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殿下请止步!”魔眼挡在小木乃伊面前。

    “大眼睛让开,我的朋友们就在前面,他们可能有危险!”小木乃伊着急道。

    魔眼拒不相让,直言道:“前方有高阶生物正在战斗,威胁指数超出评估范围。过于接近有可能危及您的性命!”

    “我命令你让开!”小木乃伊面容一肃,整个人的气息为之大变。但马上又变回了原样,抱着脑袋纳闷道:“我这是怎么了?奇怪,我好像记起以前一些事情了。啊,头好疼。”

    魔眼立即射出一道蓝光打入小木乃伊的脑袋,让它陷入了沉睡。

    ***

    膨胀的黑洞明显要比内瑟斯撕开的空间裂隙要有更为强大的吸力,导致空间裂隙也被撕扯着似乎也要被黑洞给吞噬了进去。

    至于其他人更是抵受不住如此恐怖的吸力,纷纷被吸了过去。

    内瑟斯立即以仗拄地冒出一只只沙手将众人抓住,才避免了被黑洞吸进去。但是显然并不能坚持太久!

    听到众人阵阵惊恐的呼喊声,一脸冷漠的慕容凤也不由眉头深皱,神情在冷漠与犹豫交替变幻,显然是心境不稳即将走火入魔的征兆。

    现实世界中,莲儿面前的游戏舱忽然电光直冒,各项阀值连连爆表,立时自动断开了过载程序。

    游戏世界中,慕容凤全身突然一颤,喷出一口鲜血,一身邪魅之气也随之消失,神色剧变的她立即抬手极力压制暴涨的黑洞,然后使出所有精神力量将那黑洞推进了空间裂隙中。

    内瑟斯立即挥动权杖将空间裂隙重新合上。

    转瞬间,狂暴的飓风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漫天尘烟。

    劫后余生的众人无不纷纷瘫坐在沙地上,就连内瑟斯也不例外。

    “雷克顿,你从哪里找来的怪物?”内瑟斯摇头笑叹道:“今天真是差点栽在你这小子手里了。”

    雷克顿咬咬牙,重新爬起来还要战斗。

    内瑟斯却是无力的挥挥手道:“行了,不和你们玩了。”

    “我不是小孩子,没和你闹着玩!!!”雷克顿怒吼道。

    内瑟斯哼笑一声,突然抬手一抓将雷克顿吸了过去一把扣住他的脑袋。

    亚索大惊失色,就要出手相救却被脸色苍白的慕容凤给拦住。

    “老板?”亚索一脸愕然。

    慕容凤摇摇头道:“他从一开始就没对我们动杀念,否则刚才根本不必出手救你们。”

    这时就见在内瑟斯手中剧烈挣扎的雷克顿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嚎,而内瑟斯却是神色凝重,眼中不断划过一道道精芒。直到雷克顿停止了挣扎,无力再发出惨叫才把他丢在地上。

    此时的雷克顿仿佛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趴在沙地里奄奄一息还浑身直抽搐。

    内瑟斯抬起头扫了众人一眼,淡笑道:“愚弟鲁莽成性,有劳各位一路照料了。”

    这时雷克顿一个翻身睁开了眼睛,却是热泪盈眶,哆嗦着嘴唇哽咽连连。

    “记起来了?”内瑟斯低头轻笑着问道。

    雷克顿抿嘴连连点头,然后一边抹泪一边直哽咽道:“哥,我错怪你了……”

    “是我没用,让你受苦了。”内瑟斯摇头轻叹道。

    “不怪您!”雷克顿满脸狰狞道:“这一切都怪泽拉斯那个混蛋!!!哥,那个混蛋现在还被封印着吗?我们一起去把他给宰了!”

    内瑟斯摇摇头道:“那个家伙早就逃走了,原本我能留下他,但他却以你为人质,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走。不过那家伙也真是够阴险,居然篡改了你的记忆,想让我们兄弟俩自相残杀。”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会是这样。

    不过真相大白,不用再和一位半神为敌也是件幸事。众人立时长舒了一口气,一个个都是疲惫的瘫坐了回去。

    “哥,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证明自己的清白呢?为何还要和我们打一架?”雷克顿一脸怨念道。

    内瑟斯哈哈大笑道:“因为我从小把你欺负到大,这隔了几百年没欺负过你了,一时手痒了嘛。不过你小子还真是一点都没长进啊,居然连我一招都没能接住。”

    雷克顿直翻白眼道:“咱们还是恩断义绝算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大哥!”

    内瑟斯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然后起身对众人笑道:“来者是客,各位若是不嫌弃陋居,就请随我来吧。”说着上前踢了雷克顿一脚,瞪眼道:“还不快起来,这副惫赖模样也不怕让人笑话。”

    雷克顿直哼哼道:“我刚才差点被你揍个半死,动不了了。”

    内瑟斯一抽嘴角,弯腰抓着雷克顿的尾巴提溜着就走,把这条大鳄鱼气的吱哇乱叫。

    众人看的满脸黑线,默默的跟着这对奇葩兄弟绕过一座沙丘来到一座被沙子半掩的大门前。

    内瑟斯丢下雷克顿,雷克顿一咕噜爬起来盯着大门惊呼道:“太阳神殿!”

