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把每个新人写手的书都比喻成一只带着希望和梦想想要展翅高飞雏鸟的话。

    那么杨凡的书就是一只被折断双翼浑身脏兮兮的雏鸟,虽然她那双由精美文字构成的双眼对着天空充满了期待还有向往,虽然她那双由背后的写手花费无数心血而构成的双眼里有着很多梦想,但是她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再次挥起翅膀。

    所有人都觉得杨凡的这本书完了,包括这本书的责任编辑天子。

    他们不约而同用着最直接最冷漠的方式放弃了这本书,把重心全集中在这场比赛之中交锋最激烈的两本书上。毕竟,对于天子他们来说,编辑之间的战斗还在继续。

    孟杨,一个普通的面店老板,此时的他魂不守舍的坐在收银台的椅子上,他仿佛听不到店内那些嘈杂的声音还有面前顾客不耐烦的催促,他只是默默的坐着。

    今天晚上对孟杨的打击太大了,毕竟孟杨最喜欢小说的作者,人设崩塌。他实在不敢去相信,这本书的作者会是那样心机复杂的写手。

    “喂,老板,还能不能结账啊。”一个顾客终于忍不住大声的抱怨道。

    “哦哦,来了。”被打断思考的孟杨机械的回应着,他一边接过顾客的钱,一边想起了和这本书度过的点点滴滴,他突然抬起头喊道“我不信。”

    面前的顾客被孟杨的话吓了一跳,他吃惊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店老板。

    “我不信。”孟杨还不解气的接着重复着刚才的三个字。

    “你不信什么…?”面前的顾客忍不住发问道。

    “我不信,一个连每条书评都认真回复,一个会为自己读者出头的作者会是个整天不停算计,不好好写书的人。”孟杨一字一句的说道。

    “神经病吧…”顾客看着面前的老板小声嘀咕着,但是嘀咕完了之后,他心中却被勾起了一丝好奇心。

    “小老板,你说的是哪个作者,哪本书啊?”

    “我说的是一个叫做我是凡凡的作者,那的书的名字叫做仰望星空战记!那是我看过最好的小说!”

    当孟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原本抑郁而沉闷的心情,随着这句话而变得豁然开朗。

    孟杨再次拿起了手机,将今天的犹豫不决的五张推荐票全投了出去!

    但并不是每个读者都像孟杨一样还信任着杨凡,大多数原本支持着这本书的读者看完专栏之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这本书,加入了那些愤怒不明真相的读者之中用着恶毒的语言抨击着这本书。他们选择性的忘记了这本书曾经给他们带来了那些小小的感动。他们用着自己的最恶毒的语言,宣扬着心中的正义感。

    每个人都用着最恶毒的语言逼迫着杨凡滚出xx网。每个人都用着他们的最恶毒的诅咒,诅咒着杨凡以及他的书。

    杨凡看着他的书评区,看着那篇专栏,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痛苦。

    痛苦的不是网站对他的污蔑,也不是那些恶毒的语言和诅咒,痛苦的是他翻阅着书评看见了以前那些支持他的读者纷纷倒戈相向,在这一刻,他体验到众叛亲离。

    杨凡感觉到自己像条离开水的鱼一般,窒息的看不清他的未来。

    他打开了qq,打开了他的责任编辑天子的qq,像找到最后一摊甘甜的泉水一样,拼命的求救着,低声下气的寻求着编辑的帮助。

    可是,得到的却仅仅是天子编辑的一句对不起,随后就没了下文。

    杨凡看着那个电脑屏幕上那个原本约定好要陪着他拿到比赛第一的编辑,原本约定说给他申请推荐位的编辑。他凄惨的笑了。

    杨凡觉得自己完了,什么拿到比赛第一的约定,什么和善的编辑,什么一年之约,什么和读者的承诺,在看见那句轻描淡写的对不起之后,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他呢?为什么,好不容易书有点成绩,为什么要遭受这种莫须有的污蔑呢?为什么认真写书,不弄虚作假的新人写手就要被这样对待呢?

    为什么呢?究竟谁来告诉他,他究竟该怎么办?

    “杨凡,别这样…”看着杨凡的样子,澜伸出小手想要安慰着杨凡。

    “别理我!”杨凡粗暴的说道。

    澜看着满脸愤怒的杨凡,被吓着缩在沙发上,像一只担惊受怕的小兽一般,她睁着她那大大的眼睛委屈的看着杨凡。

    不仅是澜,连林婉婷都被杨凡吓着了。她抱着大福也跟着澜缩在沙发上不敢说话。

    “为什么?我老老实实写书。就被人说成弄虚作假?为什么我这么用心的写书却把我的推荐位给别人?为什么我得到了它系统,还像个普通人一样,受尽委屈?”杨凡还不解气的大吼道。

    澜张开了口想说什么,但是他看着杨凡那张因为不断被否定而愤怒的脸,她选择了闭上了嘴,咬着嘴唇,眼神低落着看着地上。

    “我出去走走。”杨凡怕自己再次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开口说道。

    他迅速换好衣服,走出了家门,不停的奔跑着。

    杨凡心里有着太多的委屈和疑问,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那些带着和善的编辑,那些约定好一起和自己书共同进退的读者,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他更不明白的就是他得到了这个系统,有什么用?为什么不能像别的都市系统小说那样,得到了系统之后,称王称霸在这个世界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他不明白!

