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改良好了。”一个蓬头垢面面带疲惫的医生说到。

    “恭喜你,安医生。”一旁帮忙的老医生一脸激动的说到。

    “这还不是祁老的功劳。”安医生听着老医生称赞不由有点羞涩,虽然这一抹羞涩不符合着他的年龄以及他的心境。

    “跟我有什么关系,毕竟药方和改良实验都是安医生你一个人做的。我只是帮忙提出建议和打打下手罢了。”祁老先生谦虚的说到,他满脸红光,仿佛唤醒了他的第二次生命那般耀眼。

    “如果没有祁老先生对于替代药的深刻理解,那我们起码还得尝试一两个月。”安医生说到这里,脸上不由的浮现出敬佩之色。将现在时代发现的药效好的药材替代古代之前方子上的药材,提升药效,减轻副作用的方式,为什么自己却没想到。

    “呵呵,你说那个啊,那个我是受到了一个年轻人的启发,我可不敢接受你的功劳,那个算那个年轻人的功劳。”祁老先生笑呵呵的说到。

    “什么样的年轻人?中医世家的嘛?”一旁参与这项药方改良的女医生好奇的问到。

    “不是中医世家的。”祁老先生听到女医生的话,他眼前浮现出杨凡的样子,一个给人感觉平凡的年轻人,但是这个平凡的年轻人,却在很多问题面前并不平凡,他有着自己的理解,有着自己的坚持,有着那些本该属于年轻人却很少被年轻人所拥有的三观。

    安医生想到这里,不由哑然而笑

    “至于什么样的年轻人,如果硬要我形容,一个平凡却又不平凡的棒小伙。”

    “是嘛?”安医生也起了好奇心。“能得到祁老先生夸奖的年轻人不多了,有机会介绍下,一起探讨下医术。”

    “好的,没有问题,不过得等他半个多月,半个月后,他就会来我的中医馆工作,到时候帮你介绍下。”

    “为什么半个多月?”女医生好奇的问到,任那个医生能得到中医界德高望重的祁老先生的邀请,谁不是立马辞职直接加入他的医疗团队,因为这种机会太难得,只要不是傻子,都会立马把握住这个名利双收的机会。

    “这就是他不平凡的地方。”祁老先生想起了杨凡拒绝自己的原因。不由得再次放声大笑。

    “快去整理下,媒体还有很多医学杂志都在外面等着我们的大英雄呢。”祁老先生走到安医生的旁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安医生听完了祁老先生的话,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他仿佛眼前看到了自己光明的前程,他仿佛看到了经过媒体还有杂志的曝光,自己的名字能够在世界医学界留下浓浓的一笔的场面。

    他神情激动的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洗漱间去整理自己面容。

    面店老板坐在门口,难得看到他坐在门口而不是在店里忙碌。

    自从上次杨凡和澜吵架之后,他一直牵挂着杨凡最后究竟找到了澜了吗。对于那场争吵,他心中始终抱有一丝愧疚,他是个好人。

    好人的特点就是无论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扛。

    自从那次争吵之后,杨凡和澜再也没有来过这家面店。至于原因,无非是杨凡对面店老板的愧疚,还有就是杨凡也是个好人。

    看来,今天杨凡也不会来。店老板叹了口气,从门口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进了店里。

    “你听说了吗?本市有医生研究出根治哮喘的中医药方。”一个食客对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孩眉飞凤舞的说到。

    “中医?无非是骗人的吧。”女孩毫不为之所动。而是露出一丝鄙夷的神情。

    “怎么能这么说呢?中医是国粹!”食客愤怒的说到。

    “什么国粹啊,无非是骗人的把戏,你看方某子这个大v都在不停的举例说中医无用。”女孩脸上的嘲讽之色更加浓重。

    “那屠老师获得诺贝尔奖,不就是证明中医不是骗子吗?”食客依旧愤怒的说到。

    “懒得理你。”女孩不屑的说到,对于这些坚持将中医黑到底的人来说,无论怎么样,他们都只相信那些大V的花言巧语。

    “你…你说…哮喘能够用中医方子治好?”店老板刚巧听到争吵。

    “是啊老板,你看了今天报纸新闻了吗?”食客明显是店里的熟客,对着店老板说到“老板,你来评评理,中医究竟有没有用。”

    店老板没有理会食客的话,他赶紧跑出去去附近的书报亭买了份报纸,然后拿起报纸,看到了封面头版的报告,认真读了起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安有全。看到了这个名字,他浑身颤抖,并不是激动也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悲愤。

