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凡看到了他这二十二年人生中最触目惊心的一幕,他看到了林婉婷左手臂上全是伤疤。

    可能因为杨凡的目光,林婉婷着急习惯性想把袖子拉长,用来挡住手臂上的伤疤,但是袖子并没有那么长,她只能将左手藏在背后。目光左右摇摆,逃避着杨凡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说到

    “我…我洗好了。”

    杨凡看着林婉婷走上前,把她的藏的左手拉了出来,仔细看着那手臂,他心中涌起了一种叫愤怒的情绪。

    “谁弄得?”杨凡低声的问到,杨凡的语气低沉有点让人害怕。

    “我…我自己摔得…”林婉婷支支吾吾地说到。她仿佛因为杨凡的问题回想起以前不美好的回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痛苦。

    “这是能摔出来的吗?”杨凡的语气有点不耐烦。对于杨凡来说,就算是因为澜才接受把林婉婷带回家的任务,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对林婉婷负责。

    “告诉我”杨凡语气柔和的说到。

    “真是自己摔得…”林婉婷咬着嘴唇说到,只是她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我出去下,就回来。”杨凡看着林婉婷这样,只能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到。

    然后他直接换好衣服走了出去。

    “为什么不跟杨凡说这些伤疤的由来。”一旁沉默的澜开口问到。

    “我…我不想给他添麻烦。”林婉婷低头小声的说到。

    澜听完了之后,并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林婉婷摇了摇头。

    杨凡拿着手机搜索附近最大的一家大药店,然后急忙走进去。脑海里一直搜索着那些中医去疤药方。他仔细挑选了刘涓子鬼遗方中的六物灭瘢膏。注1

    来到了药房里,药房的人很多,但是中药柜台那边人很少,只有一个百无聊赖的年轻人,他就坐在中药柜面前玩着手机。

    杨凡走了过去,说出了他想要的药材,年轻人听完杨凡所说的药材没好气的说到没有,然后接着玩着手机。

    杨凡听完之后皱了皱眉头,他看了眼手机,离兼职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他赶紧向年轻人询问

    “附近有没有别的拥有这些药材的药店,我很急。”

    “没有,着急去医院去抓。”年轻人仿佛因为杨凡打搅了他玩手机的兴致,没有好气的说到,然后看了眼杨凡小声嘀咕到“治疗瘢痕就去医院要医生开西药,中医这种东西除了糊弄人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杨凡听到了年轻人的话,原本因为林婉婷伤疤还有时间紧迫绷紧的心瞬间点燃了。

    “你说中医没有用?”杨凡加重语气说到。

    年轻人听到杨凡加重语气的话,不由得把手机一摔,大声说到

    “有用?只是些江湖骗子罢了。你看最近上电视曝光了多少所谓的中医骗子,中医就是巫术,草菅人命的巫术,你说有用吗?”

    年轻人的话让整个嘈杂的药店瞬间沉默起来,所有目光聚集在这两个年轻人身上,的确正如年轻人所说的一般,现在很多人用中医行骗被曝光,很多年轻人都把中医称之为巫术骗术。很多年轻人都投入了赞许的目光,的确现在中医真的处境真的十分尴尬。

    年轻人看着那么多赞许的目光又接着炫耀的说到“我前段看到了一个文献,中华民族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平均寿命东汉是22岁;唐朝是27岁;宋代是30岁;清代33岁;民国时期35岁。1985年人均寿命68.92岁,2010年,超过70岁。这个寿命表不是正代表着中医无用论吗?”年轻人越说越兴奋,那张原本因为工作而无聊的脸变成病态的红色。

    他的话字字诛心,把中医贬低成一无所用。

    杨凡看着他的样子,沉默不语。

    年轻人接着得寸进尺说到“华夏所谓的传统文化,大部分都应该淘汰掉,因为不够科学,现在是个科学的时代,什么武术国术都应该被淘汰。”

    在国内外文化冲撞下,有一部分年轻人都开始嫌弃国内的传统文化和国粹,并且对国内文化有种深深的抵触感,或许因为有些媒体和书籍神话了那些文化,也或许因为那些所谓的公众人物为了博取大家的眼球各种诋毁中国文化,但是更多却是因为那些年轻人信仰缺失。

    对国家的信仰丢失,对自己的信仰丢失,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崇洋媚外,对自己国家的很多东西带着一种偏见的眼光。

    年轻人以为他的话会再次获得那些赞赏的目光,但是却只有少许赞许的目光,大多的目光都透露出一种愤怒还有无奈。

    “那个文献,我也听说过。”杨凡终于张口说到“那个文献算上了新生儿的夭折率,以及那些过劳死的贫苦人家还有战乱死掉年轻人的寿命。我当时看到这个文献,我并没有像你这样充满着炫耀,而是感觉到深深的悲哀,那个文献是记录着我们祖国的一代代历史的悲哀。也是某些有心人,为了宣扬现在科学,否定之前历史的一种手段。”

