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众人坐在远古沙蝎背上在地底古河道中快速穿行,感觉就像是坐在敞篷地铁里一样。

    古河道很宽敞,也很笔直。慕容凤询问雷克顿后才得知这条古河道有许多地方其实都是当初内瑟斯专门派大军改造过的,专门用来调遣大军围剿那些异族用的。毕竟大军在地底行军与在沙漠上顶着毒辣太阳行军可是两个概念。

    沿途慕容凤就见到过不少人工开凿的藏兵洞,只不过随着恕瑞玛帝国的骤然崩塌,这条地底大通道也被人遗忘了几百年。

    忽然高速前行中的远古沙蝎骤然减速停了下来,差点将背上的众人给甩飞出去。

    “怎么了?怎么了?到地方了?”奥妮克希亚揉着屁股爬起来。

    雷克顿将压在他身上的亚索一把推开,然后狼狈的爬起来抬头一瞧道:“前面的通道好像塌方了。”

    “这都过去几百年了,有坍塌也不奇怪,能绕路过去吗?”慕容凤扶着莉莉丝问道。

    “有是有,只不过要绕很远的路。”雷克顿拉起亚索,说道:“不过有黑铁将军在咱们不用绕路。它可是挖洞的好手,而且这条通道基本上也都是它挖掘出来的。”

    雷克顿在与远古沙蝎一番交流后,转身让众人先从蝎子背上下来站到远处,然后就见远古沙蝎挥舞着一对大钳螯对坍塌处一阵乱舞,一时间各种碎岩沙石漫天乱溅很快就清理出来的一条可供众人通过的隧道。

    只不过通道坍塌的长度超过了众人的预计,众人不得不跟在远古沙蝎后面一路走走停停。

    “照目前的进度我们应该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夜犁城。”雷克顿用利爪在地上画着一张简易的沙漠地图。

    按雷克顿所述,这夜犁城曾经是恕瑞玛帝国最北边的一座大城,在城东边有一片占地近五十公顷大湖,名为黑水绿洲。这也是沙漠之城建造的必需条件水源。

    只不过这黑水湖是苦水,不能直接饮用。需要经过一番净化才能给人饮用,不过却能用来灌溉一种名为沙薯的农作物。所以这座夜犁城也是恕瑞玛帝国曾经的一座大粮仓。

    然而沧海桑田,曾经的绿洲依旧,但是沙漠雄城现如今却沦为了一片废墟,更有一支上万人马的异族大军驻扎在此。

    这还是慕容凤放飞在外头与她同步前行充当卫星雷达的微型侦察器传回来的情报。

    要不然一无所知的众人说不定会埋头挖到异族大军的营寨眼皮底下,那可就十分尴尬了!

    “是骨力部落。”雷克顿盯着营寨正中央树立着的那面白狼大纛,一眼就认出了这支军团的来历。

    “看来我们先前见到的那个海市蜃楼就是这里了。能绕过去吗?”慕容凤并不想和一帮土著莫名其妙的干一架,所以能避则避。

    雷克顿摇摇头道:“夜犁城是地底通道的中转站,想要去恕瑞玛就必须通过夜犁城。”

    “那就趁夜色悄悄溜过去好了,反正我们人少。”亚索提议道。

    “但黑铁将军个头太大了。”雷克顿叹气道:“而且骨力部落最闻名就是他们的狼骑兵,那些坐狼可以顺风闻到十几公里外的气味。我们恐怕刚一露头就会被发现。”

    慕容凤遥控着微型侦察器飞起俯瞰整座异族大军军营,发现这座军营并没有驻扎在残垣断壁的古城遗址中,而是驻扎在黑水湖边上。

    “我们能否从湖中潜水过去?”慕容凤问道。

    雷克顿立即摇头道:“黑水湖之所以要经过净化才能饮用是因为这是一个盐湖,而且是咸到发苦的那种。就算是丢块石头下去也能浮起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黑水湖一到了夜里就会变成一个死地,谁靠近谁死!所以夜犁城虽然在黑水湖边,但却也要离着半里地建城。”

    奥妮克希亚不耐道:“要我说费那事做什么,让本公主一口龙息……”

    慕容凤忽然捂住这丫头的嘴巴,对众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隧道深处。

    众人立时噤声竖起耳朵聆听,就听隧道深处传来阵阵挖掘敲击声。

    “是那些异族,他们也在挖掘隧道!”雷克顿立时脸色难看道。

    “看来这条地底通道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慕容凤沉声道,不过对于此事她根本懒得去关心,反正这些土著打生打死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雷克顿倒是纠结了一下就放开了心态,毕竟他所效忠的恕瑞玛帝国早已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老板您说怎么办?我听您的。”雷克顿咬牙道。

    慕容凤想了想,抬头目露精芒道:“杀出去!”

