丫头难得羞涩一回,那刹那间的女人味儿,让人不禁心猿意马。

    殷勤正走神儿,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回头一看,一只白色的小兽,正站在他的兽皮袋上,低着脑袋扒袋口。

    “滚!”殷勤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

    “啾!”小兽被石头砸中,哀叫一声便滚落到地上,四脚朝天地抽搐几下,不动了。

    殷勤愣了愣,起身过去,捡起兽皮袋,重新系好袋口,低头看了眼肚皮朝天的小兽,心里微微歉疚。他所遇到的荒原妖兽,哪个不是皮糙肉厚的耐操版?别说被一块小石头砸,就是直接拿刀砍都不见得能伤到它们。没想到这小东西忒娇气,一块石头就给砸死了。

    殷勤拎着小兽的尾巴,将它软榻榻的身子提起离开地面。挺可爱的小东西,浑身雪白蓬松的长毛不见一丝杂色,唯有鼻头是红红的一个豆儿,看它的大小像只大号的松鼠,小身子大尾巴的体型却更像只小狐狸,可又生了一只狸猫脸儿,殷勤觉得这东西说不定是狸猫和狐狸的串种。

    殷小小一直嚷嚷,要他逮只可爱的荒原小兽给她,这只看着倒挺合适的,早知道不该用那么大的力气去砸它。殷勤心里正自惋惜,那“死了”半天的小兽却忽然蜷起身子,闪电般地在他手背上咬了一口。

    “我艹!”殷勤猛地将小兽摔倒地上,手背刹那间就已经肿的像个馒头。

    小兽再没有刚才的蠢萌样子,虽然被人巨力摔下,身子却在着地前轻巧地一扭,四肢便稳稳地

    站住,然后朝殷勤“啾”了一声,扭头便跑。

    殷勤却不顾上追赶,赶紧掏出那柄三棱骨刺,片刻都没有耽搁地就朝自己肿起的手背刺去。他自身的玄龟血脉,本来就有抗毒的能力,寻常毒兽很难伤到。

    这小兽的毒性显然非常剧烈,三棱骨刺扎入手背,殷勤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顺着骨刺血槽流出的液体呈墨绿色,一经接触空气就“噗”地化做一缕青烟,消散不见。

    殷勤一边使劲往外挤毒水,一边在心里骂娘,眼看着肿胀之处从手背迅速蔓延,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胳膊肘儿。

    殷勤心里闪过一丝绝望,这回怕是要真的栽了,他从兽皮袋里抓了一把解毒的草药,大口嚼着,心里却知道这些草药根本就不对症。

    肿胀的速度丝毫不减,转眼就蔓延过了胳膊肘儿,殷勤一咬牙抽出腰间的厚背砍刀。这刀是他用来探路砍削树枝杂草啥的,刀刃足够锋利,份量也足,估计一刀就能把肩膀卸掉。

    少条胳膊也没啥!大不了以后也学杨过,单手剑法照样能称霸天下,唯一就是少了左拥右抱的机会!殷勤苦笑着扬起砍刀,却有些鼓不起壮士断臂的勇气,正犹豫着,身后“啾啾”地又传来小兽的叫声。

    殷勤回过头,那小兽在外面转了个圈儿,竟然又回来了,虽然站在雨里,浑身上下却不沾一点水迹,显然一身皮毛有辟水的效果。

    那小兽的狸猫脸上,大大的两只圆眼,眼角微微向下,天生带了些滑稽的愁苦模样。此时它盯着殷勤的眼睛里闪闪放光,啾啾地又叫了两声,仿佛在催促殷勤赶紧下刀!

    “去你大爷的!”殷勤心中一动,用力将砍刀朝小兽掷去,这小杂碎的眼神儿,咋就那么熟悉呢?殷勤前世是骗子堆儿里长大的,小杂碎的眼神让他有种找到同类的感觉。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