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直接派兵到纳兹坎儿位面?看来这位毁灭魔王是想拒敌于国门之外啊!”慕容凤随手合上情报,脸色始终淡定自如。

    外公也是如此,只见他耸肩道:“很聪明的决定不是吗?换成是我也会如此做。毕竟一旦让我们的舰队冲进毁灭地狱里,到时候任它再有坚壁天堑也无法阻挡我们的舰队直抵它的老巢。况且让战火在自己的后院里燃烧还不如放在别人家里打更划算。”

    慕容凤敲着桌子,忽然说道:“若果真如此那就实行第二套作战计划吧。”

    外公一挑眉角,很清楚那第二套作战计划代表着什么。到时候燃烧军团真的要如其名了!不过他还是很爽快的点头应下,因为在这游戏里可不会有什么道德人士会跳出来叽叽喳喳的惹人厌。

    慕容凤这时又问道:“对了,外公您先前说有关那些探险者遗民的重要消息传来,可是和这有关?”

    “不是。”外公摇头道:“那些遗民现在的境况比我们想象的还复杂。怎么说吧,那些遗民现在的制度几乎已经退步到了奴隶制度,但是科技文明却完好的保留了下来。只不过被掌控在少数上层贵族手中。不过那些奴隶和贫民也不是没有反抗的手段,比如魔法和斗气就成为了他们反抗暴政的有效手段,只不过在强大的科技武器面前显得有些无力。所以那颗星球上的统治权依然被那些贵族们牢牢把持着。不过那些人类贵族也不是铁板一块,互相又分裂成一个个城邦,能有两三座小城就敢妄称大国。我们派去的使者连想找个有点话语权的大贵族都难,因为人家根本不鸟我们。”

    慕容凤摇头无语,心说:“这算是游戏版的夜郎国吗?而且还是一群夜郎。”

    外公又说道:“不过我们的使者却发现了另一个重要情报,那就是这些人类城邦的背后似乎都有外星异族的影子。”

    慕容凤双眼一眯闪过一丝冷芒,因为若只是人族内斗她可以不管,但若是外星人在背后操控着这一切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直接先揍了再说。

    外公跟着摇头叹气道:“原本我还想着对这些遗民徐徐图之逐一分化瓦解他们再收归己用。不过随着毁灭魔王将大军进驻到纳兹坎儿,恐怕那里将会成为我们和魔王大军交锋的主战场。”

    无需外公多说慕容凤也明白,一个成为星际战争主战场的星球会是什么一个下场,好一点的就是生灵涂炭万物死绝,若是悲催一点恐怕连整个星球都不一定能完整保留下来。

    虽说碍于星际战争法,这样直接摧毁自然生态星球的事情已经很少发生,但是双方真要是杀红了眼谁会管你那么多。反正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着的。

    更何况这还是在游戏里,不但没有了法律的制约,还没了道德的约束。天知道前线将领一旦杀红了眼会做出怎样的疯狂决策。

    慕容凤思虑了片刻还是觉得应该给前线将领一个约束才行,毕竟那颗星球上可是生存着许多人类遗民,而这些人将来有可能将会成为燃烧军团优质的兵源,所以适当控制一下战争烈度还是很有必有的。

    ***

    入夜,慕容凤轻装简服出了院门上了房车,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护国寺。

    这护国寺是京城八大寺庙之一,始建于古时元代。后历经朝代更迭几经兴衰,直到一百多年前这寺中出了位佛法精深的梵净法师才让这护国寺的香火重新旺盛起来。

    随后护国寺几经扩建修葺,到现如今已经扩建成为前殿三座,中殿一座,后殿三座,旁殿八座,外加后院禅房、塔林、藏经阁等诸多建筑的大寺庙。

    此刻只见寺院外的几条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别误会,今天可不是什么初一十五庙会的日子,而是因为护国寺旁边的几条街乃是京城最热闹的一片夜市,各种美食小店一眼瞧去望不到头。空气中更是飘荡着各种诱人的食物香味。

