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远距离传送向来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这个搁那方地界都是一样。

    当传送光影消失后,强烈的失重晕眩感立时让一帮人横七竖八的摔倒了一片,引来附近一片哄笑声。

    慕容凤虽然勉强站稳了身子,但也是头晕的厉害,眼前直泛重影,耳中更是嗡嗡作响,过了好久才适应过来。

    这时一个身穿灰色法袍的老头抱着一块水晶打磨而成的方镜走上前来,一脸正容的说道:“观几位应该是初来召唤师峡谷,可需要一些简单的介绍?”

    “不,不需要!”奥妮克希亚眼中直冒金星,抢着回答道。

    灰袍老者也不废话,深深地看了这帮菜鸟一眼,心说有你们来求我的时候,便甩手转了回去。

    立时附近的哄笑鄙夷声更热闹了。

    慕容凤揉着眉心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圆形大祭坛上,祭坛似建在一个小镇里,小镇中心有一颗十米多高的水晶柱甚为醒目,此外小镇中还有许多石屋建筑,看挂在那房屋门口的招牌,酒馆旅店杂货铺皆有。

    而附近的街道上正聚着一群喝得醉醺醺的‘妖魔鬼怪’看着他们的笑话。总之这些家伙当中就没有一个人样的,全都是些青面獠牙的异域种族。

    “笑什么笑!!!”正被远距离传送后遗症折磨的头疼欲裂的奥妮克希亚立时发飙了,掐腰瞪眼道。

    “哟,那里来的小娃娃,还没断奶吧?也敢来召唤师峡谷,哈哈哈哈!”

    “瞧瞧这帮小菜鸟,简直是极品啊!”

    “这算是把老弱病残幼集齐了吧,哈哈哈!”

    立时哄笑声更大了。

    “找死!!!”奥妮克希亚眼中戾气一盛,甩手就是一发火球术呼了过去。

    轰隆一声,直接将那帮看热闹的家伙炸的人仰马翻,笑的最大声的几个家伙更是被轰成了渣渣,拼都拼不回去了!

    这下子可就捅了马蜂窝了,一下子喧哗阵阵从四面八方围聚过了一大帮神色不善的人群。

    先前那个灰袍老头更是黑着脸飞速折返回来,呵斥道:“你们做什么?不知道基地里是禁制动武的吗?有什么矛盾去外头自行了断!”

    “你又算哪根葱?”奥妮克希亚斜睨道。

    灰袍老头立时被气的一窒,抖着胡子怒瞪道:“老夫乃是战争学院特派管理员,专职维护双方基地秩序,任何破坏规矩之人都将受到……”

    老头正义正言辞着呢,却见慕容凤直接无视了他,招呼众人大手一挥道:“走吧,别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然后就带着一帮人径直从老头身边呼啦啦的走了过去,都没带正眼瞧他,完全就是赤果果的无视,狂傲的没边了。

    但是围堵的人群却没人肯让道,皆是一脸不善的盯着他们。

    脸色浆红的灰袍老者立时换上了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根本没有上前劝解的意思。

    慕容凤见人群不肯让道,双眼一眯闪过一丝寒芒。对于碍事的蝼蚁她向来不会有什么太好的耐心,手一抬就摸向腰间却摸了空,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弓箭手,便直接卸下了复合弓握在手中。跟在她身后的几人立时会意,立即摸出了各自的兵刃。

    围堵的人群起码有五十六号人,来自世界各地,更有许多来自异界的强者。但谁都没想到这帮初来乍到的菜鸟居然敢如此嚣张,不但在基地中一言不合就杀人,面对几倍人数还敢拔剑相向。

    就在对峙的气氛陷入冰点时。

    “是谁胆敢在此闹事?”忽然人群后面传来一声怒喝,人群立时自动让开了一道。然后就见一位披挂黄金战甲,身背亮银长枪的人类将领迈步而来。

    人群中立时窃窃私语,口中多有提及什么:“总管大人来了,这帮小菜鸟肯定要遭殃了。”的幸灾乐祸的言词。

    赵信越众而出打量了慕容凤等人一眼,神色闪过一丝惊讶,心说这是哪国的二世祖组团来此镀金了?