    “也就剩下这么一点了。”内瑟斯摇头叹息,弯腰钻入大门。

    这时奥妮克希亚好奇的凑上前来对雷克顿悄声道:“喂,大鳄鱼那家伙真的是你哥吗?为什么你们俩不是一个品种啊?”

    众人直汗颜,雷克顿撇撇嘴道:“我和内瑟斯原本都是人类,我这模样其实也不是什么诅咒,内瑟斯也是,都是因为一个意外。这事说来话长了,先进去吧。”

    众人跟着雷克顿走进破败的神殿大门,发现里面极为空旷干净。只有两排高耸的巨柱以及神殿正中一个巨大的太阳神座。

    内瑟斯正一脸虔诚的半跪在高大的太阳神座前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断臂也再次重生并不在枯萎。

    众人默默走到他身后,只听他感叹道:“当年我身患绝症无药石可医,幸得陛下垂青,求得太阳神赐下飞升仪式,怎奈当时的我病重无法独自登上神座,还是雷克顿背我上去的。”

    雷克顿耸肩道:“结果飞升仪式结束后,我们兄弟俩就都变成了这个样子。我算是沾了内瑟斯的光了。”

    莉莉丝恍然道:“那怎么说来你们这副模样并非什么诅咒,反而是神化之躯喽。”

    二人点点头。

    奥妮克希亚好奇问道:“莉莉丝,神化之躯又是什么?”

    莉莉丝解释道:“就是将神之血脉注入凡人体内,使得凡人进化成半神之躯,修炼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不过这种仪式向来都是神祗对自己的狂信徒的恩赐。日后他们俩若是能修炼成神就会自动成为太阳神的属神。不过可惜……”

    “可惜什么?”内瑟斯和雷克顿异口同声的问道。

    莉莉丝耸肩道:“可惜你们的命不好,因为前任太阳神已经被人宰了。所以你们若是能成神,将会极有可能与其他受过太阳神赐福的狂信者争夺这太阳神的神位!”

    “难怪我这几百年来日夜祷告也没能获得太阳神的回馈,原来是怎么回事!”内瑟斯目露精光道:“那按您所说如果能打败其他竞争者是否就能继承太阳神神位了?”

    “没错。”莉莉丝笑问道:“你想竞争太阳神神位?”

    “当然!”内瑟斯傲然道:“既然别人争得,为什么我就争不得?”

    莉莉丝咯咯笑道:“好吧,有这份自信也是件好事。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点,太阳神可不是什么小毛神,祂的信徒遍布宇宙各地,信徒不知几凡。这当中受过祂赐福的狂信者没有亿万也有千万!”

    莉莉丝瞥了雷克顿一眼,哼笑道:“刨除掉那些不思进取的家伙和没用的废物,能修炼成神的恐怕也有十万之数,而到时候那些人都将是你的竞争对手!你还有这份信心吗?”

    内瑟斯傲然一笑道:“只有十万吗?我倒是觉得少了点呢!”

    “好!就冲你这份心气,我看好你!”莉莉丝竖起拇指赞赏,然后傲气十足道:“以后你要是真成神了,如果到了天界有人想欺负你,记得报我名号,我是月神祂姐,夜之女士!”

    众人无不满脸黑线……

    慕容凤扭过头,一副我和她不熟的表情。

    内瑟斯尴尬的笑了笑,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些了。这里平常也没什么人来,我只有几坛百年珍酿招待各位,还望各位不要嫌弃。”

    众人自然无不应好。

    内瑟斯说是百年珍酿,实则珍藏了三百年都不止。这样的珍藏已经无法用金钱能够衡量,就如游戏系统标出这酒的品质竟然是亮瞎眼的橙色品质!

    太阳之泪

    食物酒类

    品质:传奇橙色

    使用:饮用后全属性永久增加50点,该效果只能激活一次。

    说明:精选品质极佳的黄金沙薯混合太阳圣水酿造而成,酿成后炙烈如火,需要深埋地下窖藏百年以上消除火气方可饮用。

    看着摆在面前占满泥灰的酒坛,一帮人无不大吞口水。这酒坛还未启封,众人都仿佛闻到了一股醉人的酒味。

    奥妮克希亚捅了捅雷克顿,语气不善道:“你家里居然有怎么好的酒,都没见你提过!”