    慕容凤站在街口却是摇头感叹,这佛门清净之地却建在一片闹市之中,天天怎么酒肉荤腥熏着,也不知道那位菩萨会来这里开道场。

    而且约在这等闹市边上见面,那位龙一行倒也机智,想来是怕慕容凤万一动起手来也好有个遮挡。

    慕容凤戴上一副大墨镜遮住半张脸,但是那一身出尘气质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所以一路上频频引人侧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位大明星微服出游了。

    好在庙门口离着不远,慕容凤负手来到紧闭的庙门前抬手轻敲了几下。

    这时旁边一位地摊老板好心提醒道:“美女,这护国寺到了夜里就不开门了。你要是想上香拜佛还是明个儿请早吧。”

    慕容凤淡淡道:“没事,我约了人在此见面。”

    地摊老板一阵嘀咕:“这庙里住的全是和尚,大半夜的约你一位美女见面,若是传扬出去那帮和尚以后还怎么活啊?”

    这时庙门吱呀一声开道了缝,露出一个青皮脑门的小沙弥,抬头打量了慕容凤一眼,诧异问道:“女施主可是您在敲门?本寺入夜后概不接纳香客的。”

    慕容凤直接问道:“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名叫龙一行的僧人?”

    小沙弥讶然道:“你就是龙施主约见之人?那就请进来吧。”小沙弥连忙拉开大门把慕容凤请了进去。

    一旁地摊老板一脸惊讶:“嘿,还真进去了。这年头当和尚的都怎么奔放了吗?”

    慕容凤进了寺庙,背后大门一关把一切杂音都挡在了外面,就连那些酒肉气味都被隔绝在外,仿佛置身在另一个清净世界。

    “女施主,那位龙施主也是位俗家人,可不是什么僧人。”小沙弥解释了一句,就客气道:“您请随我来吧。”

    慕容凤不动声色的跟在小沙弥身后,在他的引路下绕过大殿和中殿,又穿过后殿直来到一座单独的禅院外。

    小沙弥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便低头合十告辞离开。

    慕容凤迈步走进月牙门,只见这禅院内竹林茂盛,只以一条石子小路开道

    慕容凤顺着石子小路穿过竹林,又见一条蜿蜒小渠横在面前,潺潺溪流上架着一座竹桥,桥对面就是一座清雅小居。

    此刻院中立着一人,只见此人身形中等,容貌平平,唯有那程光瓦亮的脑门在月下甚为扎眼。

    但是此时的他,气度却与先前截然不同,淡然中带着三分傲然与三分贵气。

    “慕容小姐,在下有失远迎了。”龙一行一摆手,平平相貌微微一笑竟带出一分儒雅。

    慕容凤迈步过了竹桥,龙一行请她在院中石桌旁落座,桌上已经沏好香茗冒着袅袅热雾。

    “请。”龙一行坐在对面,端起茶杯先啄了一口。

    慕容凤也是轻咪一口然后目光平静的打量着龙一行,仿佛重新认识他。

    “你到底是何人?今夜约我前来就不怕我抓你去吗?”

    龙一行从容一笑问道:“敢问慕容小姐,在下犯了何条法律,要劳您亲自动手抓我去?”

    慕容凤一窒,却见龙一行笑哈哈道:“其实在下的身份慕容小姐不妨来猜一猜?”

    慕容凤眯起眼睛心思急转,一个个熟悉或不熟悉的人物在心中掠过,但是没有一个对的上号的。那也就是说

    慕容凤盯着龙一行,沉声道:“猜拳术虽然易学难精,但也不是寻常人能够练到入门境界的。而这天底下修炼此拳法的宗师强者不足一手之数,其中有三人早已归隐不问世事,而剩下的两位中一人乃是崆峒老祖云尘子,但是你修炼的功法却不是道家内功。那么唯有剩下的最后那一位了。”

    龙一行一愣,旋即击掌笑赞道:“果然不愧为凤大小姐,想不到怎么快就猜到了在下的身份。”

    慕容凤面无表情的问道:“那么我现在应该称呼你王子殿下呢?还是世子殿下?”

