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慕容凤见曲小蝶一脸囧样,便笑着替她解围道:“给她也来一份和我一样的。”

    “我不用……”曲小蝶顿时急了,窘迫道:“我没有那么多钱……”

    “傻丫头。”苏姚失笑道:“有小凤在还会让你付钱吗?你就敞开肚子吃!”

    慕容凤轻笑着摇摇头,挥挥手让空姐退下去准备食物。然后对曲小蝶问道:“你的那个荷包绣的怎么样了?”

    “什么荷包?”苏姚与慕容夫人俱是一脸诧异。

    曲小蝶瞪大了眼睛,惊愕道:“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正在学习绣荷包?!”

    慕容凤笑眯眯道:“你送我的木簪子我可是一直戴在身上呢。”

    曲小蝶一时间双眼瞪得溜圆,惊呆道:“啊,是你!!!”

    “认出来了?”慕容凤笑眯眯道。

    曲小蝶一时间激动的连连点头,苏姚好奇问道:“小凤你和小蝶早就认识了?”

    慕容凤呵呵笑道:“还记得我这几天去了哪里吗?”

    “云南大理?”苏姚一挑眉。

    “没错。”慕容凤笑着把二人相识的过程一说,惹来苏姚一阵轻笑道:“就你那学了没仨月的绣花手艺也好意思拿出去教别人?能别给我丢脸就不错了!”

    慕容凤耸肩道:“我这也不是活学活用嘛。”

    曲小蝶抢着说道:“小凤姐的绣花手艺可比我好多了,教了人家一边就学会怎样绣荷包了。”

    “那你悟性好。”苏姚傲娇道:“想学绣花来找我,我教你。”

    “梦姐姐你也会绣花吗?”曲小蝶立时双眼放光道。

    “多新鲜呐!”苏姚哈哈一笑,指慕容凤哼道:“你知道她的绣花是跟谁学的吗?我教她的,而且只学了不到仨月!”

    慕容凤适时的拍马屁道:“这确实不假,苏姨的手艺在国内绝对能排进前三。”

    苏姚得意的轻哼了一声,曲小蝶却是诧异问道:“苏姨?梦姐姐看起来也不大啊,小凤姐为什么叫梦姐苏姨呢?”

    “呃,这是家里的辈分,乱不得。”慕容凤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曲小蝶点头感叹道:“你们汉家的人就是爱讲辈分规矩。那内个,我拜梦姐姐为师学绣花的话,是不是也要行拜师礼,然后改口叫梦姐姐师父啊?”

    “这个倒不用,你还是叫我姐姐,叫师父反倒把我叫老了。”苏姚掩嘴轻笑道:“而且你跟我学的是绣花,又不是什么功夫,不用那么一本正经的行什么拜师大礼。”

    “那就好。”曲小蝶点头庆幸道:“我阿爹说汉家的门派规矩多,不允许别人随随便便的学习手艺,偷学的话更是武林大忌。”

    “你家也是武林世家吗?”苏姚显然也把她家当做和慕容家一样的武林世家了。

    曲小蝶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家只是一个会点粗鄙拳脚功夫的小门小派,甚至就连城里的武馆都比不上,名号说出去可能都没人认识。”

    苏姚岂能听不出这丫头话里有话,所以也不好继续打听人家的家世,这时就见自从上了飞机一直保持高冷姿态的慕容夫人忽然开口说道:“女孩子家家还是应该多学些琴棋书画女红刺绣之类的手艺,别整天舞刀弄枪的,当心将来找不到好婆家。”

    这话说的意有所指,让慕容凤听得冷汗哗哗的。

    曲小蝶叹气道:“舞刀弄枪什么的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那些读书写字对我来说实在太要命了。我现在巴不得一星期改成两天上课五天假期,这样我就能痛痛快快的玩游戏了。”

    苏姚听得摇头直笑,当年的她们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慕容夫人却是轻轻抽搐了下嘴角,说道:“适度游戏确实有益于放松身心,但过度沉迷游戏只会伤神伤身。合理的安排时间,既不耽误学习又能适当的放松才是正确的健康生活。”

    曲小蝶惊讶道:“嫣然姐姐你是老师吗?怎么这说的话和我们校长说的一模一样啊!”

