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窗外的鸟儿迎接着清晨第一抹阳光欢快吵闹的时候,杨凡终于码完了新的一章。

    “发布完就去睡觉吧。”澜看着杨凡心疼说道。

    “不,今天不更新。”杨凡疲倦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慢慢的走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咦?为什么?”林婉婷看着电脑屏幕上那精彩绝伦的故事,不解的问着。

    “因为,我要布局。”杨凡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清晨,对于那些还收藏着仰望星空战记的老读者来说,每天在上班途中,打开手机,追读着这本书已经成为了享受和一种习惯。

    当他们今日打开了手机,刷新着这本书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本书没有更新。

    大部分每日追读的老读者看着今天早晨没有更新都有点不适应的皱起了眉头,毕竟,他们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在上班路上追读这本书。虽然他们感觉到不适应,但是在习惯的趋势下,他们下意识翻阅着昨日的章节阅读了起来。

    不仅是那些还收藏这本书的忠实老读者感觉到不适应,连那些因为专栏反感杨凡而离去的老读者也感觉到不适应。他们不自觉把书又加回了书架,看着没有更新潜意识的翻阅着昨日那一章。

    习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凶器,因为习惯,会让好多事变成理所当然。

    在xx网公司大楼里,数据部和仙侠编辑部的工作人员都紧张的关注着杨凡的书,因为他们担心这本书的作者因为冲动而写出一些不利于网站的言论,结果等了一晚上,发现这本书除了更新还有那条辱骂楼书评以外,就没有别的任何举动。

    “他不会在偷偷蓄集力量,准备来次大的反击吧?”在xx网仙侠编辑部的一个普通编辑托着头担忧的说道。

    “他能有什么反击?一个没有背景没有钱的落魄写手。”另外一个编辑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说道:

    “放心吧,只要他发出了带有解释或者澄清的章节,我们技术部第一时间就会删除。一个新人写手,拿什么去跟一个大公司斗,安静背锅好好码字,把我们编辑哄开心了,我们才愿意赏他口吃的。”

    编辑脸上不屑之色一闪而过,他看了眼天子接着小声说道“你看他的责任编辑都放弃了他,直接和薯条负责我是新手。他连唯一的靠山都没了,他翻不起风浪。”

    “也对,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担心他和天子串通好,故意…”普通编辑话还没说完,他看到了天子愧疚和痛苦的脸色,他愣住了。

    此时的天子满脸痛苦和愧疚,因为他发现了自己被人拉黑了,而把他拉黑的人正是杨凡。

    他看着最后杨凡留言的问题,语气中透露着绝望还有不解。他看着最后杨凡给自己最后的留言是:

    谢谢你帮了我,不要自责了。我不会发澄清和解释贴让你难做。我会坚持我的梦想,一直写下去。

    看到这个留言,天子终于抑制不住愧疚嚎啕大哭起来,已经四十多岁的他,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他的哭声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编辑部里所有人静悄悄的走到了他的背后,看着这段留言,大部分的编辑心里都有点不太好受。

    虽然不好受。但是在成年人和职场的世界里,这种叫做多余的情感,来的快,去的也快。

    尤其是在职场,所有的感情都需要精密计算分配才能在这个世界里走的更远。

    “给他寄…寄回…回执吧。”天子看着王静雅,带着哭腔结结巴巴的祈求道。

    王静雅看着屏幕上的留言,看着天子的样子,她犹豫了。

    一本被网站放弃的书,一本被网站抹黑的书,把回执寄出去签约的做法,会不会被上面的管理层所诟病。

    她很理智,她看着杨凡的这段话不像别的编辑一样心中不好受或者被感动,因为她是个自私的人,她首先得考虑自己的前途和未来。

    毕竟,一个无关紧要的新人写手始终无法和自己的前途相比。

    “寄回去吧。”一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说话的正是王天河,他带着总编走到了天子背后,他仔细看着杨凡的回复,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好。”王静雅听完了最高层的同意,她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她在办公桌上翻找着不知道被她丢到那里的合同。

    “我就喜欢这种有自知之明,重情重义又懂事愿意背锅的写手,下周给他安排个推荐位吧。”王天河扭头对着总编说到。

    “我可不这么觉得。”小熊编辑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你有什么高见?”看着小熊编辑,王天河脸上有着厌恶,不耐烦地说道。

    “你看他昨日更新的一章。”小熊编辑指了指屏幕说道。

    小熊编辑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下意识读着这一章,随后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你看他其实一点都不服气,他直接在最新的章节里映射这件事。”小熊得意洋洋地说道。

