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沃玛教主好奇的打量了慕容凤一眼,仿佛重新认识她一般,然后一脸玩味道:“你的灵魂看起来十分的美味,但是里面有股我讨厌的气息。不过我们可以玩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只要你能赢得这个游戏我就答应放你和你的朋友安全离开。怎么样?小家伙敢不敢和我玩一把?”

    慕容凤没有一口答应,而是沉声问道:“赌注是什么?倘若我输了会怎样?”

    “哈哈哈,果然是个机灵的小家伙。我越来越对你感兴趣了。”沃玛教主诡笑道:“这赌注当然是自由和生命,你赢了就能获得自由,若是输了你和你朋友的生命自然归我。不过放心我没有杀死你们的打算,毕竟我沉睡了怎么多年,身边正缺几个有趣的手下呢。”

    “好,我跟你赌,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告诉我是什么游戏?以及详细的游戏规则!”慕容凤一脸认真道。

    沃玛教主哈哈大笑道:“我就是喜欢和你这样聪明的小家伙聊天。跟我来吧。”然后转身向大殿外走去。

    慕容凤头看了一眼睡的跟死猪一样的奥妮克希亚,咬牙壮了壮胆迈步跟上沃玛教主。身边一群白野猪也提溜着流星锤静静跟随着她,生怕她跑了似的。

    慕容凤跟在沃玛教主后面在黝黑的通道内七拐八拐着,同时听到他万分怀念道:“想当初我刚来这个星球的时候正逢元素领主们杀的你死我活,每一天每一天都有无数生灵死去,也有无数强大的生命诞生。混沌与杀戮就是这颗天堂般的星球永恒的主旋律,我简直爱死这个地方了。可惜后来那帮碍事的泰坦来了,把我的天堂变成了地狱。”

    沃玛教主一脸伤心的过头,慕容凤立即点头如捣蒜:“您说的对,您接着说,我听着呢。”

    估计是一个人待久了,也没个人说说话,身边一群活物还是一群猪,慕容凤挺能理解这位魔鬼君王寂寞的心情的。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沃玛教主却不知道慕容凤在敷衍他,反而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能倾述的对象,开始嘚吧起个没完。各种毁三观的言论听得慕容凤冷汗哗哗的,还不得不时常接茬附和,把她心率交瘁的巴不得早点走到出口。

    也许是慕容凤心里的祈祷终于灵验了,在转过一个拐角后前面没路了。

    一堵厚重的石门挡在了面前,只见沃玛教主上前摁着石门念起晦涩的咒语,立时就见那石门上亮起一片奇异魔法阵,然后在轰隆隆声中这堵封印了上千年的石门被重新打了开来。

    立时刺眼的阳光涌进通道内,慕容凤身边的白野猪们纷纷嚎叫着退后,唯独沃玛教主一脸惬意的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浑然不顾全身都窜起火苗子了!

    “那个,您好像烧着了!”慕容凤退后几步,开口提醒道。

    沃玛教主扭了扭脖子,一脸沉醉道:“这就是自由的味道,真是太令人着迷了。”

    慕容凤一脸黑线的捂着鼻子,心说你都快烧焦了,这自由的味道也太呛人了。

    享受完自由的味道,沃玛教主退后一步将自己冒着火苗的身体缩阴影内,立时焦黑的躯体转瞬间就恢复了原样。然后就见他随手变出一件黑色斗篷披在身上,跟着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脸色苍白如纸,模样邪魅狂狷的青年迈步走了出去。

    慕容凤也跟着走了出去,头瞧瞧那些白野猪没跟出来,这些黑暗生物看来十分讨厌阳光。在看看四周不正是先前那片古迹的中心嘛,而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圆柱基座的金字塔上,背后就是那根高逾百米的石柱。

    沃玛教主也在仰望石柱,脸色一阵唏嘘,然后一挥手,这根巨大的石柱便在风中化为了飞灰

    慕容凤瞪大眼睛,就见一柄漆黑的钢叉从崩散的石柱中落了下来被沃玛教主抓在手中。

    这柄钢叉看似普通,就跟普通农夫手中拿来叉桔梗的叉子一般无二,但是慕容凤盯着这柄钢叉时却能感受到一阵莫名的寒意,让她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沃玛教主收自己的武器后便转身在祭坛上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把钢叉杵在身边,然后招呼慕容凤坐在他对面。

    “阁下,请问可以开始赌局了吗?”慕容凤坐下后便催问道。面对一个脑子不正常的魔鬼,她觉得如果有机会还是远远地避开为妙。

    沃玛教主竖起一指摇道:“小家伙这不是一场赌局,只是一个有点彩头的小说。”

    “好吧。”慕容凤翻了翻白眼,心说随你怎么说就是了。“那么请问这个小说的规则是什么?”

    “耐心点小家伙。”沃玛教主嘿笑道:“玩游戏可是一件很娱乐身心的事情,太心急了反而体会不到游戏中的乐趣。”

    慕容凤见他说着从腰间摸出一顶金灿灿的金盔和一把普通的木榔头搁在地上。

    慕容凤瞧得一脸疑惑,心说这是什么玩法?一顶金盔和一把木榔头?没见过啊!

