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给你排到第十名?”澜一脸惊讶看着那新鲜出炉的网络新人排行榜,对于排行榜将杨凡排到第十名的行为,她深深不服气。

    “那你觉得我能排到第几名呢?”杨凡一边认真看着书,一边漫不经心的回应道。

    “至少第五吧。”澜想了下,给出了个中肯的答案。

    “第十和第五区别大吗?”杨凡把头抬起来看着澜那气鼓鼓的样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区别当然大啊,起码你作为写手的身价翻了几倍。”

    “身价啊?有那么重要吗?第五和第十对于我来说,可都不是第一啊。”杨凡拿着手托着下巴接着说道:“更何况我才22岁,只写了几个月的网文,在网络上,我只是个新人罢了,新人只有走慢点,才能看清自己,看清未来的道路,只有这样,我以后大步奔跑的时候,才不会因为路太过于坎坷而摔倒。”

    澜看着风轻云淡的杨凡,不由愣住了。

    回想起几个月之前那个爱哭,爱逞强的那个男孩,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不仅领悟到男人该有的责任感,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在生活压力还有那些质疑和刁难的眼光下,保持本心小心翼翼的迈出每一步。

    “你真的长大了啊。”澜丢出了这句老气横秋的话之后,拿出了笔把那张排行榜上杨凡名字之前的10那个0涂掉,因为在她心中,杨凡就是第一。

    在杨凡努力学习迎站几天后的考试时候,祁老先生却在医馆里坐立不安。

    作为享誉全国的知名中医,他一直十分自律并爱惜自己的名声。这次为了帮杨凡申请医师资格证考试,他不惜违背原则,托了关系让杨凡参加考试。

    虽然比起身边地位相同的知名医生来说,这次举动并不是十分出格,但是他却莫名感觉到愧疚感。

    这个可怜的老者,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感觉到愧疚,或者这一切都源于他这辈子的不求人自律的坚持吧。

    他看了下同在中医馆,明明有着惊人中医医学天赋,却在出国学习加上某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公众人物刻意侮辱中医之后,最终放弃中医最疼爱的孙子。不由叹了一口气。

    当把改变自己的孙子这样对中医抱有抵触的年轻人思想作为晚年梦想的他,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坚持一辈子的原则。

    看着孙子抱着那自己根本学不会的智能手机一言不发的露出灿烂笑容的时候,他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老人机,用那颤抖的手拨打着那个叫做杨凡的年轻人电话。

    “喂。”祁老先生听着电话里传来了那个带着活力还有朝气的声音,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过了很久的沉默之后,他开口和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年轻人聊了起来。

    他原本只想聊聊杨凡最近学习怎么样,结果聊完了之后,却忍不住开始聊些碎碎念的东西,比如生活还有人生规划。

    杨凡拿起手机接听着这个让他印象深刻的老者电话,听着他那碎碎念带着善意的唠叨,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烦躁,而是耐心去聆听。

    杨凡这个耐心聆听的举动,让祁老先生大受感动,慢慢的祁老先生也从生活和人生规划聊到了关于他的晚年执着的梦想。

    听着那印象深刻的老者那听起来幼稚的晚年梦想,就是要改变自己孙子这类年轻人对中医的坏印象,杨凡不知道听到这里,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种冲动他很久没有出现了,这种冲动并不是因为老者那高尚的梦想,而是因为老者梦想说实话就是对自己孙子另一种亲情的爱,这种亲情的爱让他想起了对自己严格不善于言辞的父亲。

    这个碎碎念的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因为时间太晚,在家人的劝阻下祁老先生才依依不舍挂掉。

    当电话挂断之后,杨凡看着桌上的书本突然觉得心中空荡荡的。

    他难得的闭上了书本,一个人走到家门口外。他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看着那璀璨的星空,一言不发。

    在那片璀璨的星空中,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父亲的样子,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父亲因为养家,每天不得不“披星戴月”,看到了为了能让自己受到好教育,背井离乡的带着母亲和家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只为了让自己成才。他还看到了因为自己那时候不懂事,没日没夜的看网文小说,成绩一落千丈的时候,父亲的责骂。更看见了自己快大学毕业的时候,他的父母回到家乡,也让自己跟着回去并给自己安排一份他觉得体面的工作,自己百般不愿意,父亲的大骂自己废物和那声叹息。

    那些画面让杨凡不由得流下了泪水,那些曾经幼稚,浪费时间,自己心比天高的倔强的做法,为何自己原本以为自己从不会后悔的做法,如今看起来会让自己如此后悔呢?

    杨凡握紧了手机就傻傻的站在阳台上,过了很久,终于,他拨打了一个电话。

    在一个小城市里,一个一脸严肃的男人,正吃力趴在一台老旧的电脑前,他带着厚厚的眼镜看着那曾经让他反感的东西。

    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了手机,看到那个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打电话的来电显示,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喜。但是他很快就平复完心情。

    他拿起了手机,小心翼翼的按下了通话键。

    “喂。”

    “爸,是我。”

    “嗯,我又不聋我听得出。”男人强忍着狂喜的表情,假装镇定的说道。

    “钱你和妈收到了吗?下个月我的第一笔稿费到手了,我到时候再转你们。”

    听到这里,男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是他依旧还是控制好情绪说道:“钱,我有,你不用给我们。你自己在大城市需要花钱的地方多了。”

    听着原本以为会一直倔强的那个男人关心的话,杨凡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大声说道:“对不起…”

    听着电话里,那个和自己一样倔强已经成为男人的杨凡,说出了对不起这三个字。

    他再也伪装不下去那份镇定,心疼的说道:“你没错,是我错了。”男人听着电话那边杨凡没有回应的声音顿了下接着激动的说道:“是我当年说的话太重了,你根本不是个废物!废物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的书!我为你的书还有你感到骄傲!”

    听着父亲那激动带着自豪的声音,杨凡大声说道:“放心吧!我会让你继续感到骄傲!也会让母亲为我感到自豪!”

    听到了儿子这和往日不同的决心,男人终于流下了泪水。

    因为他明白自己儿子终于长大了。

    听着父亲哽咽的声音,杨凡心中百感交集。

    其实在他写书最开始的时候,他对这个严厉严肃的父亲并没有抱有好感,还因为父亲断绝自己经济来源和那看不起自己的话语和眼光而有点怨恨父亲。

    正因为那丝怨恨,他才会最开始的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咬牙坚持。因为他想用他的成功告诉和他一样倔强的父亲,他错了。

    但是,父子之间,亲情面前哪有这么多对错呢?

    有时候明明只需要一个道歉,一个台阶,为什么还要像个傻子一般坚持倔强,用着那些幼稚打脸的行为告诉他错了呢?

    有时候,道歉,远远比你的坚持还有那些幼稚打脸的行为更值得尊重!

    别等一切都错过了,再去道歉。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