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范猴子正在酒楼的帐房之内打算盘,忽听外面人声嘈杂,让他没来由地一阵心慌意乱。

    他扒着门缝儿往外偷瞄一眼,正看到殷公寅晃着脑袋对酒庄前的一副对联品头论足。范猴子不由得脑袋发大,强颜欢笑着将几个人迎入里屋道:“你们几个小子不在修士山庄修整,怎么想起三舅爷了?”

    殷公丑抢先道:“要不是大伯他们规矩严,不让下山,我们早就过来看三舅爷爷了。”

    范猴子心中打鼓:这混小子嘴巴抹了蜜一般,竟然不喊猴三爷了,别是在山上惹了祸,跑我这儿避难来了?可又看殷小小和殷公子等人的表情,都很正常,不像有事的样子。

    目光落在殷勤身上,范猴子叹了口气安慰道:“勤哥儿的事三舅爷都听说了。这次开不了脉也没啥,等回头到我跟家主打个招呼,把你要到我这儿来。郡城的机会,远比小仓山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多。哪怕这几个小子成了万兽谷的弟子,在郡城跟他们联络也方便的多。”

    不等殷勤回话,殷公子已经苦着脸把开脉名额缩水的事说了出来。

    范猴子眉头紧锁道:“我看这事儿的背后怕是还有别的文章,既然严长老已经通知家主,这几天你们几个小子可要稳当住了,千万别惹事。”

    “您老尽管放心,我们几个又不是没有分寸的小孩子。”殷公寅摇晃着扇子,宛若谦谦君子。

    范猴子紧绷着面孔,点了点头,心道,殷家最不靠谱的就是你小子。

    几个人又向范猴子请教在大仓山坊市买卖都有些什么规矩。

    范猴子道:“大仓山坊市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不堪,一般的店面也还都守着规矩,只是那些地摊货就不好说了。”

    殷勤特别问了问坊市以货易货的种种规矩行情,才发现大仓山坊市并他想象中那么落后,特别是那些店面商家,某种物品的价格也都暗地里有个默契,彼此差别很小。殷勤所希望的漏洞,只有从那些地摊上寻找,只是地摊货量小,品质又没有保证,风险很大。

    殷勤虽然面无表情,殷小小已经愁云满面地唉声叹气了。

    范猴子早猜出来几人是想赚些灵石,不过在他看来,这无非是年轻人的异想天开。这几位除了殷勤有点血脉的能力,其他可都还没开脉呢,又都是从小仓山那种穷乡僻壤过来的,竟然妄想在仓山郡城赚灵石?

    范猴子做出长者的姿态道:“仓山郡城不比你们小仓山,这里修士众多,又有武朝的种种规矩限制,可不敢胡来。再说,你们几个想做点买卖,也要有本钱才行。”

    殷公丑从怀里摸出那块中级灵石道:“我这还有块灵石,得烦劳您老给兑换成低阶的,我们几个分开带,既方便又安全。”

    范猴子吓了一跳,一把将灵石夺过来瞪起眼睛道:“这灵石从哪儿来的?偷的还是抢的?”

    殷公丑没留神被范猴子夺走了灵石,再想把灵石抢回来,却都被范猴子挡开,当下也急了,红了眼道:“猴三儿,你先把灵石还给我,咱有话好说,否则我一把烧了你的店,信不信?”

    “你个小狼崽子!”范猴子一脚将殷公丑踹在一边,怒道,“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喊我三舅爷爷呢,转脸儿就要烧我的店!”

    范猴子正吹胡子瞪眼,一扭脸儿,见殷公寅从柜台后面捧出个酒坛子,不禁心头一跳,急道:“殷小三儿,你赶紧把那坛子给我放下!那可是指月山的“月华凝霜”,当心摔了坛子,你们那块破石头可不够赔的!”

    范猴子这话虽然夸张,但指月山的月华酒的确是千金难求。月华酒一共分了三个档次,最低档的是凝露酒,一坛酒要一块低阶灵石,折合成蛮皇武朝的通用货币就是十片的金叶子。金叶子一片就是一两,一斤金子换一坛酒,价格虽然离谱,但凡人中的土豪好歹能尝到。

    月华凝霜则属于中档的月华酒,价值比凝露酒翻了几十倍,凡人如能喝上一口,有延年益寿之大效力,金丹之下的修士饮之,都有强健灵根之效用。

    最高档的则为凝晶酒,那东西大家都是听说过,没见过,也就是各大宗门的老祖才有口福,能尝上几口。

    殷公寅手上这一坛酒,绝对当得起范猴子的镇店之宝。

    殷公寅被他一说反倒有了兴趣,拔下坛子盖,屋里面马上酒香四溢。

    “好酒!”殷公寅尚未喝酒已是满脸陶醉,“听说东周有位诗仙,只要饮下美酒便能文思泉涌,妙语连珠……”

    “灵石还你!你那殷小三儿的酒坛子给我拿过来。”范猴子不等殷公寅说完,当机立断把灵石塞给了殷公丑。

    范猴子正没大没小地和殷家兄弟斗嘴,忽听外间啪地一声,有东西打碎的声音。紧接着有人扯着公鸭嗓子高声道:“混帐!这酒是给人喝的吗?猫尿一样!去喊你们掌柜的出来。”

    “谁呀,这么牛逼?!”殷公寅眉毛一挑,就要出去。

    范猴子赶紧把他拦下,嘱咐几人在屋里少安毋躁,这才挑帘出去,蹬蹬蹬地上了楼。酒楼的伙计正捂着脸,满脸委屈地守在楼口,见他上来,忙朝临街的雅间努了努嘴。

    范猴子扭头望去,只见雅间里坐一个身着灰衫的精瘦汉子,在他身前摆了四道小菜,一只白玉酒壶被摔得粉碎,酒水流淌一地。

    开酒楼客栈的人,最要紧的就是眼力好,范猴子略微打量,心头便是微微一跳。敢在他这酒楼闹事的,肯定不是凡人,这汉子的修为倒也不高,只是炼气中级的样子,不过此人的衣襟之上竟然绣了一只小小的兽标。

    此人来自万兽谷!范猴子仔细看那绣兽,见是个花面狸猫的模样,心里不禁纳闷。在衣襟上绣兽,的确是万兽谷的标志,不过万兽谷的兽标从来都是墨鳞莽,金刚猿,白头鹤以及铁翎鹰四种,代表着万兽谷四位金丹老祖所御之灵兽。

    四位老祖在万兽谷中各掌一峰,门下弟子皆以老祖之灵兽绣于衣襟之上以示区别。范猴子从来没见过花脸狸猫的兽标,不过他早听说万兽谷新晋了一位金丹老祖,难道这个精瘦汉子就是新晋老祖的门下?

    不过让范猴子头疼的倒不是万兽谷的兽标,而是汉子身上那一袭灰衫。以他对万兽谷的了解,炼气期的外门弟子多穿蓝衫,筑基之上的内门弟子则着青衫,穿灰袍的则多是各峰的仆役之流。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七大宗门中都有很多这种专为宗门办事的仆役、杂役。这些人修为不高,麻烦却不少,他们打着宗门的旗号在外办行走,遇到散修或者来自小的修仙世家的修士,一般都是极其傲慢,甚至无理。

    见灰衫汉子余怒未消,范猴子挤出笑脸,拱手道:“在下范三儿,是小店的掌柜,不知上仙驾临,伙计眼拙怠慢之处,还请上仙多多包涵。”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