    龙一行站起身抖抖身上衣袍,正容拜见道:“在下权昊龙,因久仰凤大小姐威名,所以不辞千里前来只为一睹小姐风采。先前的唐突还望小姐见谅。”

    慕容凤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以眼前之人的身份难怪以她的权限都查不到蛛丝马迹。因为若是换成是她突然有一天微服私访跑到对方的地盘去逛逛,估计那边也会将她当祖宗一样供着。尤其是两国都没有做好开战准备的情况下,估计掉根头发都是严重的外交事件。

    慕容凤忽然展颜一笑,令权昊龙失神了片刻。

    “世子殿下倒也艺高人胆大,居然敢单枪匹马的跑到我国境内四处闲逛。就不怕路上遇到个劫道的被人绑了去向贵国索要赎金吗?”

    权昊龙喝了口热茶定了定心神,轻笑道:“凤大小姐说笑了,如今这天下太平,你我两国之间也早已化干戈为玉帛,在下到访贵国可从来没为自身的安全担忧过。况且真有贼人绑了我,想必也不会蠢到去索要什么赎金,估计就直接一刀宰了。”

    权昊龙盯着慕容凤,仿佛意有所指。

    慕容凤斜睨一眼,心说这小子倒也机智,知道联邦不敢拿他怎样。所以才有恃无恐的约她在这里见面,就是料准了自己不敢对他出手。

    “那么世子殿下你说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只是为一睹在下真容,显然你已经见到了,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权昊龙想了想,忽然笑呵呵道:“我准备出个家。”

    “咳咳咳。”慕容凤被这家伙跳脱的思维给呛的连连咳嗽,瞪眼道:“世子殿下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先说权家那边同意不同意,就是普天之下那座寺庙敢收这尊小神呐?

    权昊龙耸肩道:“我没开玩笑。因为我从小就立志学我太爷爷一样,做一个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逍遥皇者。可惜在见到凤大小姐您的真容后,在下忽然发觉普天之下已再无一女能入在下之眼。所以这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我最多只能了却一半心愿,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干脆出家当个和尚算了。”

    这话说的,换一个正常花痴少女说不定已经被撩的不要不要的了。

    但是慕容凤听得却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好吧。”慕容凤叹了一口气,忽然话锋一转道:“若是世子殿下真的已经看穿红尘执意要遁入空门,在下正好认识一位得道高僧可以为世子您引荐一下。”

    权昊龙神色一呆,心说你丫的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就听慕容凤滔滔不绝道:“那位高僧乃是灵隐寺的法海禅师,这位禅师可是位真正的得道高僧,其一身佛法修为绝对不在贵国那位之下。而且这灵隐寺比邻西湖,面朝飞来峰,周遭风景名胜数不胜数,实乃潜心修炼参禅悟道的绝佳福地啊。”

    权昊龙越听越冷汗哗哗的,就见慕容凤直接起身道:“要不我们立即动身去灵隐寺求见法海禅师吧。以我和那位高僧的交情,他一定会收下你的。”

    “不不不,不用了。”权昊龙连忙推辞道,慕容凤却是不依不饶道:“哎呀,世子殿下你就不要推辞了。既然难得来一趟,出个家什么的就当留个纪念了。而且就冲你这脑门都能剩下一道工序了。”

    “有拿出家当留纪念的吗!!!”权昊龙心中如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抓狂万分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强颜欢笑的连连推辞,毕竟谁让他自己嘴欠说什么要出个家来撩别人呢

    好在这时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出来替他解围了。

    “阿弥陀佛,两位施主佛门清净之地,还请不要太过喧哗。”随着这声佛号,竹林里转出一位灰袍老僧。

    权昊龙见到救星,连忙上前拜见道:“德源主持请见谅,在下与慕容小姐相谈甚欢,才一时失态惊扰了各位禅师的清修。”

    老主持单手合十,道了声佛号说道:“龙施主客气了。”

    慕容凤杵在一旁,一点也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毕竟就算以她的一派宗师身份,除非那位梵净高僧出来,否则这庙内大小和尚都不配受她一礼。

    权昊龙忽然问道:“主持,不知梵净圣僧可同意在下的邀请了?”

    慕容凤心中一讶立即竖起了耳朵。

    就见老主持直接摇头道:“师祖年事已高腿脚不便,实不方便出远门。龙施主美意老衲代师祖谢过,施主还是请吧。”

    本书最快更新书包网.bookbao2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书包网.bookbao2站http:.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