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猴子掰着手指头给他们算账道:“首先,鱼腥果不是什么灵药宝材,平时根本就没人买,即便是万兽谷的采办是专程为它而来,顶天也就能买两三百颗。你要把郡城所有的鱼腥果全都聚在手里,我估摸着得有两三千颗的量。买了两三千鱼腥果,却只能卖出两三百颗,就算价格翻上十倍,也是个不赔不赚。可人家万兽谷又不是傻子,怎会以十倍的价格去买你的鱼腥果?”

    殷公子听了,频频点头,劝殷勤道:“三舅爷说的没错,咱还是想别的法子吧。”

    殷勤似乎一直在走神儿,忽然问道:“刚才三舅爷说,全郡城的鱼腥果存货也就是两三千颗,如果全吃下来的话,大概需要多少灵石?”

    殷小小扯了他的衣袖道:“殷勤哥,你刚刚有没有听三舅爷爷的话?鱼腥果根本没人要的,买那么多干嘛?”

    殷勤微笑道:“没啥,我就是想知道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银两。”

    范猴子见殷勤一副不死心的样子,没好气道:“鱼腥果虽然不贵,但也不是拿金银能买到的,要用灵石来换,一块低阶灵石能换十颗鱼腥果。你们手里不是有块大石头吗?运气好的话,能换一千多颗吧。不过,就算你有一万颗鱼腥果,也换不来万兽谷的开脉丹。”

    殷小小吃惊道:“这小小的鱼腥果岂不是和咱家的一级妖兽皮价格差不多,与其搭上性命去猎杀妖兽,不如去采鱼腥果呢。”

    范猴子道:“你说的是小仓山的价,妖兽皮到了这边,价格会略高些。虽然现在行情不好,但一块低阶灵石,换八九块兽皮还是差不多的。而且鱼腥果那东西,常常是有价无市,你采了再多,卖不出去,最后也是烂在手里。”

    殷小小被范猴子一说,又担心起来,眼巴巴地瞅着殷勤道:“四哥哥,你还是听三舅爷爷的话,千万不要去碰鱼腥果。”

    殷勤不置可否地岔开话题道:“看来大长老他们的买卖做赔了,郡城的行情不想他们说的那么差啊。”

    殷公寅冷笑道:“赔没赔只有参与交易的几个长老知道。”

    范猴子叹了口气,没接茬儿。

    殷勤点到为止,扭脸儿对殷家兄妹道:“我倒是有个赚灵石的法子,比你们去赌坊稳妥的多,大家有没有兴趣?”

    殷公子马上来了精神:“你说,你说!”

    殷勤没做解释,而是笑眯眯地看着范猴子道:“不过我还需要向三舅爷借点东西。”

    范猴子马上摇头道:“丑话说在头里,找我借灵石的话,没门。与其借给你倒卖鱼腥果,不如扔水里还能听个响呢。”

    “您老放心,我只需用您后院里一间僻静客房。至于灵石吗,我自会向万兽谷的郑仙师讨要。”殷勤说的郑重其事,大家却都觉得他是想灵石想疯了。

    被众人用怪怪的眼神盯着,殷勤毫不在意,请教范猴子道:“我听二哥说,小仓山那边常见的赌法有一种叫做翻摊,不知道这种赌法在郡城还有没有?”

    “翻摊这种赌法倒是很普通,不但郡城,在武朝各大城池的赌坊都有这种赌法。”范猴子心道,这小蛮子别是路上被牦牛屁熏坏了脑子?怎么想出的点子,除了倒卖鱼腥果就是赌翻摊?

    所谓翻摊,赌坊正式的叫法是“金钱百子摊”,蛮武皇朝流通的货币价值由低到高分为铜钱、银锭以及金叶子三种。

    金钱百子摊的赌法很简单,一般是四个人凑成一局,一个庄家,三个闲家,庄家出摊,闲家猜摊。庄家手里有一个兽皮袋,里面装上一百个武朝的铜钱,出摊的时候不能数看,要随手抓出一把铜钱,用一只大碗倒扣到赌桌上,谁也看不到里面压了多少个铜钱。然后庄家拿起一根小竹棍,压在碗底之上,从这个时刻起,庄家就不能再碰赌桌上的任何东西了。

    庄家出摊之后,闲家猜摊,也就是猜碗底下铜钱总数被四除的余数。在赌桌上,预先划出四块分别标记着一、二、三、四的四个方块,称为四门。每个闲家只准压一门,庄家则是没人压的那一门,规矩是不能压别家已经压过的门,如果一定要压重门,则这局为和。按照这种方式,包括庄家,每个人的赔率都是一赔三,十分公平。

    三个闲家压好赌注之后,由庄家左手边的闲家负责开摊。具体的步骤是,闲家拿起碗底上的竹棍,将碗挑开,然后用竹棍将铜钱四个一堆,分别推到标记着一、二、三、四数目的四块区域,由庄家对面的闲家检验数目,这叫验摊,推到最后剩下钱数则为这一摊的赢数。

    分出胜负之后,要由庄家右边的闲家负责收摊,用一块长方形的木片将四个方块之内的铜钱推还给庄家,由庄家重新放入兽皮袋里,重新出摊。

    赌桌上的规矩是,无论是开摊、验摊还是收摊的闲家,都不许用手碰铜钱,庄家在出摊之后也不许碰铜钱,以免有人出千作弊。

    庄家出了十摊之后,则下庄,大家轮流坐庄。

    翻摊属于一翻两瞪眼的赌法,输赢可大可小,对于参与者也没啥技术要求,规则又很公平,胜负纯靠运气,不但赌坊中很受欢迎,在小仓山,就连平常人家年节之时也会用这种方式游戏耍钱。

    殷勤确定了金钱百子摊在郡城的赌坊中也很流行,又问殷公丑手上还有没有假灵石。

    殷公丑两手一摊道:“我就那么一块还被严长老换走了,这东西虽然是假货,但也要一块上好的一级兽皮才能换得到。谁没事换那么多假石?”

    假灵石是用特别打磨的玄玉,放入灵泉中浸泡最少三年以上而成,虽然是假货,但石头上还能散出淡淡的灵气,一般炼气期的修士不特意查看,很容易就被糊弄过去。

    殷勤微微皱眉,灵石不够,他的计划操作起来,倒是有些麻烦,实在不行,就得想办法先从仓山坊市换些假石。

    “我有!”边上一直没说话的殷公寅忽然扯出个兽皮袋子,往桌上一倒,稀里哗啦地竟然倒出十几块“灵石“。

    “老三,你没事弄这么多假石头干嘛?”殷公子惊住了。

    “玩!”殷公寅面无表情。

    “你小子不会憋着坏,想在坊市里用假石买东西吧?”范猴子早看穿了这小子,抬脚踹过去怒道,“你个惹祸精,你知道在郡城用假石是多大罪过吗?万一被抓到,抽筋扒皮都是轻的,到时谁都保不了你!”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