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啊?还要看佛经啊?我都已经背下整篇楞伽经了啊!”赵虎立时傻眼了。

    慕容凤撇嘴道:“佛门神功基本上都是至刚至阳的路数,但佛门弟子又不能像道家弟子那样学什么阴阳调和,所以为了避免佛门弟子阳火焚心,这研习佛经化解戾气就成为了最佳途径,你光会背有屁用。”

    赵虎直挠头道:“难道我赵虎真的要换个发型才能继续修炼这九阳神功吗?”

    慕容凤白眼道:“说你笨还不承认,你又不是佛门弟子,让你读佛经只是让你平心静气,又不是让你真的去出家。”

    赵虎立时恍然大笑道:“哦,我明白了,我不是佛门弟子,自然不用受那佛门清规戒律的限制,所以小妹你是不是要教我什么阴阳调和的法子啊?”

    慕容凤哼笑道:“你总算脑子灵光了一回,不过这事不急,以你的修为还远远没到需要阴阳调和的程度,所以你现在先练习一下内力的控制力吧。另外读佛经也不能落下,所以这几天你给我继续熟读楞伽经,过几天我会抽查你的经义感悟,若是到时候答不上来,哼哼。”

    赵虎立时傻眼了,合着自己还是躲不过当和尚的命啊!

    无奈之下赵虎只好捧着楞伽经看到头昏脑涨,重新登入到游戏里面想放松一下心情……

    “啊咧?我升天了?啊啊啊啊啊~~~小妹救命啊!”

    “哈哈哈!”陈·风暴烈酒哈哈大笑拍着被冻的瑟瑟发抖的赵虎肩膀,安慰道:“能醒过来就好,我们还担心你要在天上飘一夜才能醒过来呢。”

    “阿嚏!”赵虎瑟瑟发抖的吸溜了一下鼻涕,一半是冻的一半是吓的,毕竟搁谁没个心理准备突然发现自己像只风筝一样在天空中飘啊飘啊的都会吓尿的吧。

    “来,喝一口暖暖身子吧。”陈·风暴烈酒递过酒葫芦呵呵笑道:“不过这回可别再喝多了哦。”

    “切!”旁边传来一声轻轻的鄙夷声:“你们这些人类也太没用了,居然喝点酒会将自己差点烤熟了的。”

    “丽丽!!!”陈·风暴烈酒转头瞪了一眼。

    丽丽嘟囔着小嘴哼道:“我说的是事实嘛。”

    陈·风暴烈酒摇摇头也是拿这丫头没辙了,转身对赵虎歉然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没事,阿嚏。”赵虎擦了擦鼻涕,抱着酒葫芦小酌了一口。这回他可不敢喝多了,免得又走火入魔。

    一口烈酒下肚立时整个人都瞬间暖和起来了,赵虎长吁出一口热气突然感觉到体内的真气竟自动运转了起来。吓得他以为真气又要失控了,连忙沉下心神去强行控制却惊讶的发现在体内流转的真气居然没有像上回那样横冲直撞,反而顺着他开拓好的督脉缓缓运转了起来。

    赵虎立时感觉到全身热乎乎的,高空中的低温竟然对他毫无影响了。

    陈·风暴烈酒蹲到赵虎面前,惊讶道:“你居然也修炼出真气了?”

    赵虎也极为惊讶道:“你知道真气?”

    丽丽探头嗤笑道:“笑话,我们熊猫人武僧可都是修炼真气的高手,就算是刚入门的武僧弟子也能赤手空拳的一掌劈碎一块磐石!我们管这招叫……叫……大喵掌!”

    “是猛虎掌!”陈·风暴烈酒无语道:“丽丽我记得你修炼的织雾之道吧?为什么会对踏风之道如此熟悉?”

    “人家不是好奇嘛。”丽丽缩了缩小脑袋,一吐舌头讪笑道。

    陈·风暴烈酒严肃警告道:“练武之道在于专心致志,你还没有明心定性,切记不可朝三暮四!”