    苏姚噗嗤一声笑喷了出来,慕容凤直接扭过了头,不忍直视老妈发黑的脸色。

    还好这时空姐推来了餐车化解了尴尬的气氛。

    美食当前,曲小蝶吃的欢快,立时把刚才烦忧抛诸了脑后。等她哼哧哼哧吃了大半份美食却突然感觉四周好安静,回头一瞧立时呆愣住了。

    因为身边三位那优雅到近乎赏心悦目般的进食动作竟让她生出一股自惭形愧的感觉。

    “这就是有钱人吃饭时候的样子吗?”曲小蝶也想照着学,却发现怎么效仿都觉得十分变扭……

    慕容凤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抿嘴密语道:“依着自己的习惯来就好了,不要学我们,我们这可是从小训练出来的,其实也就是装装样子而已,我反而更羡慕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舒坦劲。”

    曲小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连忙俏脸通红的低下头继续享用美味的大餐。

    等四人享用完美餐又闲谈着消了会食,目的地也就到了。

    在空姐热情的欢送下四人依次下了客船,临出舱前还为每人免费赠送了一件厚绒斗篷当做礼物。看看飞船外笼罩在冰天雪地中的凛冬城,这头等舱坐的果真不亏。

    “哇!这就是下雪吗?好美啊!”曲小蝶双眼异彩涟涟的蹦来蹦去,伸手乱抓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雪花。

    苏姚担心她摔着,跟在后面不停提醒道:“别蹦蹦跳跳的,当心摔着。”

    慕容凤与慕容夫人并排走在后面,就听慕容夫人感叹道:“我记得你小时候好像就没欢快过,就像是个小大人,每天不是埋头学习就是刻苦练武,也不哭不闹,就更别提笑了。为此我还担心了好久,生怕把你给闷坏了。”

    慕容凤扯了下嘴角,无声的笑了笑。

    慕容夫人哈了一口寒气,搓搓手,摇头轻叹道:“后来不知不觉你就长大了,但为娘却发现你好像和小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还是那样的自立、坚强、聪慧,特像为娘小时候。”

    慕容凤汗颜道:“老妈您这是夸我呢,还是在夸您自己呢?”

    慕容夫人斜睨一眼,轻哼道:“没有我哪来的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和为娘年轻那会儿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那是当然,老妈您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嘛!”慕容凤适时的拍马屁道。

    慕容夫人哼道:“我不是说容貌,是性格。当年你外公可没少为我收拾闯下的烂摊子。”

    “老妈您年轻那会儿都闯过什么祸啊?”慕容凤立即双眼放光的追问道,结果直接挨了一个爆栗子,捂着脑袋不敢嘴欠了。

    “反正和现在的你算是半斤八两。”慕容夫人傲娇的轻哼一声:“要不然世人怎么常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呢。”

    慕容凤还能说什么,只能苦笑着诺诺应是。

    一行四人出了城后,慕容凤召出越野车载上三人向东边的大雪山疾驰而去。

    车上。

    “小蝶。”慕容凤边开车边问道:“你要找的那株草药有什么特点没?或者名称?”

    “啊,有!”曲小蝶又是在自己包里翻找了一阵,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说道:“那株草药好像叫冰心草来着。这是那个画给我的草药图样。”

    苏姚接过看了一眼,又转递给慕容夫人看,然后又转到了慕容凤手里。

    “看着像是雪莲花。”苏姚说道。

    慕容夫人摇头道:“我觉得像菊花。”

    苏姚又对慕容凤问道:“你见过吗?”

    “没有。”慕容凤摇头道:“这种草药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其实我们刚才在凛冬城里的时候应该找人打听一下,说不定有玩家采集到过,花点钱就能搞到手了。不过玩游戏嘛,总归没有自己亲手获得来的有趣,而且我们大老远跑过来总不能连城门口都不出又回去。正好等会儿一边找草药一边带你们刷怪练级好了。”

    苏姚问道:“你等级现在那么高,带我们还有经验吗?”

    慕容凤耸肩道:“这个简单,我离队把怪物打残血,你们三个来补刀就行了。”

    “有大神带果然很惬意啊!”曲小蝶笑嘻嘻道。

    “对了。”慕容凤回头问道:“你今天不上学吗?你该不会是逃学出来玩游戏的?”

