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寻常赌坊,在赌额最高的台面上,也就是十支骨筹代表一片金叶子,一盒骨筹代表一块低阶灵石。

    严公子却提议,每支骨筹代表一枚低阶灵石,一盒骨筹就是一块中级灵石。

    其他三个人自然没有意见,肥羊自己要作死,他们这些宰羊的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

    郑采办接过筹码,终于放下心来,他手上灵石远远不够,若是先用筹码顶替,就没有关系,反正怎样都是稳赢不输的面儿。

    虽然严公子一直催着开摊,谭大先生还是把规矩又重新说了一遍,大家都没有异议,这才挽起衣袖,先把铜钱全都倒在桌上,让大家清点数目,一百枚不多不少。然后又将兽皮袋从里面反掏出来,请大家检查,以示袋子内里没有衬里暗兜。

    最后谭大先生又将赌桌上的庄家手套、兽皮袋以及扣钱的大碗摆在一起,请大家查验。这三样东西,都是价值不菲,非要十几块低阶灵石才能换到。它们上面都刻有微型的符阵,可以阻挡金丹以下修士的探查。

    郑采办暗中用神识探查之法试了试,果然无法透过符阵的阻挡。

    按照一般的赌法,新庄开的头一摊大家都只丢一枚筹码,为的是将各道手续走个过场,待大家都没有异议了,第二摊才开始真正下大注,这叫打红。

    可是那严公子却是个混不吝的主儿,等谭大先生把铜钱扣在碗底下,这货就直接拿起一盒骨筹押了三点。

    难怪这货连骨筹数都不数,敢情人家是整盒下注啊,这一注可就是一枚中级灵石!郑采办的小心脏怦怦直跳,忍不住瞟了一眼谭大先生,要知道这一摊的余数,可是没人知道。万一被这小子押中了,庄家可就要赔三盒骨筹出去。平摊到他们三个合伙人的头上,就是一人一块中级灵石。

    郑采办和二丑还是按照惯常的做法,摸出一枚骨筹,分别押了一点和四点,这样作为庄家的谭大先生的点数就是二点。

    “严公子好气魄。”谭大先生笑意不改,示意二丑开摊。

    二丑低声骂了句艹,显然对严公子的举动颇为不满,伸手拿起竹棍,挑开大碗,将铜钱四枚一堆分别推向四方的点位。

    艹,竟然被这货押中了!郑采办看着桌台中央剩下的三枚铜钱,差点儿忍不住骂娘。

    “奶奶的,老子的运气终于来了!”严公子揽过谭大先生赔付的三盒筹码,哈哈大笑道,“诸位,今晚怕是要对不住了。”

    “先胖不叫胖,后胖压折炕啊。”二丑撇着嘴,在一旁小声儿念叨。

    严公子心情大爽也不和他斗嘴了,本着赌桌上越赢越要冲的原则,第二摊直接押了两盒骨筹上去。

    当然从第二摊开始,谭大先生就可以暗示余数了,郑采办和二丑按照既定的计划,或者我赢或者你赢地将严公子的赢路全部堵死。

    到了第五摊,严公子不但输光了开始赢的三盒筹码,自己原本的五盒也全都挪赔了进去。

    “老谭,再给我拿五盒筹码。”严公子抹了把额头的汗,不像开始时那么咋呼了。

    谭大先生从边上的条案上又取下五盒筹码,递给严公子道:“赌桌之上,话都要说明了。这些骨筹可都是当灵石使的,你这儿预支了十盒筹码,可就是十块中级灵石,别赌到最后拿不出灵石,大家颜面上可就不好看了。”

    “笑话!你到皇城打听打听,我严某人多暂干过滚赌赖账那种没**子的事?”严公子瞪起眼睛,摸索半天从腰间解下个兽皮袋子,往桌子上哗啦啦一倒,十几颗颜色各异相间的“鸽子蛋”亮瞎人眼。

    郑采办真的感觉被亮瞎了眼,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中级灵石,只是不等他仔细瞻仰,严公子已经收起那些灵石,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怕我输不起,没有灵石兑付,在座的各位也都亮亮家底吧?”

    郑采办的小心脏又开始怦怦地跳,谭大先生大概也没料到这货竟然来这么一手,面色微窘道:“严公子尽管放心,今晚我输给你多少,保证赔付你多少,一块灵石也不会差了你的。只是我出来的匆忙,身上的中级灵石也只有三四块。左右我现在还赢着,若是输了,再去取也不迟。”

    严公子嘿嘿冷笑,也没反驳,不过到了第六摊却一改风格只押了一支骨筹上去。并且接下来的第七摊也是只押一只骨筹。

    边上的二丑忍不住骂道:“真特么没劲,你这么个玩法,是准备跟咱们天荒地老咋地?”

    严公子阴阳怪气道:“天荒地老啥意思咱不知道,反正想从我这儿空手套白狼就没门儿。要赌就拿出真金白银来,没有,就散伙。”

    谭大先生见状,干脆停下手,陪笑道:“咱们几个身处边荒,偏远闭塞,实在是事先没有想到公子出手如此豪气,准备不足到让皇城来的贵客见笑了。如果公子不介意,可否容我片刻时间,我再去筹些灵石,无论如何定要让严公子尽兴才行。”

    严公子不耐烦地摆摆手:“快去,快去,我也先去方便一下。”说完,他倒是先起身,晃晃悠悠地走了。

    谭大先生等严公子走远,才低声问道:“不知道郑仙师手上能有多少灵石?”

    郑采办之前一直牛逼哄哄以宗门上仙自居,此时被人盘地,不禁老脸一红道:“我......我这次来的匆忙,手上只有一块中级灵石。”

    “这样啊。”谭大先生露出为难的神色,苦笑道,“没想到这头羊太过肥大,不好往下吞啊。我和二丑也只是一人带了三块中级灵石,我倒是可以再去筹措一些,加上郑仙师的一块,勉强能有十块灵石。不若干脆和他挑明了,咱们三家联合入股给庄家,与他对赌。”

    郑采办听了,脸上闪过失望的神色,这样一来,他的一块灵石就只能占十分之一的股份,比之前说好的三家平分,少了许多收益。

    谭大先生见他闷声不语,呵呵笑道:“郑仙师千万不要多想,我可以暂借你两块灵石,算所股金,最后赢了多少咱们还是三家平分。”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