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教不敢当。”吴老领着殷勤上到二楼,转了几个弯,进入过道最靠尽头的一间像是库房的屋子,略带歉意道,“不但用于攻杀的凡人法器在禁止之列,便是蛮人所用的器物在这郡城之内也是不能摆在明面上卖的,还请公子见谅。”

    殷勤点点头,心道,看来今天是来对了,也就是这聚源盛背后站着仓山书院,才敢挂着羊头,偷偷卖狗肉。

    随吴老进入屋子,扑面而来的蛮荒气息让殷勤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屋子不大,只有几层货架,带着血痕的骨刀与骨刺,做工粗糙的兽牙项链、残破的兽皮手卷,还有殷勤从未见过的草药、果实,东西虽然不多,无论是外形还是气息都带着蛮荒特有的神韵。

    吴老介绍,这些东西大部分是从蛮荒部族缴获的战利品,大都出自各个部落的蛮巫之手。蛮人传承大多是血脉炼体之法,更加注重肉身的强横,但还是有一些巫器出自部落的蛮巫之手。

    这些巫器的用途主要分作两种,一是可以刺激增强血脉,瞬间提升进攻或者防御的力量,二是借助巫器来挺高自身的感知能力。

    蛮人的感知力和修士的神识有些类似,区别在于蛮人能够感知的东西比较模糊,没有修士利用神识“看”的那么清楚。另一方面修士只能用神识“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蛮人的感知力却有追朔过去或者预知未来的可能。

    吴老从架子上捻起一粒黑色的刻着奇异花纹的石头,递给殷勤道:“蛮巫把这种石头叫作‘暗’,蛮人含在嘴里可以隐蔽血脉气息的波动,金丹之下的修士除非亲眼看到,否则无法靠感应或者神识,探查到蛮人所在。”

    能够隐匿血脉气息的东西!殷勤接过“暗”,入手微凉,大小和大豆差不多,放在嘴里就像含了块糖,倒也不太碍事:“之前我若是含了这东西,吴老还能感应出我的蛮人血脉吗?”

    “老朽修为不高,公子若是戴着这暗石隐藏于屏风之后,我怕是连公子的存在都一无所知。除了隐蔽血脉,暗石还有提神醒脑,增强感知的效用。”吴老见殷勤颇感兴趣,从架子上拿下个木盒,里面装了大半盒暗石,“一块暗石,可以持续一天的效力,公子若感兴趣,一枚低阶灵石一块。”

    殷勤从盒子里点出十块,笑道:“一枚低阶灵石十块如何?”

    吴老愣住了,半晌才道:“公、公子在开玩笑吧?这东西对于蛮人有非常之助力,属于各大宗门乃至蛮皇武氏严禁之物,外间绝难见到。你若是诚心,一次买下十块,我倒是可以做主,送公子一两仓山书院特产的灵茶。虽然不如九幽山庄的名气大,但细品之下味道并不逊色多少。”

    殷勤砍价失败,倒也并不介意,看吴老那副斤斤计较的模样,估计他报价的水分并不大。时间紧任务重,殷勤没法货比三家,哪怕真的被无良店家狠宰一刀,为了保命,只要能买到实用的东西,他也只能咬牙认了。

    暗石对他来说绝对实用,有了它殷勤就可以在荒原里随便挖个坑,躲藏起来而不用担心被筑基高手发觉。当然,这东西对修士来说,就没有用处,因为它无法隐匿灵气。

    殷勤买下十块暗石,他盘算过,若是自己孤身上路,只要能够隐蔽行迹,十天之内就可以偷偷潜入万兽谷的地界。

    接下来吴老又介绍了几种骨刺与骨刀,殷勤却没有多大的兴趣。他身上的老龟血脉,虽然结实耐操,但无论是爆发力还是速度都不适合拎着刀刺与人贴身肉搏。更何况,他将要面对的是以中距离攻击为主的人族修士,真要打起来,不等他近身,人家就会用法术灵符轰过来。

    吴老见状,问道:“不知公子有没有特定想买的东西,不妨说出来,即便小店没有,可以为公子推荐其他的去处?”

    殷勤忽然想起之前在荒原上,殷公壮手中的符箓,忍不住道:“有一样东西,在下虽然见过,却不知出处,还望吴老不吝赐教。”

    吴老听罢殷勤的描述,皱眉道:“那东西真如公子说形容的不需灵力便可催发,并且威能不小,老朽见识有限,只能想到两样东西。”

    吴老停顿一下,在货架上找了半天,拿起一个有些破烂的兽皮手卷递给殷勤道:“第一样就是这个,是由高阶蛮巫炼制的一种兽皮手卷,人族把它叫做‘血符’。”

    殷勤小心翼翼地展开手卷,一股强横的血煞之气让殷勤瞳孔收缩,寒毛为之竖立。只是血符之上除了斑斑血迹,看出不任何符文的痕迹,由此可见血符与灵符的路数完全不同。

    吴老介绍道,”血符“这东西在效用上有点像金丹修士所炼制的符宝。

    符宝脱胎于金丹修士才能驾驭的法宝,其原理是把金丹老祖所蕴养法宝的一部分威能法术剥离出来,以神通炼入特制的灵符之中,成就符宝。简单说,符宝就是封印了一部分法宝威能的特殊灵符。

    金丹修士的法宝虽然威能巨大,却无法供修为较低的筑基甚至是炼气修士使用。通过符宝封印法宝的威能法术,金丹修士就可以将自己法宝的威能,传给那些修为不够的子孙后代。

    血符的原理与符宝类似,也是要血脉相当于五级大妖以上的蛮巫才能炼制,它封印的不是威能法术,而是大妖的本命血脉之力。

    符宝需要修士以灵力激发,血符则是靠人的精血来激发。好处是没有开脉的凡人也可以使用血符,问题是凡人的精血有限,强行使用血符的话,精血会被瞬间抽干,其生命也就面临枯竭了。

    当然像殷勤这样的身具蛮人血脉的家伙则另当别论,用血符的副作用就没有那么严重。

    只是殷勤现在的血脉强度也只有一级,具体相当于四级炼气士的水平,他若用连用四次以上,则血脉崩裂,彻底玩完。

    这可是个能救命好东西啊!殷勤强自按捺住激动,不动声色地将血符放回架上,若无其事地问道:“那吴老能够想到的第二样东西,又是什么?”

    血符虽然威力巨大,但殷公壮肯定不会用这种东西和自己同归于尽,更何况那天他那在手上的分明是张符,而不是兽皮手卷。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