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叶南天自然不会拿把玻璃剑来戏弄慕容凤,就听他笑呵呵的主动介绍道:“此剑乃我藏剑山庄珍藏的名剑承影,仿自上古十大名剑中的承影剑。不过毕竟是件仿品,无法做到传说中的‘蛟分承影、雁落忘归’的那般神奇,还请月影掌门不要嫌弃才好。”

    “叶庄主礼重了。”慕容凤挽了一下剑花,本就极为透明的剑刃立时消失,让人肉眼根本看不清剑影。

    “月影掌门喜欢就好。”叶南天笑呵呵道:“说句套近乎的话,藏剑山庄与燕子坞算是隔壁邻居也不为过,老夫以后还要多多仰仗月影掌门照拂才是。”

    慕容凤呵呵一笑,还刃入鞘道:“叶庄主言笑了,邻里间互相帮扶才是。”

    叶南天等的就是一句话,立时笑的更为开怀了。

    这时其他几个门派的宗师也纷纷携礼上前恭贺慕容凤,叶南天告罪一声便带着叶夫人转身离开继续饮酒作乐去了。

    这次寿宴算是慕容凤真正的成人礼,所以江湖上的各门派都给足了面子,即使一向和她不对付的剑道盟也派来了一位宗师携礼前来恭贺。

    人家礼数周全,慕容凤自然也给足了人家面子,双方你好我也好,仿佛亲若一家人,当真是一团和气。

    只不过心细的慕容凤发现剑道盟的那位首席大弟子并没有随同前来,峨眉派的那个小辣椒也没来。其实想想也能猜到,对方在前几天的中秋决斗中已经丢了一个大脸,那还会再来找不自在。

    倒是武当派的张云松和峨眉派的方艳青跟来了,而且二人还带来了一份婚礼请柬。

    “呵呵,在下是不是要提前恭贺一下二位少侠喜结连理啦,放心一份大礼少不了你们的。”慕容凤笑眯眯拿着请柬打趣道。

    方艳青闹了个大红脸,轻睨了张云松一眼。正一脸傻笑的张云松赶紧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们怎敢奢求月影掌门大礼,只要您肯赏脸来武当山喝杯喜酒就是给足我们面子了。”

    “放心吧,这杯喜酒我喝定了。”慕容凤笑呵呵的应下道。

    几人正聊着天,慕容凤忽然瞥见二哥赵虎正与一名峨眉女弟子笑呵呵的谈天说地。

    “这家伙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慕容凤一脸无语。

    张云松与方艳青也注意到了慕容凤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不由惊讶道:“丁师妹什么时候和这位赵家二少爷认识上了?”

    “走,过去瞧瞧他们在聊什么聊的怎么开心。”慕容凤轻笑一声便迈步走了过去。张云松与方艳青对视了一眼也跟了过去。毕竟有周的前车之鉴在,他们峨眉派可不想再与这位赵家二少爷有任何瓜葛了。

    正和丁凝聊的开心的赵虎忽然见到自家小妹面带微笑走了过来,立时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干笑道:“小妹你怎么过来了?不招呼各位武林前辈了吗?”

    “没事,我就是见你们聊的怎么开心也想过来听听你们在聊什么?”慕容凤笑呵呵道,同时也在上下打量着丁凝。与小辣椒周完全不同,这位柳眉亲传弟子有着如水般的柔和性子,一颦一笑都令人如沐春风,有着大家闺秀般娴静淡雅的气质。

    赵虎赶紧解释道:“我就是刚刚见这位丁姑娘也在,所以就向她讨教了一番剑道。”

    慕容凤噗嗤一声差点乐了:“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好意思向人家讨教剑道?你别给我丢人现眼就不错了。”

    这时方艳青拉着丁凝到一旁窃窃私语了起来。

    赵虎压低声音道:“小妹我可是你地亲哥诶,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

    慕容凤斜睨他,哼道:“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赵虎连忙摆手道:“小妹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那位丁姑娘真的是萍水相逢,而且前后加起来也只不过是见过两次面。”

    “见过两次面还不够吗?这一来二去可就熟悉上了。”慕容凤怪笑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

    “没,我,真的没有。”赵虎一时间吞吞吐吐,一张脸都红了。

    慕容凤白眼道:“喜欢就是喜欢,有啥好遮遮掩掩的,我还能棒打鸳鸯不成?”