    曲小蝶耸肩道:“我要是敢逃学我爹非打断我腿不可。是学校停课了,好像是因为昨天的燃气管道爆炸事件,据说上头下来一位大官亲自坐镇大理要对周边的管道设施进行一场大排查。”

    慕容夫人皱了皱眉头,问道:“管道设施排查和学校停课有什么关系?”

    曲小蝶撇嘴道:“因为咱们学校的食堂都是靠天燃气烧饭的啊,这一检查肯定没天燃气供应了。而固体能量电池又那么贵,我们那抠门校长肯定舍不得买,所以干脆就给我们放假喽。其实我巴不得他们多查几天呢,这样我就能多玩几天了,嘻嘻。”

    “现在还有学校是用天燃气做饭的?!”慕容凤诧异道:“也不怕出点纰漏引发大祸吗?”

    现在能源供给一般都是采集厂直接将石油天然气输送到转化厂,然后转化厂再将石油天然气经过萃取精炼成干净安全的固体能量块或能量电池再投放到民用市场中。而一罐易拉罐大小售价三百星币左右的能量电池就能让一辆家用汽车跑上上万公里,可以说是一种完全高效、清洁、安全的能源。

    所以按理说没人会再用危险易燃的天然气直接当能源或燃料才是。

    “政府其实早已经明令禁止天燃气供应民用设施,尤其是学校那种地方。”慕容夫人淡淡道:“看来有人没把这条禁令放在眼中。”

    曲小蝶好奇问道:“有这条规定吗?那为什么还有人直接用天燃气烧饭啊?”

    “因为有利可图呗。”慕容凤随口道:“毕竟天燃气要经过多道工序才能精炼成那些能量块,这当中无疑会增加一些成本。”

    当然慕容凤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赵家一直以来都在背后控股着全国几十家大型能源企业,整条产业链几乎遍及半个银河系,甚至已经将触须伸到了权家那边。

    所以那些人怎么做等于是在挖赵家的墙角。

    “咳嗯!”苏姚轻咳一声道:“我们这是在玩游戏呢,说这些做什么。”

    慕容夫人不再言语,但看她平静的脸色估计有很多人要乌纱不保了。

    不过这些都不关慕容凤的事,正如苏姚所说,玩游戏呢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咦?前面好像有人在向我们招手!”曲小蝶忽然一指前头说道。

    慕容凤定睛一瞧,只见大道上横着一路障,几名荷枪实弹的士兵正在对经过的车辆进行逐一盘查。

    慕容凤立即放缓了车速,对慕容夫人密语道:“老妈你来开车,我从旁边溜过去。”

    慕容夫人淡淡道:“不用,他们要是敢拦我们,就直接强冲过去好了。”

    慕容凤一时间冷汗哗哗,仔细瞧了瞧她的脸色,确定不是在说反话。

    “好。”慕容凤回头对三人嘱咐道:“你们把安全带都系上。”

    “为什么啊?”曲小蝶纳闷道,苏姚自动替她拉上安全带,摇头道:“让你系上就系上,别问那么多。”

    说话间,慕容凤驾驶着越野车缓缓行驶到了路边岗哨前。

    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走到驾驶室旁敲了敲车窗,命令道:“检查,请出示通行证。”

    慕容凤放下车窗,一脸微笑道:“那个……我第一次来这里,请问通行证要去哪里补办啊?”

    士兵也不废话,直接一伸手道:“补办费十枚金币!”

    慕容凤扯了下嘴角,乖乖掏出十枚金币交给对方,然后领到一个小红本就被放行了……

    慕容凤驱车开出去老远,才摇头感叹道:“我收回先前那句话,这游戏真是把敛财的手段玩出花了。”

    “真没劲。”慕容夫人一脸失望的收起长剑,摇头不屑道:“本来还以为能大杀四方了呢。”

    慕容凤一时间汗颜不止。心说老妈你的高冷女王范呢?不要一颗驻颜丹就让你变回小太妹啊!这样我会没法对老爸交代的啊!还有老爸当年是有多大的胆子才将老妈你到手的啊?

    :1717772

    <!--gen1-1-2-110-14913-259697653-1483243200-->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