    他突然想起了澜跟他说的最后那句话

    “你就这么肯定他不会骗你?他说不定就是为了把药方据为己有。人类为了利益什么都能出来。”当初让他那么愤怒的话,却如今在想起来。却是一股深深的嘲讽。

    面店老板握紧了报纸,面色扭曲的离开了。

    安医生正春光得意的在家翻阅着报纸,他还是第一次上报纸和新闻,这次报告和新闻让他名利双收,不仅私立医院的老板给他提升了工资,而且很多医学杂志都约着他做专访,还有一些电视台的邀约,看到了报纸上花着大篇幅为自己报告,将自己的人生镀金一遍宣传,一些细微的小事都被媒体渲染成能看出一些高尚的品德,尤其是最后一句评价在世安道全,仿佛画龙点睛一般,让他感觉到无所不能。

    门铃响了,安医生飘飘然的把报纸放在一边,心情愉悦的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然后他看见了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脸。

    一张怒发冲冠的脸,一张愤怒却带着眼泪的脸,一张眼神绝望的脸,还有就是一双充满老茧的大手死死掐住了安有全的喉咙。

    “不…”安有全拼命挣扎,但是那双大手的劲道却因为他的挣扎而不停加重。

    安有全感觉到呼吸困难,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而亡,看着面前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画面。

    有着当自己落魄的时候,这张脸的主人面带笑容的递给自己一碗牛肉面,有着当自己获得小小收获时候,这张脸的主人还是用一碗牛肉面为自己庆祝,只是那碗牛肉面肉比面多,有着自己获得成功,接触到各种上流层次的人而嫌弃他只是个面店小老板的时候,那张落寞的脸,有着当他满怀期待的递给自己药方的时候,自己昧着良心说没用的时候,那张失望的脸。

    安有全他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感觉到自己即将走向死亡的时候,他脑海里居然浮现出曾经吃过那碗肉比面还多的牛肉面。他突然想到,如果能再吃一次就好了。想到这里,他停止了挣扎,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当他停止了挣扎的时候,那双大手从他脖子上移开。新鲜的空气重新回到安有全的肺里,他拼命的吸着新鲜的空气,今天所有的幻想还有喜悦,随着这新鲜的空气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他突然感觉到活着真好。

    “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把你当我唯一的知己,我一直对你能当我朋友这件事而感到自豪,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面店老板浑身颤抖的大声说到。

    “我…我…”安有全一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语塞的说到,为什么骗他,为什么呢。安有全大脑一片空白的不停问着自己。

    因为什么呢?因为名?自己已经是知名专家,因为利?自己每年挣得足够让人羡慕,因为什么呢?

    安有全摊坐在地上,在反复问着自己。面店老板看着安有全沉默等着他的答案。

    “对不起”安有全开口说到,他最终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骗他,只能用对不起来回应店老板的问题。

    “对不起?你对我说对不起有用吗?你应该去向那个给我药方的年轻人道歉,因为你说没用,你伤害了一个年轻人的善良。”店老板恨铁不成钢的说到“如果你只是骗了我,我还不会这样生气,但是你却伤害了我和他的信任。更何况,你不经他的允许还盗用了他的药方,在他心中他会怎么想我。”

    说到这里,面店老板想起了杨凡不停对自己道歉的羞愧模样,想起了澜在杨凡训斥下,要她向自己低头的样子,他不由狠狠地给自己两个狠狠的耳光。

    安有全看到面店老板这样,他心中不好受的说到“我拿出五万块钱,给他吧。”

    “这不是钱的问题。”面店老板听完了安有全的话,他明白安有全根本没有懂自己的意思。

    “你不是说那个人生活并不富裕吗?五万不够的话,我可以加。”经历了生死一线的安有全,又重新回复到原本的模样,他生怕自己药方是盗窃别人曝光,让自己好不容易营造的正面形象破灭,于是恳求的对面店老板说到“求求你了,帮我说一下,钱不是问题。”顺带着安有全拼命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面店老板看着安有全,他想起了曾经自己和安有全相遇的时候,虽然那时候他没有钱没有现在令人羡慕的职业,虽然那时候他落魄的像个失败者一般,但是他有着一双明亮而充满希望的眼睛,有着自己的执着,反而像个成功者一般。

    如今在店老板面前的他,虽然有钱,有令人羡慕的职业,但是却和当初相遇的他相反,像个失败者一般。

    面店老板沉默了,而安有全看面店老板不由的哭诉起来“求求你,我们十几年的情义,你也不想看到我被曝光吧。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求求你,帮帮我。”

