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的话,让坐在后面的澜和林婉婷惊讶的张开了嘴。

    因为,杨凡之前遇见这种情况的时候,他都会基本讲述一些大道理劝人坚持拼搏。

    但是,他现在对着司机所说的可以被直接被认为杨凡再劝人放弃。

    “我也说过啊。只是他太想证明自己了,而且看着他没日没夜的拼命写作。我们做父母的除了支持和心疼孩子以外,只能放任他继续写作。”司机带着笑容的接着说道:

    “我才四十五岁,还能再跑十五年出租,还能支持他追寻梦想十五年。我想十五年的时间,足够让他实现梦想吧?就算不能实现梦想,遍地鳞伤的他总归也会认清现实吧?”

    看着司机微笑的模样,杨凡也知道无论自己再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什么,他只能默默的看着窗外,独自一人思考着人生。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杨凡所在的小区,或许是出自于刚才杨凡掏心掏肺的几句劝导,这个老实普通的司机主动下车帮杨凡从后备箱搬运着行李。

    杨凡劝家人先回家,自己走上前,看着面前这个平凡普通的中年人递给了他额外一百块钱小费,而司机看着杨凡这个举动,再三推辞着。

    他一边推辞着一边解释着,自己有着自己的原则,他决不会接受着任何人的施舍!

    “拿着吧,这不是施舍。”杨凡用力的把钱塞进了司机的口袋里接着说道:“曾经,我跟您的孩子一样。以为写作是我的一切。也以为只要埋头努力,我肯定就会成功。而且我的母亲也跟您一样,作为父母无条件的支持着自己孩子的梦想。”

    “那时候的我,怀着这种信念以及背负着期待去没日没夜的写作,却发现我的书依旧没有还是老样子。那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我会这样?”

    “后来,直到我去做兼职去尝试努力挣钱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只有不断的接触社会,只有不断地失败,才能让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才能让自己认清自己,才能写出超越自己以前的文字!”

    “说了这么多,因为我想让他和您明白,只有接触社会才能写出盲目努力不能看到的故事,也只有他亲身经历社会磨难,才能发现自己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厉害。同样,这一百块钱不是施舍,是您这种虽然脸上充满了无奈和嫌弃,但是心里却为写书孩子感到自豪的父亲的该得的东西,因为,你让我记住了一个好故事。也因为,你让你想起了我曾经遗忘的故事。”

    这一次,出租司机再也没有推辞,他紧紧握着因为口袋里皱巴巴的一百块钱,他看着面前这个平凡的男人轻轻地说了句:“谢谢,我会转告的。”

    随后,杨凡露出了笑容,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默默地离开了。

    看着杨凡离去的背影,司机松开了那只紧握着一百块钱的手,他回到了出租车上,手握着方向盘,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写作,真的有趣啊,因为他能看到和创造各式各样的故事。难怪他会沉迷于写作。不过,家里的小子也该接触生活了。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司机一边倒着车一边说道。

    “不过,作为一个父亲。我也该和他一起努力!也该承认孩子为他感到自豪了!”说完这句话以后,司机脸上终于出现着自豪的笑容。

    提着笨重行李的杨凡意外的在家楼下发现着自己父母还有澜林婉婷在等自己。

    “你们不先上去吗?外面多冷啊。”杨凡心疼的说道。

    “怕你找不到回家的门。”父亲板着脸说道。

    看着父亲那严肃古板的脸还有那句言不由衷的话,杨凡心中一暖。

    “那我们一起上楼吧。我好久没有吃父亲你做的菜了。”

    杨凡老家的家不大,标准的两室一厅一卫一厨,或许是因为居住的时间过长,原本记忆里那洁白无瑕的墙壁早已经有点泛黄。

    看着那陈旧的家具和餐桌前那老旧的台式电视,怀恋的气味不断的出现在杨凡的面前。

    他轻轻抚摸着家里的各种家具,脑海里回想有关于这些陈旧家具的记忆。

    他慢慢的走,慢慢的不知不觉走到了自己家的大书柜面前。他抬头看着那个大书柜里,随后,他不敢相信的拉开了大书柜的门,他用力的看着那些摆在最底层的那些曾经自己地摊上十元一本买的大厚本书。

    那些大厚本基本都是当年流行的网文,也是自己高中成绩不好的罪魁祸首,更是父亲和自己吵架数次的源头。

    他想起了,当年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不懂事只知道看网文不爱学习而大发雷霆,并且当着自己面把自己买的所有网文都装进了大箱子里,说着要全部扔掉。

    当时的自己苦苦哀求也没有用,只能眼睁睁绝望的看着父亲将他们扔出去。

    却没想到现在自己居然能重新的看到这些书。

    “其实,你爸爸也没有那么狠心。他只是当时怨你不争气而已。对于而儿子唯一兴趣看书他还是十分支持的。他原本想等你高考完了就把书还给你,却没想到你当时高考完了就倔强的离开家了。”母亲看着杨凡吃惊的模样小声解释道。

    “是嘛?”杨凡看着书架那些书心中有所触动,他抽出了一本快速的翻阅着,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他当时因为离开这些书绝望的心情以及那个看着自己恨铁不成钢父亲的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凡把书放回原位,听着厨房父亲炒菜的声音对着母亲小声说道:“如果我和父亲身份对调,我想我也会这么做的。因为,有些错过的东西可以在以后轻松弥补。而有些东西错过了,那么可能要花一辈子弥补。”

    杨凡轻轻的关上了书架的门,走进了自己卧室,看着那铺着新换好床单的床,他躺下看着天花板,有点悲伤的想起了曾经误会父亲的经历,也想起了那些被遗忘父亲和自己点点滴滴的回忆。

    “还好,不算太晚。”杨凡喃喃的说道。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