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跟你兄弟相称,一个乌龟王八种的下贱蛮人......啊!”殷公壮吼了一半,就被殷勤搂头盖脸地抽了一鞭子,一道小指头粗的血凛子印在了他半边面孔上。

    “你敢抽我!”殷公壮气疯了,从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的小纸,“我弄死你!”

    符箓!殷勤瞳孔收缩,血脉里野兽般的本能让他浑身寒毛发乍,那张小纸带给他的危险感觉竟仿佛当初面对赤睛猪时的情形。

    “住手!”一声怒叱从半空传来,众人只觉头顶一暗,一个人形宛如大鸟一般,刷地从殷公壮的头上掠过,将他手上的小纸一把夺去。

    “爹!”

    “大长老!”

    被殷铁城冰刃般的目光扫过,几个年轻人都从狼背上下来,垂头丧气等着挨训。殷勤也赶紧丢了鞭子,站在队伍后面,心里却在琢磨殷公壮刚才手里的那张小纸。

    小纸上面蕴含着的危险气息,让他下意识地以为那是一张威力巨大的灵符,但殷公壮并没有开脉,没有灵力是没有办法使用灵符的。那张小纸不是灵符的话,又是什么?

    “一群混帐东西!你们身为殷家子弟,身负家族之厚望,不思努力,反而嬉闹打斗,成何体统?”殷铁城黑着脸,也不问缘由,伸手一招地上的鞭子就到了他的手中,只听啪啪啪啪几声爆响,除了殷盼熙那一鞭子抽在了地上,其他四位包括殷勤,一人一鞭全都抽的实实在在。

    殷铁城是炼气大圆满的修士,一鞭子下去一人围抱的大树也能给抽断了。殷勤被他抽得转了半个圈,疼得直呲牙:这老货,下手够重的。虽然鞭子抽在身上的声音差不多,但每个人挨鞭的力度也是不同的,像殷勤这种老龟体质的,自然从重抽打。

    殷铁城抽完鞭子,阴沉着脸说,天色已晚,既然队伍已经停下,就干脆就地宿营。殷铁城带着四个惹祸的家伙走了,临了还不忘吩咐殷勤赶紧去做份内之事。

    殷勤的份内之事包括,卸车,喂牲口,扎营,打水,烧饭,巡逻,等等,等等。

    不过他还是面色不改,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般。若无其事地将比大象还庞大的荒原牦牛从大车上解下来,殷勤拍了拍牦牛的大腿低笑道:“行啊老伙计,指哪儿屁哪儿。”

    “大长老行事不公平,你不要放在心里,等我回头去跟爹说。”身后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

    殷勤回过头,身后站着脸色不忿的殷公子和殷小小,他俩之前落在车队最后,没赶上刚才的一幕。

    “四哥,你伤着没?”勤小小伸出大手,扯着殷勤被抽烂的衣袖,嘴巴撅成赤睛猪,“大伯家的人都是一个德行,四哥你别生气,看我回头不把老七打得满地找牙。”

    殷小小的模样其实比殷盼熙还要略胜一筹,就是天生的大胚子,显得少了几分女人味儿。

    “我肉厚着呢,没事。”殷勤做出憨厚的笑意,“你们也别为我的事去劳烦家主,再说了,若是你们都开出一等的灵脉,入了万兽谷的门墙,十年八年都见不着家主了。”

    殷小小女汉子的脾气一上来,犯浑道:“等我开出灵脉,我把大伯一家全打趴下,给你出气。”

    “净瞎说,小心让大长老听到,也要挨鞭子。”殷勤挺喜欢殷小小的性格,很真很直,这是前世那些围在他身边的女孩子身上所没有的。

    “可惜这次你不能参加开脉。”殷公子为人最厚道,叹了口气,低声和殷勤咬耳朵:“我问过爹了,他说一开始包括你的,只是大伯他们都不同意,没办法只好把你勾了去。不过你别着急,我爹说等过两年,他的混天锤炼制好了,就去找那头赤睛猪报你爹和三叔他们的仇。只要宰了那头猪,取了它的心头血,你一样可以开脉。”

    殷勤很认真地点点头,心里却高兴不起来,殷铁山的混天锤已经炼制快十年了吧,听说也就刚鼓捣出个锤子柄来。唉,看来在蛮墟,修士们的生产力,真不是一般的低下。

    殷勤忽然想起殷公壮的那张小纸,忍不住问殷公子是否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

    殷公子听了殷勤的形容,摇头道:“我觉得不是灵符,我爹身为一家之主,也就那么两三张低阶灵符。他呀,说不定拿张破纸吓唬你呢。”

    殷勤默然,虽然没有反驳,但他能肯定,殷公壮当时的确是起了杀心,而且那张纸的确能威胁到他的性命。既然不可能是灵符,难道会是符宝?符宝不同于灵符,灵符的制作和使用都需要灵力,但门槛低,连炼气期的修士都可以绘制或者使用最低阶的灵符。

    符宝则最少要到金丹以上的修士才能炼制,其效力甚至远远大于高阶灵符。而且符宝还有一宗好处,就是使用时不需要对等的灵力,金丹炼成的符宝,筑基甚至炼气期的修士都可以用。一个攻击性的符宝,就好比地球上的手榴弹,任谁拉弦往外一扔就能炸死一片。

    不过符宝不需要对等的灵力,并不是说就一点灵力都不需要,修士还是要靠灵力还沟通符宝,确认所有权的。

    回想当时的情形,殷勤越发怀疑殷公壮手上拿的是某种变异的符宝,也许真的不需要灵力,普通人也能用?可是符宝这么珍贵的大杀器,怎么会落到殷公壮的手上?据他所知,即便是最低阶的符宝,也够换一颗开脉丹的了,殷勤一肚子的问号。

    兄妹俩和殷勤说了会话,边上的荒原牦牛饿得不爽了,扑哧扑哧地提抗议。殷勤哈哈笑着拍了拍牛屁股,扭头对兄妹俩道:“得,我得伺候这伙计去了,你俩赶了一天的路,也早点休息。按照这个速度,还得三五天才能到郡城。”

    殷家的队伍除了十八辆大车,参加开脉的十个弟子,还包括殷铁城领队的二十多人的护卫队。大都是炼气后期的修士,殷家的一些客卿长老也在其中。另外还有几十人的仆役下人以及一帮打酱油的青年才俊。

    加起来一百多口子人的生活起居,各种烂事就全都着落在殷勤以及随行的仆役身上。殷勤一直忙活到月上中天,才算消停下来,只是今晚又轮到他巡夜,还是不能睡觉。好在从小仓山到苍山郡城,总体是从大荒原往人族地域的内陆走,受到妖兽骚扰的可能性不大,但也并不意味着,这条路线就有多么太平。

    大荒原上没有村落,为了抵御来自妖兽的侵扰,人们筑起高墙,聚居在高墙的背后。这也就意味着在大荒原上宿营的危险除了来自妖兽,也来自零星出没的散修或则心怀叵测的修士。

章节目录

我的野蛮老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双刀彩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刀彩虹并收藏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