    也不怪他如此想,实在是因为这帮人外表看起来太无害了……

    “你们是何人?”赵信皱眉问道,但语气却缓和了不少。他明显是想岔了,误以为是那些老鸟调戏人家小姑娘在先才会引起骚乱。毕竟这里龙蛇混杂,这样的事情可是时有发生。但按理说战争学院的管理员应该及时出现制止才对。

    赵信正脑补着狗血剧情呢,那位灰袍老者立即凑了过来,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

    慕容凤一抖耳朵,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直接开口道:“你这老狗少在这里搬弄是非,本尊和这位赵总管压根就不认识,又何来言语不敬?”

    “你!”灰袍老者被当面揭破谎言,还被人家骂作老狗,脸色那叫一个精彩。指着慕容凤脸上变颜变色的,半天还不了嘴。

    赵信却是一皱眉,睨了一眼灰袍老者一眼,但却没多说什么。毕竟这位所代表的可是战争学院的脸面。

    赵信目光瞥过几人佩戴在胸口的英雄徽记,讶色一闪,说道:“此地不能动武,更不能自相残杀,几位难道不知道吗?”

    “不知道!因为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慕容凤回答的异常光棍,把赵信给噎了一下,半天接不上话。

    赵信抽搐了下嘴角,最头痛的就是每次招待这些初来乍到却啥也不懂的新人。偏偏这些家伙大都是恃才傲物的所谓天才。而对付这些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丢到外头晾一宿就彻底老实了。

    奥妮克希亚见这什么破总管被噎的说不出,便不耐烦的呵斥道:“想找茬就划下道,你们随便来多少人,本公……咳,我都接了!没胆就赶紧滚开!”

    这话说的霸气,却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怒火都挑了起来。就连赵信的脸色也挂不住了,他就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家伙。一来就坏了规矩不说,还敢挑起众怒。

    人群里立时叫骂声不断,若不是有赵信在前头站着,说不定有人撸胳膊直接冲过来了。

    慕容凤冷漠的扫了所有人一眼,直接一侧身退到了一旁。

    奥妮克希亚一见如此就明白慕容凤是让她放开手脚胡闹了。这丫头立时亢奋的深吸了一口充满浓郁魔力的空气,然后狞笑着直接抬手就凝聚出一颗巨大无比的超级炎爆弹!

    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继续叫啊,怎么不骂了?”奥妮克希亚磨着尖牙,狞笑道:“刚才不是都跟狗一样吠的很欢吗?现在谁再叫一声看看!”

    现场依旧鸦雀无声!

    “算了,小妮。”慕容凤摇摇头,走上前直接推开挡路的赵信,人群立时自动分开一条宽敞无比的道路,默默的注视这帮嚣张的菜鸟扬长而去。

    小镇很小,一条长街不过千米长。

    慕容凤一行人走过长街,街两边的屋里不时投射出来各种目光。有敬畏的,有复杂的,也有不善的。但却没再有不开眼的家伙跳出来找打脸。

    刚才奥妮克希亚那发超级炎爆虽然没丢出来,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毁天灭地的恐怖能量,所以小镇里的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等这帮菜鸟伊利克,立时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然后又迅速通过各种渠道传回了各方势力。

    一行人出了小镇大门就先见两根高耸的水晶塔,塔顶魔力涌动时刻凝聚着骇人的能量波动。

    “这两座水晶塔应该是防卫哨塔吧?”莉莉丝骑着小黑仰头道:“看着挺高级的,就是不知道威力怎样?”

    “要我试试不?”奥妮克希亚唯恐不乱道。

    “别!”慕容凤立即拉着这丫头,汗颜道:“正事要紧,别再起幺蛾子了。”

    一行人穿过双塔迎面就是三条大路。

    “月影姐姐现在去哪里找那家伙啊?”所有人都看向慕容凤,等她下决定。

    慕容凤挠挠头,尴尬道:“先前光顾着想对策了,忘记问那家伙躲在峡谷里什么地方了。”

    众人绝倒一片。

    “嘛,算了,看运气吧。”慕容凤倒也干脆,随手抓来一根树枝往地上一抛,树枝落地指向中路。

    “走中间!”慕容凤大手一挥,直接领着一帮人走向中间大路。

    就在一行人乱糟糟的选择中间大路远去后,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也从小镇里摸了出来。

    “这帮菜鸟居然全部都跑中路去了?他们想干什么?会不会玩啊?”