    他的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毕竟这一章映射的未免有点太露骨了。

    王天河看着这一章皱起了眉头,这时候,王静雅总算找到了合同。她正准备拿着合同去盖章的时候,王天河对她做了个手势,要她把合同拿过来。

    王静雅乖巧的把合同递给了王天河,王天河不停翻阅着那份厚厚的合同,翻到了大纲那张,对比这一章节阅读了起来。

    “给他推荐位吧。”王天河对比完了之后说道。

    “啊?”小熊编辑惊讶的喊了出来。

    “你看,他大纲上有着比武拿到冠军被人陷害的剧情。”王天河指着杨凡的大纲说道。

    “这未免太巧合了吧?”小熊编辑死死看着大纲怀疑的说道。

    “的确啊,可是人生本来就有这么多巧合啊。”王天河突然想到什么就脱口而出,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陷入了一种追忆。

    看着王天河的模样,大家选择了沉默。

    过了半晌,王天河说:“不管是不是巧合,还是把回执寄回去给他个推荐位吧。”

    “为什么?”小熊编辑还是反对的提出了疑问,他反对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嫉妒,他嫉妒着天子,嫉妒着天子手下一个写手为了保护他,放弃了自己的尊严还有澄清的机会,而他手下从来没有这种写手,既然得不到,小熊编辑就要毁掉他!

    “因为,他是条听话愿意为主人奉献一切没有背景和实力的野狗啊。”王天河看着小熊说道。

    小熊听着王天河含沙射影的话,他明智的选择了闭上嘴巴,不过小熊编辑仔细回味着王天河这句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一个退休职工和一个小学老师的孩子,能翻起什么风浪呢?

    王静雅得到了许可之后,拿起了合同走到盖章处,在路上,她不由的看着那个大纲,心中不停的问着自己,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巧合吗?

    答案就是这一切并不是巧合,这一切都是杨凡的布局,杨凡一共布了五个局,如今展示了三个局。

    第一个局就是留言和拉黑天子。

    这个局的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留言是让天子感到愧疚从而帮自己争取合同签约,杨凡很明白,天子对自己有愧疚感,但是愧疚感并不能让他为自己争取很多东西,所以他必须放大这种愧疚感,他必须打着为天子好的旗帜去放大天子的愧疚。

    但是光留言不够,因为留言很有可能会被天子编辑误解打着感情牌,所以他不仅得留言还得选择拉黑。

    拉黑天子编辑,主要让天子编辑彻底放下怀疑和警惕,而且拉黑的行为能够表现出一个新人写手的对梦想破灭的稚嫩以及冲动,更能彰显他走投无路的绝望,用来放大天子编辑心中的愧疚感来达到签约的目的。

    杨凡他必须得签约,不仅是因为签约之后,肯定会有个推荐位。更是因为他要赢得这次比赛的第一以及一年后的赌局。

    只有签约,才会提高影视改编的几率。

    杨凡的第二个局,就是大纲以及最新的章节。

    如果你要问,如果大纲并没有巧合的拿到冠军被人陷害,而是顺利的拿到冠军,那么杨凡昨日的章节就不能表达对专栏的不满吗?答案是否定的。

    一个写手,最擅长就是改编剧情和引发冲突。如果大纲没有拿到冠军被陷害,那么杨凡可以创造别的冲突,比如是奖品是山寨货,又比如拿到冠军被不服气的人追杀,引发冲突,随带着含沙射影,毕竟寄合同规定都是一个五百字的大纲,一个五百字的大纲必须穿插着无数故事,才能变成一本书,杨凡熟练的掌握此道。

    昨日所写的在别人眼里表达不满洗白的章节,对于杨凡来说,这一章就是澄清贴。他写这一章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澄清,第二个目的就是伪装成一个毛躁的新人写手,如果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话,会让人猜出他在蓄力反击,他不得不伪装成一个毛躁新人写手。

    可惜他的第二个意图,只被少许人发现,而那些少许人因为有大纲这个障眼法,选择了忽略。

    为了延伸了第二个布局,杨凡刻意选择了今天不更新,为什么选择不更新,因为他比所有的人都了解自己读者的习惯。

    而且,他对自己的书有自信,他坚信他的读者会读重复自己的书,重复读昨日的章节,重复的发酵他昨日种在读者心中怀疑的种子。

    杨凡他只能停更一天,因为停更超过一天他的意图会被还在关注这本书的人发现,他必须伪装成一个称职又性格毛躁的新人写手,麻痹所有的敌人。

    其实就像王天河所说,他就跟野狗一般。

    野狗,既然没有家,没有退路,他必须就步步为营,他就必须在最关键的时候亮出牙齿,撕咬着所有阻碍他前进的敌人喉咙!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