    “知道啦知道啦。”丽丽不耐烦的嘟囔道:“叔,我感觉你越来越像我老爸了。”

    陈·风暴烈酒摇摇头,盘腿坐在赵虎面前和他对饮起来。

    赵虎递回酒葫芦,好奇问道:“那个能和我说说你们的武道吗?呃,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陈·风暴烈酒咕噜噜喝了一大口烈酒,然后一抹嘴角绒毛道:“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既然也修炼出了真气想必也是吾辈同道中人。”

    赵虎挠头讪笑一声,心说我就一个刚入武道的小菜鸟,这话你应该对我小妹说才是,她肯定和你很有共同语言。

    就听陈·风暴烈酒自顾自的感慨道:“我曾经追随一位大师左右,随他周游过迷雾之外的世界。那时的我武道初成,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总想着遇到一个高手一战成名。”

    “然后呢?”丽丽不知何时钻了过来,目光灼灼的望着陈·风暴烈酒好奇问道:“陈叔你遇到外面的高手了吗?有没有打赢了?”

    陈·风暴烈酒却摇摇头,叹笑问道:“你这小丫头知道何为输赢吗?”

    丽丽不服气道:“陈叔我当然知道什么是输赢!把对方打败了不就是赢了吗?”

    陈·风暴烈酒呵呵笑道:“那个时候的我也和现在的你有着同样的想法,但是后来遇到的高手多了,我渐渐发现输赢其实并不重要。”

    “不重要?”丽丽一脸迷糊问道:“那什么才重要?”

    陈·风暴烈酒长饮一口酒,缓缓道:“重要的是我们为何练武!”

    丽丽显然太小,还无法理解这句话里深含的哲理。

    但一旁的赵虎却听进去了,立时有种醍醐灌顶之感直冲脑门,但是却又抓不住那朦朦胧胧的感觉。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就回答过慕容凤,说为了面子也好,为了变强也好,但这些浅显的答案显然不能让赵虎自己满意,或者说这些答案根本不能支持他在武道之路上走多远。

    所以当陈·风暴烈酒提出这个问题时,赵虎心中立时产生了一丝共鸣从而摸到了一点属于自己‘道’的影子。

    陈·风暴烈酒对丽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指了指进入顿悟状态的赵虎。

    而进入顿悟状态的赵虎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体内躁动的纯阳真气居然平和了下来,随着他的一呼一吸间竟主动充盈进他的气海穴,一点一滴的完美转化为他真正的力量。

    赵虎这一顿悟就是整整一夜,当他重新睁开时没有了往日的浮躁,反而透露出一丝沉稳气势。除此之外倒是没有多大变化,毕竟他只是初入武道,没有慕容凤那样的境界,即使偶然顿悟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神功大成直接就飞天遁地成为一代宗师,真若这样那这宗师未免也太不值钱了。

    而顿悟对一名武者来说功力精进都是次要的,真正重要的是明心定性,清楚知道自己所追寻的‘道’是什么,然后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赵虎深吸一口气,呼出一条长长的浊气,然后起身郑重的向陈·风暴烈酒抱拳行礼道:“多谢阁下指点武道!”

    陈·风暴烈酒哈哈笑道:“我可没指点你什么,能顿悟全靠你自己的悟性。你要是不见外就随他们叫我一声老陈好了。”

    赵虎爽利道:“那老陈你叫我小虎就行。”

    “小虎?”老陈哈哈大笑一声,豪爽的递过酒葫芦道:“来,小虎,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为了朋友,干!”

    “为了朋友,干!”赵虎抱起巨大的酒葫芦直接豪饮一大口,引来几个熊猫人呼喝叫好声。

    咻噼啪!

    忽然一道流光升起炸开,在雾中映照出一朵绚烂的蓝色烟火。

    “是信号弹!云波他们见到大陆了!”壮波惊呼大喜道:“我们就要回到故乡了!”

    咻噼啪!

    忽然又一道绿色的烟火升起在天空中炸开。

    “是风波他们,他们也见到大陆了!”

    吊篮内的几人立即纷纷挤到吊篮边睁大眼睛眺望烟火升起的方向,但却只能影影绰绰的见到一片黑影。

    “那是什么?好大一片黑影!”丽丽趴在吊篮边上好奇问道。

    老陈眯起眼睛盯着那片黑影总觉得有些熟悉……

    咻,咻噼里啪啦!!!

    忽然两道红色烟花同时升起在天空中炸裂开来!

    “是警示信号!!!”壮波惊呼道。

    老陈脸色瞬间一变,立即大吼道:“快升高!那是山峰!!!”