    赵虎惊讶道:“小妹你不反对我追求人家吗?”

    “我为什么要反对?”慕容凤无语道:“我又不是老妈。”

    赵虎挠头干笑道:“你不是说过修炼那个什么九阳神功必须保持那啥嘛。”

    慕容凤瞪眼道:“我还要你换个敞亮点的发型呢!你怎么没照做?”

    赵虎惊喜问道:“小妹,这个真的没问题吗?”

    “你现在高兴个毛线啊!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别到时又被人家给甩了来找我哭鼻子。”慕容凤威胁道:“想追就去追,拿出点你的男子气概来。要是再失败了,我就教你葵花宝典得了。”

    赵虎嘿笑道:“还是小妹你懂我!”

    慕容凤白眼道:“不过你这回有没有打听清楚人家有没有男朋友了?别到时又混个备胎回来。”

    赵虎立时大为紧张,甚至都有心理阴影了,有点手足无措的望着慕容凤哀求道:“这个我还真没打听过,毕竟我和这位丁姑娘总共才见过两次面。要不小妹你去帮我打听一下,如果人家真的有男朋友了,那我还是别妨碍人家了。”

    “等着!”慕容凤一脸鄙夷瞪了这货一眼,转头望了望立时发现了人群中的柳眉。

    “柳长老。”

    “月影掌门。”

    “柳长老方便吗?”

    “月影掌门可有事?”

    慕容凤笑眯眯的将柳眉请到一旁,悄声说了几句。

    柳眉脸色闪过一丝讶然,下意识的抬头瞥了丁凝和赵虎一眼,然后轻笑着回复了几句。

    赵虎一脸忐忑的望着慕容凤走回来,连忙上前悄声询问道:“怎么样?小妹那位柳前辈怎么说?”

    慕容凤白眼道:“柳长老说年轻人的事她不管,只不过她就怎么一个宝贝弟子,若是让她知道有人敢欺负她的宝贝弟子,那她绝对会一剑阉了他!”

    赵虎立时感到裆下一凉,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讪笑道:“我怎么会是那种负心人,小妹你二哥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嘛。”

    这时方艳青也拉着丁凝说完悄悄话回来了,慕容凤甩给赵虎一个你自己多加努力的眼神,便带着张云松和方艳青转身离开了。

    赵虎一脸拘谨,全然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氛围。

    赵虎:“你……”

    丁凝:“你……”

    赵虎赶紧道:“你先说!你先说!”

    丁凝神色如常的柔笑道:“不,还是赵公子你先说吧。”

    赵虎挠头干笑道:“呃,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丁凝轻笑一声,说道:“赵公子你刚才可是问我剑道有几重境界来着,只不过这事你应该去问令妹才是。”

    赵虎干咳一声,讪笑道:“我妹她可是一个大忙人,哪有功夫告诉我这些啊。对了,刚才你那位方师姐和你悄悄说了什么啊?该不会是背地里偷偷讲我的坏话了吧?”

    丁凝轻笑道:“方师姐担心我涉世不深,所以让我离像你这样的公子哥远一点。”

    赵虎立时大,赶紧解释道:“我可不是什么花花公子,我和丁姑娘你也只是萍水相逢,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只是想和丁姑娘你交个朋友,就是很普通的那种关系,丁姑娘你可千万别产生什么误会啊。”

    话一出口赵虎就后悔了,恨不能扇自己一嘴巴子。

    丁凝笑眯眯道:“如此就好,我也希望能和赵公子成为朋友呢。”

    得!直接领了好人卡的赵虎瞬间感觉人生都灰暗了……

    不过最后赵虎还是要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游戏里的。

    “所以你们聊了半天全都在讨论剑道?而且最后还只是在游戏里加了个好友?”慕容凤怒其不争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怂包哥哥!”

    赵虎一脸灰心丧气道:“我也是一时紧张说错话了嘛,谁知道人家真的当真了。”

    慕容凤揉着眉心,无语道:“算了算了,最起码人家没一口回绝你就证明还有希望的,接下来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赵虎讶然道:“小妹你好像很希望我和那位丁姑娘能成啊?”