    雷克顿汗颜道:“这酒……我也是第一次见着啊,我以前都没听说过。”

    内瑟斯给每人面前摆上一尊酒盅大小的金杯,哈哈笑道:“这酒还是我闲极无聊时酿造的,毕竟这几百年来也没人来过这里,所以只能找点事情做打发一下无聊。”

    内瑟斯说着一掌拍开泥封,众人立时齐齐猛吸一口气,结果什么味道也没闻到……

    场面一时间别提有多尴尬了。

    内瑟斯哈哈一笑,也不卖关子,抱着酒坛先往慕容凤面前的金杯倒。

    众人瞪大眼睛只见酒坛中缓缓滴下一滴粘稠如糖浆,色泽如金液的酒滴。

    然后内瑟斯又抱着酒坛给每人杯中都滴了一滴金色酒液。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心说这酒倒的也太小气了一点吧?居然每人只倒一滴酒!

    “哥,你这也太小气了吧?”雷克顿感觉面子挂不住了。

    内瑟斯放下酒坛重新封好,哼笑道:“你小子懂什么。各位请看。”说着往只有一滴酒液的杯中一指。

    只见这滴金色酒液居然正在滋滋冒泡,然后咕噜噜的膨胀了起来,眨眼间就涨满了小半杯!

    慕容凤瞧得大为惊奇,心说能把美酒酿出汽水的效果,天底下也算是独一份了吧?

    看着面前滋滋冒泡的奇异美酒,一时间竟没人敢尝第一口。

    最后还是慕容凤胆大,拿起酒杯轻啄了一小口。

    金色酒液一入口立时感到一丝丝甘甜,完全没有酒味的辛辣,反而像是一杯果味汽水。待酒液入喉却又感觉绵软悠长,等流到腹中时酒液仿佛瞬间汽化了,酒气一瞬间贯通四肢百骸又直冲灵台,让慕容凤神情为之一震,两抹酡红泛上脸颊平添几分娇艳,使得整个人完全沉醉其中而久久无法自拔。

    众人见慕容凤如此陶醉其中,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纷纷拿起酒杯轻咪了一口,然后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瞬间沉醉其中了。

    半杯酒,一群人仍是一脸陶醉的品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才喝完。

    别人喝酒都讲究一个豪饮,而内瑟斯酿造的这酒却如香茗一般,非得细细品味才行。因为这酒后劲太足,即使一小口一小口的细细琢磨也是醉的人神魂颠倒,得要缓过酒劲才能咪第二口,若是敢牛饮一大口非得当场趴下不可。

    待杯中见底,一群人俱是一脸惆怅,然后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横醉当场。

    到最后只剩下慕容凤和内瑟斯还在对饮。

    “想当初这酒刚酿成的时候,我一时间心急满饮了一口,结果你猜怎么着?”内瑟斯拍拍脑袋的大笑道:“差点没把我给醉死,我这脑袋迷糊了整整三年,也疼了整整三年才彻底醒酒。此后百年仍是把我吓得不敢再碰一滴酒。哈哈哈。”

    能把一位半神折腾的死去活来三年,可见这酒的烈度是何等的恐怖。

    慕容凤将杯中最后一口酒滴饮下,洒然一笑道:“阁下能守着一座空庙一待就是数百年,还有这闲情逸致酿造出这等只应天上有的佳酿,实令在下佩服。若是换成是我孤身一人在这里待上三天,恐怕都会疯掉。”

    内瑟斯哈哈大笑,道:“我曾听人言酒逢知己千杯少,只是我这酒虽然埋了几百年消了火气,但常人最多只能喝三杯,要不然今日非要和你这小娃娃痛饮千杯不可!”说着又要给慕容凤倒酒。

    慕容凤一伸手拦住,将金杯往旁一推,从自己包中掏出两口斗大的包铁橡木大酒樽墩在二人面前。这样的大酒樽向来是酒吧斗殴的大杀器,抡圆了砸人脑门上绝对一下一个,若是当做饮酒器皿却只能装些低度数的麦酒,否则满上一杯太阳之泪就算是酒神来了也肯定是一杯躺。

    内瑟斯一时间双眼都瞧直了,心说这女娃娃打起架来不要命,喝起酒来是要别人命啊!

    “哈哈,阁下莫误会。”慕容凤哈哈一笑,又从包中掏出一个大橡木酒桶,拍着酒桶哐哐响道:“阁下酿的酒确实是稀世佳酿,但是喝起来太娘气,不过瘾。来,尝尝在下带来的矮人烈酒。”

    “好!今日在下就陪你这小娃娃一醉方休,哈哈哈!”内瑟斯也是被激起了心中豪情,拿过一个大酒樽墩在面前。

    慕容凤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拔出木塞,给二人都满上一大杯。

    “干!!!”二人举杯一碰,然后一起仰头一饮而尽,再把酒樽一翻滴酒未漏。

    二人相视而笑,暗暗较起了劲,然后就见二人一杯接一杯都是一口闷,连着一口气豪饮了满满三大杯烈酒!

    “哈哈哈,痛快!痛快!还是你这小娃娃说的对,这他娘的才叫喝酒!嗝儿……”内瑟斯嗝儿一声,两眼一翻直接醉死了过去……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