    恰好这时迷雾随风一散,露出一座巍峨的山峰横档在了三颗热气球面前。

    热气球内的所有人立时被惊呆了,望着那高耸入云的万丈壁仞仿佛迎面压过来似的。

    老陈立即将供热装置开到最大,同时抱起酒桶猛灌了一口,然后吼地一声从热气球底部喷入一道熊熊烈焰。

    其他几个熊猫人见状,也纷纷加入了喝酒喷火行列。就连赵虎也没袖手旁观,毕竟真要是让热气球一头撞在山崖上,估计谁也跑不了。

    壮波趁着换气工夫,满头大汗道:“老陈这座山也太高了吧!!!”

    “不是山太高,是我们飞的太低了。”赵虎咳嗽了几口火星子,一指吊篮下头道。

    众人探头一瞧,赫然发现吊篮离海面也就十米高度左右,先前因为浓雾弥漫他们都没发现,却没想到已经飘的怎么低了。

    老陈瞥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山峰,沉声道:“来不及了,我们是从北边飘过来的,这座山峰应该是潘达利亚大陆北边最高的昆莱山脉,热气球根本飞不过去,所有人准备跳海!壮波给云波和风波发送信号,让他们先行一步去白虎寺等我们。”

    壮波应了一声,立即摘下一个号角吹了起来。

    “啊?跳海?”丽丽惊恐道:“陈叔我不会游泳啊!”

    老陈直接抱过一个空酒桶,急声道:“快钻进去!”

    丽丽赶忙钻进了酒桶,老陈立即将酒桶背在了自己身上。

    其他熊猫人也都是一人背起一个大酒桶绑的牢牢的。

    赵虎汗颜道:“我说咱们这是逃命啊,你们还带上怎么多酒做什么?”

    老陈呵呵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吧,我们熊猫人武僧除了踏风和织雾之道,还有一个名为酒仙的最强之道,你听这名字就应该明白酒仙没了酒还能叫酒仙嘛。”

    赵虎一时无语以对,心说你们还不如叫酒鬼之道好了。这天底下除了矮人也就数你们熊猫人最嗜酒如命了。

    “快到岸边了,准备跳!”老陈招呼一声,一撑蓝边率先翻身跃了出去。其他熊猫人也跟着纷纷翻身跃出了吊篮,然后扑通扑通全都跳进了海里。

    赵虎深吸一口气,一纵身也跃了出去。

    “啊”扑通!

    赵虎一个猛子扎进了海里,然后双手乱扒拉着浮出了海面,一抹脸上海水发现老陈几人都在往岸边奋力游去。

    赵虎一挑眉头嘿笑一声,凝神静气一拍海面一个翻身就稳稳地站在了水面上。

    “哇哈哈!我果然是个天才,哎哟哟,这风浪好大,赶紧走。”赵虎一摇三晃的赶紧迈开腿向岸边狂奔过去,很快就追上了老陈几人。

    老陈几人自然被踏波而行的赵虎给吓了一大跳,全都目瞪口呆的呛了好几口海水。

    “各位,我先行一步啦!”赵虎得意的哈哈一笑,瞬间超过了几人向岸边冲去。

    老陈抹了脸上的海水,哈哈笑道:“小虎子,别以为只有你能在海面上跑,看我的,翔龙在天!”

    赵虎闻声回头一瞧,顿时被吓了一跳。

    就见老陈如同屁股后头装了火箭推进器似的,竟贴着海面直冲了过去。

    这时其他熊猫人也纷纷不甘示弱,施展出武僧技能翔龙在天,一个个的从赵虎呼啸而过。

    “我靠!这算哪门子轻功?”赵虎看的双眼放光,立即拔腿追了上去。

    一帮人各显神通终于登上了岸边,熊猫人武僧们虽然借助武僧技能一个个飙的飞起,但是冲到岸边后一个个也都累得跟死狗一样,全都在趴在沙滩上一动都懒得动了。

    从这一点上看,借助原力踏波而行的赵虎就显得轻松多了。

    脚踏实地后赵虎忽然有点感激小妹的悉心教导了,要不然此刻的他肯定还在海里扑腾呢。

    这时丽丽推开桶盖,钻了出来又蹦又跳的欣喜问道:“陈叔,我们终于到潘达利亚大陆了吗?”

    “应该是到了……”老陈气喘吁吁的翻坐起身子,然后赶紧喝口酒恢复一些体力。

    “吼!!!!!!”

    忽然一声震天的兽吼从山的那边传了过来,直把老陈惊呛着了。

    赵虎一缩脑袋,惊道:“我说老陈,你们家里难不成还养着什么大家伙不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