    他也不知道他跑了多久,只知道他已经跑的双腿发软,然后摔倒在水泥地上。

    疼痛和委屈充斥着他的全身,他张开了嘴,拼命的呼吸着,像一条快要死掉的鱼一般,看不清未来。

    “你没事吧?”一个慈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杨凡听到了那个声音往后望去,看着一个穿着臃肿的老人,他拄着拐杖担忧的看着杨凡,那个老人正是书店老板。

    杨凡看见了老人的眼光,他脸上一红,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因为跑步耗尽了全部的体力,甚至于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他就像那条快要死去的鱼,用尽全身力气却始终跳不回水里一样,十分滑稽可笑。

    书店老板看着杨凡滑稽的样子,并没有笑。而是选择丢下拐杖,毫无风度的盘腿坐在地上陪着杨凡。

    “年轻人,遇见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书店老板说道,他声音依旧十分慈祥,但是却给人一种亲切温柔的感觉。就好像爷爷询问着自己孙子那般亲切温柔。

    听着老人亲切温柔的声音,杨凡突然有种想要哭的冲动,但是他忍住了

    他看着老人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神,无法控制的把自己心中的那些疑问一股脑的都问了出来。

    老人耐心的听完了杨凡的疑问,看着杨凡那委屈和不甘的眼神,他突然笑了,然后他吃力的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天上的那轮月亮说道

    “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想做一个作家。”说到这里,老人陷入了追忆的神色自嘲的说道

    “可是,年轻的时候因为战争还有生活压力,让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完成梦想,而且我本身文化程度不高,我自己都觉得我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实现自己的作家梦。”

    老人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老旧的手帕擦了擦眼睛说:

    “在老友还有家人聚会的时候,大家有时候会把我的作家梦拿出来当笑料说出来,当时基本上所有人都在笑,包括我自己,但是有个人却没有笑,那个人就是我的妻子。”说到妻子这两个字的时候,老人的眼睛泛起了泪光。

    “我的妻子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不觉得我做梦的人,她一直坚信着我能成为作家,并且为了让我成为作家,她每天逼迫着我写日记,并且买些书对着那些书里的内容,教我识字认字。对了,她的文化也不高,她每次都是自己先学,再教给我。天知道她吃了多少苦。”

    “那你成为了作家了吗?”这个故事让杨凡听入迷,他不由自主的开口问到。

    “没有啊。”老人惭愧的低下头说道“我们那时候写书哪有像你们这么方便简单,而且那时候更因为自己的原因。虽然我学习识字写日记,但是我自己都觉得始终作家太遥远了,更何况当时身边很多人都不看好我。”

    杨凡终于恢复力气站了起来,听完书店老板的话,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毕竟以前写书真的不如现在方便简单,而且那时候写书更加枯燥,杨凡刚开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面前的书店老板接着开口说:

    “那时候,她看我没有写书,也没催促责怪着我,她只是如往常一样,每天让我写日记,”

    “然后呢?”

    “然后,她在六年前去世了。”说到去世这两个字,老人脸上洋溢起一种痛苦的神色。

    “对不起…”杨凡看着书店老板低下头道歉,毕竟自己提起了他的伤心事。

    “没事,没事。你还听吗?”

    “嗯。”杨凡点了点头。

    “她在六年前去世,那时候整理遗物的时候,我发现了她的日记本,我那时候才发现,不仅是我写日记,她也在写日记,那个日记本没有关于她自己生活的只言片语,而是全是记录着我每天的进步。”书店老板痛苦的接着说道“我翻阅到最后一篇日记,我发现了她也有着梦想。她的梦想…就是…让我成为作家。”书店老板哽咽的说到。

    “当我看到了那篇日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一直以来都在逃避,都在找着借口,我一直因为别人的目光和质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但是我忘记了还有她。”

    “后来,我把我所有积蓄都开了一家书店,一边看书一边写作。因为她这辈子都为着我梦想而活,我这辈子也要为她的梦想而活一次!虽然我现在已经75岁了,虽然我现在脑袋已经有点糊涂,虽然我现在眼睛已经不好使了,虽然我现在我手在抖了,但是,只要我能活一天,我也要为了她的梦想成为作家!”

    杨凡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书店老板,因为当书店老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十分高大,不仅遮住了天上的繁星,还遮住了自己心中的那些委屈。

    “小伙子,我都七十五岁了,我还在为着梦想写书,看你样子才二十多岁,就觉得人生暗淡写不下去了。你问你,你是不是男人!”

    “我…我当然是!”杨凡坚定的说道。

    “一个男人就应该面对无数的质疑无数的挑战,无数的污蔑就应该像我一样坚持,男人就不应该被别人的眼光和看法击倒!男人就应该坚持!”

    老者铿锵有力的说到,他伸出他那双颤抖的手用力拍了拍杨凡的肩膀。

    “记住,你是个男人。”

    杨凡看着老者的双眼拼命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想起了今天还没有更新,想到了家里因为自己冲动而受到委屈的澜,他开始对着面前的书店老板道谢告别,随后转身往家那里跑去。

    书店老板看着重新振作远去的杨凡,他笑了笑说“我也要回去写我的书了。”

    画面突然出现在书店老板的书店里,那张写着店长推荐书柜的宣传单上,有三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字。

    上面写着:非卖品。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