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好!”一个苍老激动的声音从药店门口传来。

    杨凡随着那个声音望去,发现了一个神色激动的老者。

    “祁老先生。”

    “祁神医。”

    药店里的顾客们看见了这位老者,不由的恭敬亲切的打着招呼。这位老者就是这家药店的老板,同时也是全国知名的中医专家祁连老先生。

    祁连老先生一边和顾客们打着招呼,一边朝杨凡走了过去,苍老的脸上因为激动挂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红润,他走到了杨凡面前,伸出手用力的拍着杨凡的肩膀说到

    “说的太好了,中医并不是不仅是一种文化和治病手段,更多是种精神,是种传承,这句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然后祁连老先生扭头看着那个低头沉默的年轻人

    “祁隆安,你还觉得中医应该是值得淘汰的老古董吗?”

    祁隆安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杨凡和祁连老先生并没有回应。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带给了他很大的冲击,他心中的中医无用论开始动摇了,但那也就是动摇罢了,毕竟仅凭一件事要扭转一个人的坚持已久看法和思想并不是那么容易,祁隆安在反复琢磨着杨凡最后源于孙思邈千金方的那句话。

    “年轻人,你叫什么?”看到自己孙子那张挣扎而沉默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对着杨凡说到。

    “老先生,我叫杨凡。”杨凡并不知道面前的老者是谁,但是看到四周顾客的样子,就能猜出老者应该是个德高望重的医生,杨凡恭敬的回答着。

    “好孩子。”看见杨凡的恭敬的样子,祁连老先生越看越喜欢,他接触杨凡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大多数都是才华横溢性格古怪之人,很少有像杨凡这样有才华但是有涵养的人,祁连老先生接着问到

    “请问杨凡小友,师承何人?”他将杨凡的称呼从年轻人提升至小友,可见对杨凡喜爱之情。

    “我的师承?”杨凡听到了祁连老先生的话,他不禁语塞起来,他想了一下艰难的回应道“家传。”

    “原来是家传啊,我想想,姓杨的中医世家有哪些。”老先生想了下接着说到

    “你是杨清家的小辈?”

    “不是…”杨凡听到祁连老先生究根问底的问到,不由头疼起来。

    “看来,高手都在民间啊。“祁连老先生看见杨凡为难的样子,放弃了追问不由感慨道。

    “那…老先生没事我就走了…我要去买药然后上班。”杨凡有点害怕老先生在究根问底,自己这漏洞百出的借口容易被揭穿说到

    “喂,杨凡,你要的药材,店里有。”一旁的祁隆安听到杨凡的话终于开口说到。

    杨凡听到了祁隆安的话,诧异的望了过去。

    祁隆安看着杨凡有点羞愧的低下了头。

    杨凡看着祁隆安的样子笑了笑,走上前,说出了自己的需要的药材和比例。祁隆安一脸疑惑的给杨凡配上了药材。

    不止是他疑惑,一旁的祁老先生也皱着眉头,杨凡一边把捏着药材判断着药材的优劣,一边思考着如何炼制记忆中的六物灭瘢膏。

    “杨凡小友,”祁老先生终于按耐不住问到“你这是配置鬼遗中的六物灭瘢膏吗?”

    杨凡听完老者的话,点了点头。

    “你这个药材不对啊?”老者皱着眉头说到“六物灭瘢膏应该六物。你这可是抓了七种药材,而且其中最重要的鹰粪白怎么没有?”

    “老先生,是这样的。”杨凡看到老者的疑问,按照记忆中,把这些药材的药性和搭配方式说了出来。

    刘涓子鬼遗方是晋末时期,那时候时代对于某些药材认知不够,还有就是局限当时中医发展而搭配出来的。

    每个东西只有不断因为时代改进才能进步。将药效更好且药性搭配不冲突的药材,替代当年的药材,无疑也是进步的一种。

    祁连老先生听的眼前一亮,杨凡的搭配无疑提升了六物灭瘢膏的治疗效果和质量,他看向杨凡的眼光越来越柔和的。

    祁隆安则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凡,他虽然是中医无用论坚持者,但是他也从小学习中医,对六物灭瘢膏十分熟悉。没想到杨凡这个改进方式,让他对陈旧中医体系有了另一种看法,他敬畏看着杨凡,心中那个坚持又动摇了一丝。

    “后生可畏啊。”祁连老先生看着杨凡夸赞到,祁老先生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到

    “你有没有兴趣来我的药店和中医馆做代职中医?”