    年轻人听到了杨凡的话,突然从心底中感觉到一股悲凉。

    杨凡看着年轻人眼神悲哀的说到“其实,中医在某些程度上比不上西医,这点我承认,历史的战乱和朝代的更替,让很多中医珍贵的典籍丢失。而且中医始终在某些仪器不如西医。但是中医并不是一无是处。它代表着一种信仰,代表着一种精神和传承。”

    杨凡的脑海里浮现出当初学习初级草药医术的时候那些中国古代医师不惜以身犯险去采取草药,不惜以身试药去判断药是否有用的画面,他的眼眶不禁红了,他接着说到“中医也有着中医的优势。他是一代代医学先烈智慧的结晶,如果中医真的没用,为何国外有些医学机构还在研究着中医?中医有些药方有效比如热感冒冲剂,用西医药理学却无法解释出来。不仅是这些,某个主持人出车祸然后西医说她没有救的时候,回国用中医治好的案例又说明了什么呢?注2”

    年轻人突然语塞,杨凡的话并没有像那些中医粉一般一味恭维着中医,而是谦虚的承认不足,然后反击着他的话,他开始细细琢磨着杨凡的话,但是他眼神始终对着中医依旧有着偏见,他嘴硬的反驳道

    “中医哪有这么神奇,那个主持人的案例只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罢了,中医除了草菅人命以外,有什么传承,精神,你别在这为中医洗白了!”

    杨凡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他开始在药店里随意的行走,走入了围观的顾客中,然后认真看着那些顾客,对他们开口说到

    “你是来治疗腹泻的把?”

    “你是来买感冒药的吧?”

    “你的胃应该出了问题。”

    “你应该是别人买药,不过看你这样应该肺有点毛病。尽快去找医生治疗。”

    “…”

    杨凡看着顾客随意点评到,那些顾客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杨凡说的正是自己来药店买药的原因。

    杨凡只是初级医术,他并不能把所有的人的症状都能看出来,他只挑选着自己有把握能看出来的几个人,诊断出疾病命中率为100%。

    “对对对。”那些被杨凡指点的顾客不停的点了点头赞同到,然后他们面露着火热的神情。

    很多原本赞同年轻人的人,被杨凡这一手所威震住了,他们出现挣扎的神色。

    其实杨凡并没有想出头,但是在那个年轻人如此贬低着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心中哪种怒火促使他冲动了一次,虽然只是挑选有把握的人进行诊断,他也紧张的背后也湿了一片。他看了看手机,离兼职还有一个多小时,他准备离开,然后去别的药房抓完药然后兼职去。

    “等等。”一个声音传来,一个年轻的大肚女子挺着大肚子说到“装神弄鬼的人。”

    这个年轻女人刚刚一直都是年轻人的中医无用论的支持者。虽然杨凡小小露了一手,但是她还是坚持中医无用论,杨凡虽然随意指出了几个顾客的疾病,但是她认为杨凡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装神弄鬼之辈。

    “听说中医能通过脉象能判断出一个人怀的是男孩女孩,我今天刚做好b超,你来判断着我怀的是男孩女孩,如果对了,我就承认你说的是对的,不然中医一点用处都没有!”

    年轻人抬起了头看着面前这个年轻女孩眼里出现了一种名为希冀的眼光,他依旧还是坚持着中医无用论,虽然杨凡的话十分有道理,虽然杨凡在他面前小小露了一手,但是他依旧还是想坚定自己的想法。

    杨凡看着年轻女人轻蔑的眼光和周围的人复杂的眼光,他笑了起来。

    “伸出手吧。”杨凡说到。

    年轻女人伸出了手说到“你就装吧。”眼中的轻蔑更甚了。

    杨凡闭着眼睛把自己手搭在那个女人的手腕上,仔细听着女人的脉象。过了半响,他收回了手。

    “快说是男孩女孩。”年轻女人脸上带嘲讽笑容催促道。

    杨凡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仔细看了下年轻女人的肚子和后脚跟注3,然后轻轻说到

    “男的。”

    年轻女人的听完之后,笑容凝固了。

    “快说是对的还是错的啊?”

    “快说啊?”

    围观的人看见女人久久没有回应这个答案,不由焦急的催促道。

    “是…男的…”年轻女人艰难地说道。

    所有的人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凡,脸上露出了一丝火热。

    “神医啊!”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来。

    然后整个药店的人都看着杨凡火热的喊到“神医”

    年轻人的中医无用论终于崩溃了,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杨凡。杨凡也随着年轻人的目光望去,杨凡不禁脱口而出说到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这句话出自于孙思邈千金方第一篇。

    药店里所有的人听完了这句话沉默了,然后细细琢磨着这句话。杨凡开口说到

    “收起你的偏见,尝试去接受那些中国传统文化,尝试去接受了解中医,那些不仅是一种文化和治病手段,更多是种精神,是种传承!”

    “说得好!”一个苍老激动的声音从药店门口传来。

章节目录

写手无敌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若沐大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沐大大并收藏写手无敌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