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符!”吴老冷然道,表情中满是不屑。

    殷勤刚刚还从小伙计那里听到过这个两个字,只是小伙计对鬼符所知有限,到底也没能说个所以然来。

    “刚刚贵店的小哥说鬼符也是靠愿力,可对于修士来说连神符的愿力都不可靠,鬼符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殷勤不解地问。

    “鬼道修者的障眼法而已,哪来的什么愿力?”吴老摇头道,“所谓鬼符,是鬼修搞出来的一种雕虫小技,吹得神乎其神,其实质只是针对神识的一种攻击手段。凡人没有修为,神识脆弱,很容易被鬼符所伤,轻者神魂颠倒,疯疯癫癫,重者则神智全失,成为行尸走肉。修士只要开脉,修为越高,神识也随之增长健壮,一般到了炼气后期,神识已经不惧鬼符的攻击了。”

    殷勤暗中盘算,从人族的角度看,他没有开脉,神识必然脆弱,但从蛮人的角度看,他已经觉醒了一级的血脉,蛮人更加依靠的是感应之力,不知道这种鬼符会不会将自己变成白痴?

    吴老看了一眼殷勤道:“人族修士注重神识的修炼,正好可以克制鬼修的手段。蛮人不重神识,而靠感知,蛮人的感知之力与鬼修的冥冥愿力又颇为相近,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同根同源。”

    “如果有人对我施放鬼符的话,会有怎样的结果?”殷勤最关心这个问题。

    吴老神色凝重道:“无非四个字,你死我活。”

    见殷勤沉默不语,吴老又笑眯眯地拿起之前那个血符道:“公子若是能将这血符带在身上,除非是鬼王级别的鬼符,等闲鬼符只有被反噬的份儿了。”

    “那万一他用的是鬼王符呢?”殷勤见吴老笑得像只狐狸,哪肯轻易上套?虽然不知道这血符价值几何,但殷勤知道符宝的价格都是以中级灵石计算的,他就算是压上全部身家也换不来一个符宝。

    “哪来的那么多鬼王?”吴老积极推销道,“荒原上的鬼修本就凤毛麟角,鬼王又是相当于人族金丹老祖的存在,放眼荒原也不见得能有一个。老朽保证,小友只管带上这血符,荒原之内再无鬼修能伤你分毫。”

    老头竟然改公子为小友了,可见这破手卷肯定是个卖不出去的积压品。殷勤面露难色,犹豫道:“不知这血符里封印的是哪位妖王的血脉?激活时又有何种威能?”

    吴老躲躲闪闪地笑道:“妖兽结丹才可称王,能结丹者,若是修士在咱们这里就可称老祖了。此妖无论何种血脉,必定不俗,若论其传承甚至与上古神龙也颇有渊源。”

    殷勤不说话,只微笑着看着吴老,一副等你说下文的模样。他的心里却在暗自腹诽:少来这套,若说上古的血脉渊源老子的半步玄武也不见得比神龙差了。

    吴老吞吞吐吐道:“此妖是龙虱的一种。”

    “龙虱?”殷勤愣了愣,伸出小指比划道,“您说的是不是这般大小的甲虫?”

    吴老的笑容愈发尴尬道:“龙虱的种类不少,的确也有指头大小的。不过,用来炼化此符的妖血却并非小友所说的那种。”

    “那是哪种?”

    “这个么,这个,此妖有个别名叫吞。”

    屋子里一片安静,殷勤瞪着吴老,好半天,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一次确认道:“您说的这个吞,可是郡城百姓每家院子里都养的那只虫子?”

    吴老打个哈哈道:“虽是此虫,我这个吞却与寻常百姓所养又有天壤之别,此妖生于荒原深处,修行千载,修成妖丹。后被蛮荒大族所降伏,大蛮巫取其精血,秘炼成符......”

    吴老滔滔不绝,听在殷勤耳朵里却自动翻译成另一个版本:这是一种从上古时期就酷爱吃龙屎的甲虫的后代,很幸运没有被人类发现,躲在荒原深处吃了一千年各种妖兽的排泄物,终于结出一坨......

    殷勤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烫手似的将吞之血符丢了回去:“此符还请吴老收好,再下真的没什么兴趣。”

    “小友切莫被俗名所惑,此妖的血脉极其强横,所炼之血符可抗筑基后期修士之全力一击!”

    “这柄三棱骨刺竟然如此锋利!”

    “三阶兽牙而已,小友千万不要丢了西瓜拣芝麻,这卷血符可攻可防,能喷剧毒腐气,寻常灵甲沾之即烂啊!”

    “咦,这串儿兽牙样子很是别致。”

    “百年前的款式有何别致,绳子都糟烂了。我与小友如此有缘,寻常血符最少也要三枚中级灵石,这一卷我可以做主,只需两枚中级灵石就卖与小友如何?”

    “这种灵草怎么从未见过,不是有何效用?”

    “金枪草,小友童身未破还是离它远点。我实话说与小友,一般符宝所藏之威能最多激发十次也就废了,这卷血符所蕴血脉之力,极其庞大,最少激发二十次!”

    “哈哈,吴老真是风趣,小子血脉单薄,别说二十次,就是连用两次也已经要命了。“

    “小友过谦了,以小友的血脉,连用三次尚不至于危机性命。”吴老亮出底牌,“一枚中级,加五十低级灵石。”

    ”五十低阶灵石,可以考虑。”殷勤坐地还钱。

    “不可能,当初购入此符就花了不止两枚中级灵石。”

    “七十。”

    “一枚中级,不能再低了。”

    “再赠送一柄三棱骨刺?”

    “.......成交!”吴老咬牙道,“不过你要答应我,绝对不可对任何人透露此符的价格。”

    “成交!”

    看着殷勤将那卷血符揣到怀里,吴老心头忽然一阵轻松,解脱了!十年了!老子终于把这卷破烂玩意给卖出去了。

    平心而论,这卷血符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这种能功能守的血符本身就很罕见,这也是当初吴老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收购下来的原因。正常行情下,这种攻守兼顾的血符可以卖到五枚中级灵石。

    吴老的眼力没有问题,盘算也很精明,他只是忽略了两件事:血符虽然和符宝功类似,但同等价格下,人族修士自然会选符宝。毕竟对于人族来说,灵力好补,精血难生。至于蛮人,大都穷的叮当响,吃都吃不饱呢。而且,血符与符宝的价格之高令寻常修士望尘莫及,能负担得起的,要么是为了赠与晚辈,要么是与道友交往时作为谈资炫耀。

    金丹老祖若是真买了这血符回去:“乖孙,这卷血符是保命的东西,乃妖王精血所制,你千万贴身藏好!”

    “老祖宗,敢问是何妖之血?”

    “吞!”

    唉,那画面,想想都让人心塞。

    吴老曾经以为这卷血符乃是十年不遇的珍品,殊不知殷勤这种修为低下却既不差钱又不要脸的买家,才是真正的十年不遇。他错收吃屎符的事情被当作笑话,在业内传讲了十年,今天吴老终于可以翻篇儿,揭过这页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