    杨凡听到了祁老先生的话愣住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主动邀请自己工作。

    “放心吧,我给你开工资,10000块钱一个月。”祁老先生看着杨凡的表情,丢出了一个让杨凡心动的价格。这还是祁老先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邀请一个年轻人来自己的中医馆工作。

    “可是我没有行医资格证。”杨凡吞了吞口水说到。

    “这个难办啊…”祁老先生看着杨凡说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表现还有对中医的看法和实力让他有了种很多年未出现的惜才之心,而且他很想好好培养杨凡,将杨凡培养成一个年轻一代的中医明星去改变现在那些中医黑的年轻人看法。

    “没事,我可以通过关系让你参加行医资格证和职业资格证考试。”祁老先生跺了跺脚说到,为了心中的哪一丝执着,为了能够弘扬中医文化,祁老先生也是准备豁出去去打破自己不求人的原则。

    杨凡看着面前的老者沉默了,因为他还是头一次从一位老者的眼睛发现出不输于年轻人执着的眼神。

    “是不是嫌弃工资少了,我可以加。只要你来,我保证用心培养你。”祁老先生说到。

    “不…不是…”杨凡摇头说到,然后他态度诚恳的说“祁老先生,您能不能等我一个月?”

    “为什么要等一个月?”祁隆安插嘴问到。

    “因为,我的兼职还有一个月到期。”杨凡摸了摸脑袋说到。

    “兼职?什么兼职?既然是兼职直接和经理说辞掉不就行了。反正兼职也没合同,也挣不到几个钱。”祁隆安出声建议到,对于杨凡的这种做法他十分不理解。

    “我在便利店兼职。”说到这里,杨凡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和店长相遇的时候,店长看到自己窘迫而直接给予自己机会兼职的场景,浮现出因为自己第一次兼职手忙脚乱的时候,店长安慰自己的场景,他笑了起来接着说到“这不是挣钱不挣钱的问题,既然答应了店长要做满一个月,就一定要做满,这是诚信问题。”

    说完了之后,他诚恳的对着祁老先生说到“如果老先生能等我一个月的话,我做完兼职就来,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祁老先生听完了杨凡的理由严肃问到“你就不怕失去这个机会?你就不怕我变卦?杨凡小友你可想好了,在中国想做我的学生,可以足够将这条街道所有店铺塞满。”说到最后一句,老者身上浮现出一股霸气和自信。

    杨凡看了看老者,他心中说实话,也在进行着天人交战。他从顾客的称呼和眼光中判断出这个老者的不凡,也明白这个老者肯定说到做到。

    “对不起,老先生,我还是选择便利店兼职,因为,做人需要感恩。”杨凡低头道歉到。

    杨凡无疑是个感性动物,因为他是孤独的人,孤独的人更加珍惜着对他好的人。店长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拉了他一把,虽然或许在店长心中那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在杨凡心中,他能记一辈子。杨凡也不知道是什么语气拒绝了面前这个老先生,但是他心中并不后悔!

    “哈哈哈哈”祁连老先生笑了起来,他看着杨凡说了三个字“好好好。”

    祁隆安此时看呆了,他无法明白杨凡的想法。能做自己爷爷的学生,是无数人的梦想,但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因为所谓那些虚无缥缈的诚信,感恩而放弃了。

    祁老先生看了眼祁隆安因为杨凡拒绝而露出不理解的表情,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失望,然后他说到

    “好,我等你一个月。”

    当他说完了这句话,他感觉到他的内心那个想要改变年轻人对中医看法的执念减轻了很多。他说完以后再次拍了拍杨凡的肩膀,并没有再看祁隆安一眼,就那样走出了药店。此时的祁老先生只想找个饭店,约上好友开心的喝上几杯小酒。

    “嗯,这部作品,已经达到了我们的群的审核条件。”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将杨凡的仰望星空战记分享到qq群里,然后打字说到。

    “同意”

    “附议”

    那个qq群没过一会儿,十几个qq群成员打出了附议。

    “我去给他发去了邀请。”面色的男子接着打字说到,他的面色更加阴沉了。

    “该死的弱智读者和编辑,一点都不懂的欣赏一部好作品,整天沉浸在那些弱智写的小白套路文吧。哈哈哈哈哈哈”

    面色阴沉的男子一边说,一边控制不了情绪笑了起来。

    电脑屏幕qq群页面不停闪烁着咒骂和失望的句子。

    那个qq群的名字叫做

    失败者联盟。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