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老子押中了......艹他娘,总算让老子抄上把大的......”

    耳边,黑胖子扯起破锣嗓子又笑又嚷,郑采办只觉得天旋地转,觉得黑胖子叫嚷的声音时而近在耳边,时而又远在天边。

    “一赔三......哈哈哈!”

    “仙师?.....郑仙师?”

    耳边似乎嘈杂了许久,郑采办感觉有人使劲儿扯他的衣袖,终于仿佛做了场大梦似的,他的心绪又回到了现实。

    扯他的是谭大先生,见他总算回过神儿来,谭大先生扯了扯嘴角,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提醒道:“郑仙师,该把筹码赔给严公子。”

    应该是两点的啊,怎么会错呢?郑采办差一点就把这话说出口了,多亏了谭大先生眼神凌厉地瞥过来,这才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郑采办哆嗦着点出十二盒筹码,推给严公子的时候,另一边的二丑狠狠地骂了句“艹”。

    身为炼气修士的他,竟然被个凡人小子骂了句娘,他却连抬头对视的勇气都没了,心里面只是一个劲儿地念叨着:“怎么会变成一点呢?明明是两点啊,我又从袋子里拣出一枚铜钱,没错啊。”

    “仙师,赌桌之上胜败乃是常事,后面还有五局,好好把握就是。”谭大先生的话,仿佛救命稻草,让郑采办的精神为之一震。

    对啊,我才坐了五把庄,加上之前曾经赢了六盒筹码,就算这一局输了十二盒,手上还剩了几盒筹码,我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还有机会翻本儿。郑采办抹了把流了满脸的冷汗,睁着泛红的眼睛,咬牙道:“还有五局,有种,接着来啊。”

    “来啊!”严公子满不在乎地嘿嘿一笑,只是他嘴里喊的虽响,后面几局却只是小打小闹地押上几支骨筹,绝不轻易下大注了。

    直到十摊出完,郑采办也只从严公子那里又赢回十几支骨筹。

    这下连谭大先生都坐不住了,接过郑采办脱下来的兽皮手套道:“之前咱们说好,轮流坐庄,每人十局,我之前的十局还没坐满,咱们接着来。”

    严公子仰着下巴,用鼻孔“看”着三个落水狗般狼狈的输家,冷笑道:“接着赌,没问题。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得真金白银拿得出跟我对赌的灵石。在我这儿,没有空手套白狼的规矩。”

    谭大先生看着桌上仅剩的三盒筹码和几十支散落的骨筹,好半天,终于叹了口气,整个人一下子变成霜打过的茄子,蔫儿了。

    严公子前后输了六盒筹码,却在一局之内实现翻盘,里外里反而赢了三个人六盒筹码,也就是六枚中级灵石。

    谭大先生手中虽然还剩了三枚中级灵石和几十块低阶灵石,无奈人家要求赌注对等,根本就不给你翻盘的机会。

    看着严公子携了灵石大摇大摆地走了,郑采办心有不甘地咬着牙,将手往下一切恨声道:“这人连气脉都没开,凡人一个,仗着自己是皇城来的,竟然欺我仓山无人!干脆找个机会黑了他!”

    二丑翻翻眼皮没好气儿地道:“要是能切,我们早就动手了,还用得着费尽心思设这个局?”

    “此人万里迢迢从皇城而来,身边岂能无人保护?他若真是个菜瓜,早就被荒原啃妖兽啃得骨头不剩了,哪还轮得到我们来切?”谭大先生苦笑摇头道:“听说蛮武皇宫里有位贵妃姓严。”

    郑采办咽了口唾沫,觉得嗓子眼儿还是丝丝拉拉疼得冒火。

    “你刚才到底是咋回事?明明还是一点,怎么告诉我们是两点?”二丑的火气更大,手中的竹棍抽在桌子上,啪啪作响。

    提起这茬儿,郑采办更是委屈:“我怎知道是哪里出了岔子,我明明从兽皮袋里又添了一枚铜钱,怎么到了桌上就不见了?你们说,会不会是那黑胖子扮猪吃虎,偷用了什么秘法,换了我的铜钱?”

    谭大先生沉吟道:“不可能,我们所用的一应赌俱都刻有符阵禁忌,除非那严公子是金丹修为的符阵高手,否则绝无可能悄无声息就破掉符阵。”

    “艹,他若是金丹修士,还用得着和我们对赌这几块破灵石?”二丑骂骂咧咧地狠狠一抽竹竿,只听啪地一声,竹竿断成两截。

    “二丑!”谭大先生呵斥道,“不许胡闹,砸坏了范掌柜的东西,小心我剥你的皮!捡起来!”

    “咦,你脚边上是什么?”二丑弯下腰,忽然满脸激动地指着郑采办道,“地上怎么会有一枚铜钱?”

    郑采办低头一看,脑袋也是忽悠一下,一枚亮闪闪的铜钱就“躺”在他的脚边。武朝铜钱,也是外圆内方,在郑采办看来,这小小的铜钱就像是一张咧开的大嘴,充满了恶意的嘲讽。

    “准是你抓钱的时候,毛毛草草掉了一枚!”二丑红了眼睛,就差指着郑采办鼻子骂了,“害咱里外里一下输掉了十二枚中级灵石,今晚的所有损失,全都应该由你来赔!”

    郑采办强辩道:“凭什么就一定是我掉了铜钱?你们一个开摊,一个收摊也不是没有可能掉钱。”

    “我们连手都没碰过铜钱,那黑胖子又在一旁盯着,怎么掉钱?”二丑怒道,将半截的竹棍往郑采办面前一丢,“你用这竹棍,给老子掉个钱看看!”

    谭大先生不紧不慢道:“郑仙师是万兽谷的炼气高手,但在这仓山郡城之内,我们这些地头蛇遇到不讲道理的强龙,哪怕是豁出命去,也是要咬他一片龙鳞下来的。”

    “大先生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实话实说,我也只是老祖峰下一个小小的采办,莫说十二块中级灵石,就是之前拿出的一块,也是给老祖采买货品预支出来的。”郑采办老脸一红。说也奇怪,那二丑虽然咋呼的凶,他到不觉得如何。倒是这谭大先生,就如同一条隐藏在笑脸面具后面的蛇,总给他不寒而栗的感觉。

    “万兽谷位列七大宗门,在这仓山郡城总该有接洽办事的人物。郑仙师不妨与他们联系,能否筹措一些灵石出来?”谭大先生一脸无奈道,“我手上这四枚中级灵石,是暂时筹措而来,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还回去的。之前赢的不算,只算本金的话,咱们一共是输了六块中级灵石,按照咱们三家均分的协议,郑仙师还欠我们一块中级灵石。”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