    慕容凤白眼道:“相比起那个周,我觉得这位丁姑娘更适合当我的二嫂。当然感情这种事还得看你自己表现,如果人家真的对你没感觉的话,你还是安安心心和人家当个普通朋友吧。”

    赵虎心里没底的问道:“小妹,那位丁姑娘的师父到底是什么态度啊?”

    “怎么?你还想走迂回战术?”慕容凤鄙视道:“实话告诉你吧,那位柳长老的态度是即不赞成也不反对。这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如果换成别的公子哥打她宝贝弟子的主意恐怕都已经被对方直接丢进太湖里喂鱼了。”

    赵虎哭丧着脸道:“那我岂不是真的要当一辈子备胎了。”

    “想开点。”慕容凤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实在不行你就换个发型专心修炼九阳神功吧。”

    “没你怎么安慰人的!”赵虎拍开慕容凤的手。

    慕容凤哼笑道:“说你笨还不承认,人家好歹也是峨眉派的名门弟子。怎么会瞧上你一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普通人,所以你真要是喜欢人家就应该投其所好。”

    赵虎立时茅塞顿开道:“怎么说我和她聊剑道是聊对了?”

    慕容凤转身就走,觉得这货彻底没救了。

    赵虎却死缠着慕容凤,非要她赶紧传授他上回说好的那套绝世剑法。

    慕容凤见他如此‘好学’,也不忍心戳破他的幻想,索性将那绝天剑法传授了给他,当然这套精妙剑法他能不能施展出来全看他的内功修为,也算是一个变相的激励。另外订购的草药也送到了。

    慕容凤索性择日不如撞日,连夜熬制了药汤,然后第二日一早为赵虎准备进行第一次洗髓伐脉。

    赵虎望着满满一桶咕噜噜冒泡的黑色药汤,直吞口水的紧张道:“小妹这药汤是不是太烫了?”

    “烫才有效果,赶紧进去。”慕容凤拿过一个锦盒,打开后竟是一排长短不一的金针。

    赵虎盯着那长长的金针,惊恐道:“小妹你什么时候还会针灸术了?”

    “哦,昨晚刚自学的。”慕容凤捻起一根金针轻轻一搓闪过一点寒芒,配上她那一脸和蔼的笑容直让赵虎浑身汗毛倒立。

    “小妹你想玩死我就直说,不用怎么折磨我吧!”赵虎惊恐的连连后退,却被慕容凤直接拎起丢进了药桶中。

    赵虎立时被烫的哇哇大叫,慕容凤却不管不顾的捻起一根根金针扎入他的周身大穴,而且每扎入一针都导入一丝灵气替他冲开穴道。

    赵虎起先还想挣扎抵抗一下,结果没一会儿就感觉全身阵阵酥麻瘙痒,似有无数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然后又钻入了他的体内四处啃咬,当真是又疼又痒说不出难受。

    “别乱动!”扎完金针,慕容凤伸手摁在赵虎头顶清喝道:“调配这桶药汤花了我足足三百万星币,要是浪费了你就等着卖身赔我吧。”

    赵虎立时不敢乱动,直嘬牙花子的痛苦道:“小妹你确定是在帮我洗髓伐脉?而不是在刑讯逼供?”

    慕容凤将一丝丝精纯的灵气注入他体内,冷哼道:“别人想有这待遇都还没处找去呢。我现在是帮你打通奇经八脉,好让你修炼内功时能够事半功陪。”

    “打通奇经八脉?!”赵虎闻言立时大喜,顿时感觉全身也不疼不痒,甚至觉得还不够疼痒,激动道:“小妹,我这打通奇经八脉是不是就像武侠小说里常写的那什么只要打通任督二脉就能飞天遁地成为一代大侠了?”

    慕容凤无语道:“你傻了吗?连那些胡扯的武学小说也信!你也不想想一条河道即使在宽阔若是没有丰沛的水源和一条泥沟有什么区别?而这经脉就相当一条河道,我只能帮你拓宽它加固它,至于想让它成为一条滚滚大河还得靠你自己修炼出足够的内力。”

    “那也不错了。”赵虎一脸呵呵的傻笑,然后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晕了过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