    众人大讶,没想到慕容凤会做出正面硬刚一支上万人马大军的决定。

    而奥妮克希亚无疑是最激动了,欢呼一声就要冲出去。

    慕容凤连忙拽住这丫头,汗颜道:“我说杀出去没说直接冲出去送死,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慕容凤转头对雷克顿问道:“雷克顿你先介绍一下这个骨力部落有什么需要值得注意的地方。比如对方军团中有没有施法者之类的存在?然后我们准备一下,等天黑了再杀出去。记住,我们的目的是突围遁走,千万不要恋战。”

    众人点头,雷克顿立即开始介绍这个骨力异族部落。

    “这个部落最擅长追踪,因为他们有一支狼骑军团。另外再瞧这支军团的人数,随军的巫医和萨满祭司恐怕也不会少。不过我们最要当心的是黑巫族。”雷克顿向慕容凤讨来瓦罗兰大陆地图,然后一指恕瑞玛沙漠南边的瘟疫丛林,说道:“这片瘟疫丛林就是黑巫族老巢,这些家伙最是擅长各种诅咒法术与散播瘟疫。而且还是对战争最为狂热的一群疯子,因为他们的魔法实验离不开各种尸体。当年我和内瑟斯曾经好几次差点彻底剿灭那些异族,但最后都被这些该死混蛋给从中破坏了。”

    “那这些黑巫族有什么特征吗?”莉莉丝问道。

    雷克顿想了想,摇头道:“那些家伙从来不正面与人争斗,最是喜欢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对敌人下诅咒。”

    “这个简单。”莉莉丝轻松道:“等下我给你们每个人加持一个诅咒反弹法术就行了。到时候那些黑巫族不出手则以,若是敢暗中出手就等着看好戏吧。”

    雷克顿皱眉道:“诅咒法术还是其次,那些黑巫族最难缠的还是各种瘟疫病毒。一旦中招可是比中了诅咒还危险。”

    “这里好歹还驻扎着一支上万人的异族大军,那些黑巫族敢乱放瘟疫病毒就不怕误伤友军吗?”奥妮克希亚诧异道。

    雷克顿撇嘴道:“在那些混蛋眼中压根没有友军一说,他们就是荒野上的秃鹫,那里有尸体就会出在哪里。所以异族也好,我们也罢,在他们眼中都只不过是一具新鲜的实验材料。”

    “其实我觉得你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慕容凤哼笑道:“有本教皇在,你们还需担心什么瘟疫病毒吗?”

    奥妮克希亚立时击掌大笑道:“哈哈,我倒是差点忘了月影姐姐的圣光法术可是专克各种下流招数的。”

    “不过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个完美的突围策略。”慕容凤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微笑,却让在场几人齐齐打了个寒颤。

    ***

    夜色降临,似蒸笼一样的沙漠在转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冰窖。

    黑水湖边的草地都结上了一片白霜,唯有高盐度的湖水依旧清澈微澜,但是没人敢在晚上靠近湖边。

    因为结霜的草地会变得非常湿滑,人一旦失足滑入湖中就会在短短数十息内被冻成一个大冰坨,救都救不回来。只能等天亮了才能将尸体捞上岸来。

    这也是黑水湖会在夜里变成一个生灵勿近的死地的原因!