    “鬼知道那帮家伙是怎么想的。”

    “唉,好不容易停战两天,又没得消停了。”

    前不久瓦罗兰大陆上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让各方势力无不风声鹤唳。自然各国参加试炼的英雄们基本上也都被急召了回去。所以召唤师峡谷也难得休战了两天。两边更是约定还滞留在峡谷里的英雄外出狩猎可以,但是不能越过中间那条界河。

    “等着吧,等天黑了那怪物一出来,有这帮菜鸟哭的时候。”

    天黑别出门,可是每一位来到召唤师峡谷的英雄都会被前辈们告诫的第一守则。

    因为一到了晚上,峡谷深处会出没一头可怕的怪物。没人知道那怪物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人见过那怪物的真面目,因为凡是遭遇过那怪物的人都会被一道闪电轰成渣渣,有些人甚至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被免费送了回城。

    久而久之,那怪物就成为了一个传说,并给这怪物取了个外号‘夜魔’。

    这几个鬼祟人影跟着脚印摸进了中路,却不想迎面碰见一只小京巴蹲在路当中,正吐着舌头歪头打量着他们。

    “这……哪来的狗?”

    “管它哪来的,看着挺肥的,要不逮回去晚上正好炖一锅狗肉解解馋?”

    “哈哈,甚妙,哧溜。”

    却不想那京巴似听懂了几人的人言,眼珠子一瞪直射出两道激光……,然后不屑的啐了一口吐沫,扭着屁股离开了。

    小镇内。

    赵信听人来报,惊愕道:“死了?怎么死的?那些人竟敢如此无所顾忌?”

    “回禀总管,不是死在那些人手中的。”报信之人一脸尴尬。

    赵信皱眉道:“哪那三家伙是怎么死的?”

    “是,是半路上遇见了一条怪狗,然后被那狗一眼瞪死了。”报信之人都不好意思往下说了。

    赵信也是满脸黑线,心说这峡谷里最近真是不太平。前不久接二连三的发生邪魔入侵事件,到了晚上又有夜魔作祟。如此以往下去,指不定又会蹦出什么幺蛾子呢。

    “行了,你下去吧。”赵信提起亮银枪,心说那几人还得自己亲自去盯着才行。免得越过了界又惹出什么麻烦来。

    赵信背着长枪刚从屋里出来迎面就遇见一熟人,惊讶的打招呼道:“希维尔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刚被学院急招回去了吗?”

    “来散散心。”希维尔脸色略显苍白,摸出一瓶好酒丢给赵信,说道:“陪我出去转转?”

    “战争女神亲口相邀,在下自然恭敬不如从命了。”赵信笑着接住酒瓶,提议道:“正好盖伦和娑娜都还在,要不叫上他俩一起吧?”

    “也行。”希维尔自己又掏出一瓶酒猛灌了一口,问道:“盖伦那小子能下床了?”

    “人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脑子比以前更一根筋了。要不然我早就将他送回去了。”赵信苦笑着摇摇头,问道:“倒是你没事吧?我听说你在界河双城……”

    希维尔又灌了一口烈酒,打嗝儿道:“运气好,捡回半条命。学院的那帮老家伙还算有点良心,给我开了个半年带薪假期。”

    赵信摇头苦笑,随手招来一人吩咐去将盖伦和娑娜找来,回头见希维尔不停灌酒,开口劝道:“少喝点,我可不想等会儿背你回来。”

    希维尔压根不听劝,自顾自的灌着烈酒。

    赵信无奈以及,好在前去找人的那位很快回来了,但却只带回一位身穿纱裙怀抱瑶琴的少女。

    “娑娜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盖伦那小子呢?”赵信问道。

    娑娜拨弄了下琴弦只是摇摇头,旁边一人无奈道:“回禀总管大人,我刚才去过盖伦屋里,没找到人,估计那小子又一个人偷溜出去浪了吧。”

    赵信摇头无语,心说那小子千万别遇见那伙人才是……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