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猴子前脚出屋,殷公子后脚就钻进了厨房,那边阵阵飘香,早将他的馋虫引了出来。不过转眼的功夫,他就又被范猴子拧着耳朵拽了回来。

    范猴子把耳朵转交给殷小小道:“看住了你哥,再让我看见他在后厨偷吃,我就缝了他的嘴。”

    他的目光在屋里扫了一圈,险些把鼻子气歪了,这几位到还真没见外,真把这儿当家了。只见殷勤坐在桌后面翻看他的账本,殷公丑和殷公寅则在摆弄架子上的酒坛子,看他俩陶醉的样子,也不知偷喝了没有?

    范猴子板起面孔,喝令几个小辈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

    “三舅爷爷,外面那个咋咋呼呼的家伙是什么来头?”殷公丑见范猴子面色不豫,惦记着等下还要从他这儿换灵石呢,赶紧放下酒坛,一脸乖巧地凑上去,“他要是敢跟您耍横,等会他喝完酒,出了您的店,我们几个收拾他。”

    “人家可是万兽谷的人,别说你,就是你爹来了也惹不起。”范猴子翻了翻眼皮,取过一个翠玉色的酒瓶,先往里头灌了大半瓶普通的酒液,然后小心翼翼地拿起那坛月华凝霜,往瓶子滴了两滴。

    对大家惊奇的目光恍若未闻,范猴子收好月华凝霜,用个小盘托起翠玉酒瓶,一边往外走,一边对着外面朗声道:“既然上仙点名,那就请您尝尝小店已经珍藏了百年的月华凝霜!”

    他的身后,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流的眼神中只有一个信息:三舅爷爷真的是个奸商!

    唯有殷勤的看法不同,在他眼中范猴子的酒与他前世的某些商家相比,绝对算得上真材实料了!

    更让殷勤感兴趣的还是楼上那位来自万兽谷的上仙,老千的本能提醒他,这个牛逼哄哄的上仙,也许是个肥美的“老大”。

    “老大”是殷勤前世当老千时的一句黑话,指的是受骗挨宰的肥羊。其实“老千”这个词也是从黑话来的,千是江湖骗子行骗时的一个套路,比如算命的对人说,你近期不顺会有血光之灾,这种吓唬就是千。与此对应的套路叫隆,比如算命的夸人,福星高照,财运当头,等等都叫隆。

    殷勤需要灵石,开脉不开脉对他来说还在其次,那种如芒在背的危险直觉才是让他最感紧迫的。尤其是开脉名单缩水,让殷勤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他需要自保,他迫切地需要提升应对危机的能力,比如拥有攻击或者防御的法器,拥有类似的符箓,所有这些,都需要灵石。既然在大仓山坊市捡漏很难,殷勤决定采用更为激进的办法,即便这样做的风险会很大。

    过了半炷香的功夫,范猴子阴沉着脸从楼上下来,一进屋就骂骂咧咧道:“什么玩意!不就是一个万兽谷的杂役么,架子比老祖还特么大。”

    殷公丑和殷公寅对望一眼,笑嘻嘻地试探道:“三舅爷爷,不会是人家发现你卖假酒,不干了吧?”

    范猴子眉毛一挑,正色道:“谁卖假酒了?你到郡城各家酒楼饭庄打听去,还有哪家能像咱家这样,往酒壶里添两滴原液的?”

    “那您老一脸的扫兴,莫非被万兽谷的小子气到了?”殷公寅问道。

    范猴子叹了口气解释道:“像咱们开酒楼饭庄的,最怕就是那些大宗大派的仆役,吃喝挑剔不说,还经常挂账欠账,弄个不好就被吃了霸王餐。”

    殷勤来了兴趣,插言问道:“这个万兽谷的家伙是什么来历?难道还敢在郡城吃霸王餐不成?”

    “他到没说不给钱,只说先欠着,等他办完事一块结帐。还说咱家的月华凝霜味道最醇,这顿还没吃完就已经放话说,明天还要来吃酒。”范猴子苦着脸道,“早知如此,就不该给他加那两滴原液。”

    “他没说在郡城办什么事?”殷勤追问。

    关于这个万兽谷仆役的情况,范猴子倒是套出了许多。见殷勤感兴趣,就随口介绍道,那姓郑,是万兽谷新晋金丹老祖峰下的采办。

    至于他来郡城的目的,主要是给老祖坐下灵兽花脸狸猫,采买一种叫做鱼腥果的东西。

    殷勤前世倒是听说过鱼腥草,那是一种可以食用的野菜。不过万兽谷郑仆役的所要采买的鱼腥果却是荒原上一种紫色的果实,每颗有黄豆大小,含有轻微的毒素,凡人是吃不了的。

    鱼腥果对于人族来说没有任何药用价值,不能用于炼丹,更不能辅助炼器,除了某些妖兽特别喜欢它的味道之外,基本没有别的用途。

    而且这种东西的产量不高,也没有设么特定的采集地点,一般都是那些进入荒原采药狩猎的修士偶尔碰上,顺手采撷而已。不过因为鱼腥果没什么市场,很多修士即便看到也懒得采摘。

    不过这个郑采办也是个嘴馋的货色,刚进郡城,正事还没办就慕名而来,跑到这边来喝价格特别实惠的“月华凝霜”。

    范猴子一脸鄙视道:“这种大宗门的仆役采办都是一个德行,他们此生修行无望,在宗门里又都是做服侍人的活计。难得进回城,非得吃喝玩乐尽情享受一番,才去办宗门交代的正事。”

    “三舅爷,您知不知道坊市里都有哪些家有卖这鱼腥果?”殷勤听了范猴子的话,心中暗喜,已然有了个不错的想法。

    “鱼腥果这东西在山庄坊市里是见不到的,大仓山坊市里倒是有几家有货,量都不大。再有就是地摊儿上偶尔有货,数量都不会很多。”范猴子比猴子还精,笑着摇头道,“勤小子,听三舅爷爷一句,千万别打倒买倒卖鱼腥果的主意,就算你把市面上所有的鱼腥果全都买下来,也起不了囤积居奇的作用。”

    “为什么不能囤货?”殷公丑看了一眼殷勤,心里觉得奇怪,看不出这小子平时不言不语的,脑子还挺好使,竟然和自己一样也动了收购鱼腥果的心思。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