    此刻就在湖边不足百米距离的骨力部落大营中燃起了堆堆篝火,一块块炭黑的熏肉被切片下入锅汤,没过一会汤水翻滚的锅中就会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此外还有被埋进火炭中的沙薯,这种薯类块茎因为生长在沙漠环境中所以根系极深,而且外皮极为坚韧,就算是满嘴利齿的骨力异族都无法轻易将它咬开,只能先丢入炭火中烤熟,然后挖出来放在石板上用铁锤砸碎碳化的外皮,才能吃到略带咸涩苦味的块茎了。

    初尝这种薯类块茎之人绝对难以下咽,但对于历代生存在这片沙漠中的异族来说,沙薯就是上苍恩赐给他们的美食。一块拳头大小的沙薯吃下肚里能让他们两三天都不用进食了,因为实在太顶饱了。

    几个骨力异族围聚在火堆边正一口沙薯一口肉汤吃的过瘾,忽然趴在一旁啃骨头的几条座狼站了起来,一双绿油油的狼眼直勾勾的盯着漆黑的大营外,同时不停耸动鼻尖,嘴里更是露出尖牙发出阵阵低呜。

    “有情况!阿莫去看一下。”狼伙长点名一个驼骑扈从吩咐道。

    骨力部落军团的最小作战单位称为座栏,一座栏六个狼骑兵带六个驼骑扈从共十二人。又以三栏为一队,队长称为狼伙长。

    骨力部落作战时狼骑持弯刀冲锋在前,驼骑扈从则挽弓提供火力掩护。分工明确,与敌交锋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被点名的驼骑扈从有点不情愿的几口吞下滚烫的沙薯,然后爬起来背上弯弓翻身跃上自己的沙驼兽往营地外踱去。

    骨力部落的大营说是营寨,其实压根没什么围栏。这也是环境使然,毕竟一望无际的沙海根本无从遮掩,若有大量敌军来袭必定会带起滚滚沙尘,只要不是瞎子十几里外就能瞧见,所以在沙漠中扎营根本无须扎什么围栏。当然还有一个更为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在沙漠中除了沙子,压根没什么高大的树木,你又拿什么来做围栏?沙子和杂草吗?

    驼骑扈从骑着沙驼兽在营地外转悠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反倒是营地中的狼嚎声开始此起彼伏了起来。

    那些狼崽子们显然察觉到了危险的气味正在临近。

    座狼们的骚动很快惊动了这支骨力部落大军的狼王头领。

    狼王也就是这支军团的万夫长,麾下统领着这支上万兵马。驻扎在此也是为前线大军周转粮草和饮水。同时驱使几千奴隶发掘这片古代遗迹寻找传说中的地底大密道。

    在听到大帐外的骚动后,狼王赤膊着上身大步走出大帐先仰天发出一声狼嚎,立时震服所有座狼不敢再造次,然后吩咐左右派出一队狼骑前去查探情况。

    营地外,名叫阿莫的驼骑扈从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反手将弯弓从背后取了过来并搭上了一支布满锯齿的狼牙箭。

    今晚月色很亮,照耀在沙漠上仿佛落着一层银沙。

    这样的夜色中根本无所遮拦,甚至比白天还能看的更远,毕竟白天时的空气还会受到高温影响发生扭曲折射从而产生海市蜃楼。

    比如今天白天时他就看到一只超级巨大的黑色蝎子从一片海市蜃楼中一闪而过,但是没人相信他的话,反而嘲笑他肯定是被热晕了。

    阿莫对此很愤怒,但却拿不出证据来,只能在肚子里憋着一肚子火气时刻盯着天空寻找海市蜃楼,可惜海市蜃楼倒有很多,但是那只黑色大蝎子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正胡思乱想的阿莫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湖边,一股微风掠过平静的湖面扑面而来让他打了个寒颤,吓得他赶紧驱使沙驼兽远离湖边。

    忽然黑漆漆的湖中泛起一阵水花,传来咕噜噜的动静。

    阿莫瞧得大为惊愕,还以为湖中有什么怪物要跑出来,惊得他连忙弯弓拉箭对准沸腾的湖面。但是不过片刻水花翻涌的湖面骤然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大漩涡!

    阿莫对眼前景象感到莫名惊恐,想要马上躲回温暖的营地里。就在他手忙脚乱的驱使坐骑转身时忽然见到大营在轰隆一声巨响中拱了起来,跟着大片大片地面直接龟裂开来喷出一道道滚烫蒸汽,然后直接坍陷了下去,然后汹涌而出的冰冷湖水直接将整片营地变成了一片汪洋。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