    面店老板看到他这样,最终面店老板还是叹了口气。虽然这段友谊在时间的长河还有就是双方地位的差距变大中慢慢变味了,但是,那些曾经美好的画面还不停出现在面店老板的面前。因为欺骗而愤怒的心,逐渐变为冷静和失望。

    “嗯,我尽力去劝说吧。”面店老板用尽力气说到这些,便扭头离开,面店老板最终还是心软下来了。

    得到了这个答复的安有全,不由面露喜色说到“放心吧,你孩子的病来我们医院免费治,而且钱不够跟我说,我加。”

    这一次店老板并没有回答。因为这一次离开店老板决定,让这十几年的友谊彻底画上句号。

    走到大街上,店老板耳边回响起一首歌

    十五年的友谊

    有谁会懂得珍惜

    金钱浮夸的世界里

    究竟有多少真实感情

    回忆在记忆中沉淀分离

    时间在回忆里消失

    当初的彼此却无法再次看清

    相遇的笑容却看不到蔚蓝的天际

    消逝的风景里压抑的空气

    那些美好的回忆最终将全部逝去

    ……

    听到这首歌,想起了和安有全十五年的友谊,面店老板最终控制不住大声哭泣起来,引起大街上无数路人的围观,他也不知道为谁而哭。或许,为了那十五年的友谊。

    深夜,杨凡美滋滋的拎着一大包东西回家,今天他找店长预支了五百块钱的工资,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准备回家给家里两个孩子惊喜。结果在小区门口,他看到了一个憔悴的身影。

    “你回来了啊。”憔悴的身影开口说到。

    “啊,店老板怎么是你,你怎么找到我这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杨凡仔细看着这个身影认出了是面店老板不由惊讶的问到。

    面店老板听到了杨凡的疑问,笑着说到“我是不停的询问着你和你妹妹的特征,满脑找来的,还好你妹妹染的白头发好辨认,不然我还真找不到你这。”店老板颤颤巍巍的起身站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找了多久,也不知道他等了多久,地上满满都是烟头。

    “有事吗?”杨凡担忧的问到,毕竟现在时间这么晚了,想必他有急事。

    “我错了,对不起。”店老板诚恳的说到。并且深深鞠了一躬,杨凡赶紧把店老板扶了起来,满头雾水。

    面店老板把安有全盗用杨凡的药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杨凡安静的听完沉默了。

    “对不起,是我朋友做错了,我为他道歉。他并且准备拿钱给你补偿。”店老板又道歉起来,杨凡赶紧摇了摇头说到

    “您说药方有用是嘛?”

    “嗯。是我朋友一时鬼迷心窍。”店老板羞愧地说道。

    “那就是能帮助店老板您的孩子咯”杨凡突然笑着说到。

    “嗯…”店老板看着杨凡的笑容有点摸不清头脑,任谁得知自己的东西被人盗用基本怒发冲冠找人算账,而杨凡却很平静。

    “能帮助您就够了,补偿不用了,如果能帮助更多人就是对我最大的补偿。”杨凡看着店老板笑得更加灿烂。杨凡听到能够帮助店老板的孩子,他一直悬挂在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了,至于所谓的补偿他也随之不那么看重。因为店老板并没有说多少金额,杨凡心中也觉得并没有多少钱,而且通过店老板的叙述,他对安有全这个人并无好感,觉得他会不会给自己补偿金都不好说,总之杨凡并不抱着期望。

    “不行,钱我明天要了就给你送过来。这是你应得的,我真的对不起你和你妹妹,我也不该不相信你妹妹。我该怎能弥补你们呢?”面店老板焦急的说到。

    “不用弥补,没多大事,能帮助老板您就好了,毕竟您也一直对我挺照顾的。”杨凡摇头拒绝到。

    “不行,一定要弥补!”这次面店老板态度十分坚决,而且听完杨凡的话,他脸上流露出了愧疚的神色。如果不给杨凡补偿的话,他的心终究过意不去。

    杨凡看着店老板愧疚模样犹豫了一下说到

    “那这样吧,您请我们吃顿饭就够了,要肉比面多的牛肉面。”

    店老板听完了杨凡的话,他一阵恍惚,他想起了安有全刚当医生的时候,自己给他做了一碗杨凡口中的牛肉面作为庆祝,那碗牛肉面包含着很多情感,比如单纯和善良,还有就是友谊,只是那碗牛肉面在记忆的长河中逐渐被遗忘。

    想到这里,店老板终于笑了

    “好,等你们来我店里,一定请你们吃肉比面多的牛肉面!”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