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胡闹!”严长老实在听不下去了,拍桌子道,“我已修书一封,请驿站灵鹞传书送往小仓山,家主得知这边消息,自然会有计较。我现在告诉你们内情,也只是防止你们从别处听来,按捺不住惹是生非。”

    这就是中级灵石啊,殷勤一直没说话,盯着那几块灵石发呆。整整十八车的妖兽材料,再加上长老们随身携带的高级货,一共只换了九人量的中级灵石?

    桌上的灵石都有鸽子蛋大小,三白、一绿、两黄。根据五行的属性,金属性的灵石都是白色,水属性的黑色,木属性灵石是绿色,火属性灵石为紫色,土属性的灵石则为黄色。

    一块中级灵石只有低级灵石三四倍大小,但灵气含量却是低阶灵石的百倍,可以一次充满同属性天灵根的筑基大圆满修士的五条灵根。

    虽然中级灵石价格不菲,但殷勤的老千直觉告诉他,其中必有猫腻。为什么一定要从山庄坊市换?为什么只换了十八枚?参与交易的几个长老有没有趁机揩油?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会把殷小小裁掉,难道他们真的一点都不用顾忌殷铁山这位家主的存在吗?

    殷勤微微皱眉,沉吟不语。边上殷公丑突然抓起桌上的灵石往怀里一揣,气哼哼地道:“干脆博一把,你们要是相信我,就让我拿这些灵石当本儿,去趟赌坊,别说小小的,就是殷勤的开脉丹,二哥也给你们赚回来!”

    严长老哪敢让他去赌?一把抓住了殷公丑的衣领,喝令他把灵石都掏出来,然后收回到自己的兽皮袋里,语重心长道:“此事就此为止,你们几个都给我沉住气,一切都等家主回信再做打算。”

    等严长老出了屋子,殷公寅忽然揽住殷公丑的脖子,一脸坏笑道:“二哥,见者有份啊!”

    “什么见者有份?”殷公丑装糊涂。

    殷公寅从小和他狼狈为奸玩惯了的,伸手往他怀里掏去:“你瞒的了严长老,还能瞒过我去?刚才那些灵石,被你换下来几块?”

    “几块?一块还不知足?”殷公丑虽然被揭穿,却也难掩脸上的得意,从怀里摸出一块黑色的“鸽子蛋”在殷小小面前晃了晃道:“小小别急,差多少灵石,二哥给你赢回来。”

    严长老的灵根缺土,对土属性的灵气本就不敏感,也压根没想到殷公丑胆大包天偷换灵石,拿到灵石也没细查,竟然真被这小子蒙混过关了。

    “万一输了呢?”殷小小能不急吗,她对这个二哥可是太了解了。

    “乌鸦嘴!”殷公丑扭住殷小小的嘴巴道,“你个臭丫头,怎么不盼二哥点好?”

    以殷小小的武力值,一巴掌就能把殷公丑拍到地上,不过她还是苦着脸任殷公丑扭着道:“我是说万一。”

    “大不了就和你一起不开脉呗,又能咋样?”殷公丑无所谓道。

    “娘的,咱们兄妹要开脉就一起开,不开就都不开!”殷公子拍胸脯道,“老二,你去赌吧,输了算我的。老三,你咋不说话?难道不同意?”

    殷公寅赶紧表态道:“我不是心疼灵石,主要是对二哥的赌技没信心。要我说还是干票大的,郡城那么的修士世家,咱干脆绑个家伙,就啥都有了。”

    “你连脉都没开,还敢打修士的注意?”殷小小张大嘴巴。

    “咱爹那个级别的自然没戏,但那些刚炼气的小菜鸟,咱又不是没坑过?”殷公寅扇子哗啦啦地扇,贼兮兮笑道,“何况,老四又弄了些忘忧果儿......”

    忘忧果外用的话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内服则毒性减弱不少,虽不致命,却有一种类似麻药的作用,能在几息之内让人昏厥,就连炼气期的修士也难抵挡。

    殷勤见这几位土包子越说越来劲,还以为是在自家那一亩三分地上,可以为所欲为,赶紧给他们泼冷水道:“听说苍山郡城,光是常驻的炼气士超过万数,像家主那般的筑基修士也有几百,更有金丹老祖坐镇,大家还是小心点,别闹出事来,不好收拾。”

    殷公子点点头道:“殷勤说的没错,咱们怎么闹没关系,但千万不能给家里惹事。大家在山庄里,都给我低眉顺眼地老实着,有什么买卖,咱们到城里的坊市去做。”

    殷勤撇撇嘴巴,感觉自己刚才的话纯属对牛弹琴。

    可他又真不能看着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去作死,只好用了个缓兵之计道:“其实我还有个更加稳妥的法子,不需那么冒险。”

    殷家哥仨一听,忙问是啥法子。

    殷勤笑而不语,正要卖个关子,殷小小已经欢喜雀跃地把他晃散了架:“我就知道四哥哥最有办法!”

    其实殷勤所想的也不是多么高深的点子,他只是觉得修士山庄的坊市虽然是以灵石作为交易的通用“货币”,但大仓山坊市却是以货易货为主。

    听说大仓山坊市的规模是山庄坊市的几倍,正式的店铺有几百家,各地修士到这边临时摆地摊的更是多如牛毛。

    人口流动性大,又缺少了统一的货币和价格的规范,同样货品的价格在不同的摊位上,必然会有较大浮动。殷勤觉得,如果能够找到价差较大的货品,他就有机会通过倒买倒卖赚取价差。

    他对这个世界太不熟悉,一切稳妥为先,胸中虽有许多套路点子,也不敢轻易尝试。

    只是殷勤所谓稳妥的点子实在是太过细致繁琐,除了殷小小作为女生,天性喜欢逛街购物,其他几位一听就想打退堂鼓,但被殷小小扯住胳膊晃悠几下也都龇牙咧嘴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早,五个人出了山庄,没有直接去大仓山坊市,而是绕了个弯,先去了“小仓山客栈”。这是殷铁山在郡城的一处私产,除了家族共有的几处产业,殷家各房在仓山郡城也都有一两处自己的私产。

    小仓山客栈的规模比内城的驿站又小了许多,前后三进的院落,后面两进是客房,前面临街的院子则单独划出来做为酒楼饭庄使用。

    客栈的老板姓范,炼气七级的修为,因为人长得尖嘴猴腮,得了个外号叫范猴子,他是殷夫人娘家的三叔,论辈份,殷公子他们得喊他三舅爷。

    范猴子每年都要去殷家几次,和殷铁山的三位公子混得很熟,殷公子他们不喊他三舅爷,却称他猴三爷。

    他们这次之所以要来范猴子的小仓山客栈,不为别的,是要把那块中级灵石先兑换成低阶灵石。否则,万一有个闪失,丢了灵石岂不是鸡飞蛋打?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