    “你且听我慢慢道来。”沃玛教主一脸正容道:“这是很久很久以前传承下来的古老游戏,或者说是上古修炼者们在闲暇时的一种既能娱乐又能锻炼的搏击竞技游戏。”

    慕容凤听得专注,见沃玛教主伸出右手边说边比划道:“这游戏的规则其实也很简单,首先从对峙的二人中决定攻守,而决定的方式用三种不同的手势来代表,分别是石头”

    沃玛教主握拳晃了晃,跟着说道:“然后是剪子。”跟着比划出剪刀手势

    “这不就是猜拳吗?”慕容凤一脸呆滞。

    “咦?你知道呀?”沃玛教主惊喜道:“我还以为年代太久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已经遗忘了这个古老的游戏了呢。”

    慕容凤满脸黑线的看了看地上的金盔和木榔头,抽搐着嘴角说道:“这游戏是不是猜拳决出胜者,胜者就有拿武器攻击对方的权力,而输者就必须抢在被攻击前抢到金盔戴在自己头上,否则被榔头敲在脑袋上就算输?”

    “没错!”沃玛教主击掌大笑道:“太好了,既然你已经知道游戏规则了,那咱们赶紧开始吧。我都已经有上千年没痛痛快快找人玩过这个游戏了,都憋死我了。”

    慕容凤头看了看躲在洞内的那群白野猪,再瞧一脸期待的沃玛教主,顿时眼神里充满了同情。这得有多大的瘾头才能将一位魔鬼君王生生逼成一个疯子啊?

    “先不忙开始。”慕容凤争取主动权道:“咱们还没说好几局定输赢呢。我的意思是一局定胜负?”

    “不行!!!”沃玛教主立即一口绝道:“才玩一把怎么过瘾,怎么也得来上几千把再说!”

    慕容凤扶额无力道:“我说阁下我要是留在这里陪你玩上几千把这游戏,我还不如干脆死这儿算了。”

    “那你说来几把?”沃玛教主反问道。

    “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七局四胜?九局五胜?”慕容凤接连问道,但沃玛教主却是直摇头,最后干脆道:“最少玩一百把,但只要这其中你能赢十把就算你胜出!”

    慕容凤皱了皱眉头思考这里面是否有什么圈套。眼前这个魔鬼的脑子是有点不正常,但是再不正常的魔鬼也是魔鬼,说不定比脑子正常的魔鬼还令人捉摸不透!所以她必须处处小心,免得落入对方的圈套里还不知道。

    “喂,怎么简单的游戏你还要考虑半天吗?赶紧开始吧。”沃玛教主不停催促道。

    慕容凤瞥了他一眼,微微蹙眉,这游戏看似简单无比却包含了双方的运气、反应速度与实力的综合对比,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细微的偏差都会影响到胜负的天平。而这之中实力无疑是最重要的,她可不想信一个魔鬼会玩什么公平比赛,人家别使阴耍诈只是钻钻规则的小漏洞都已经是良心发现了。

    慕容凤斤斤计较道:“如果我戴上金盔挡住了你的攻击怎么说?算我赢吗?”

    “这个当然不算。”沃玛教主立即摇头道:“这个最多算平局。”

    “那万一最后的胜负总结果以平局收场又怎么说?”慕容凤追问道。

    沃玛教主浑不在意道:“那就再来一百把呗,直到咱们分出胜负。”

    慕容凤没在纠结这点细节,而是一转话锋突然问道:“在比赛中可以是使用法术吗?”

    沃玛教主目光闪烁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哈哈笑道:“真是一个谨慎的小家伙。”

    慕容凤立即瞪眼道:“你这家伙果然想在游戏中利用法术耍诈!!!”

    沃玛教主厚着脸皮,嘿嘿笑道:“好吧,既然被你猜到了,那咱们都别耍这些小手段了,单凭各自的运气总可以了吧?”

    “鬼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慕容凤腹诽了一句,仔细想了想确定没有什么漏洞了,便点头道:“那就开始吧。”

    沃玛教主立即兴奋的直搓手,然后和慕容凤握拳相对,连晃三下,异口同声道:“石头,剪子,布!”

    慕容凤出拳。

    沃玛教主出布!

    慕容凤神色一呆,但瞬间反应过来伸手去抓那顶金盔,结果立时感到脑门一晕,似挨了记不轻不重的闷棍。

    她抬起头只见沃玛教主拿着木榔头,嘎嘎怪笑道:“小家伙你的反应速度也太慢了。”

    慕容凤抽搐着嘴角,第一次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虽然脑子不正常,但却是一头货真价实的魔鬼君王。要不然怎么可能看穿她的出招,还抢在她前头发动了攻击。

    “再来!才第一把,我只是还没调整好状态!”慕容凤嘴硬道,同时集中精神死死盯着对方。

    “来就来,怕你啊,看我怎么连赢你一百把,嘎嘎嘎!”沃玛教主发出刺耳难听的笑声。然后与慕容凤再次比划起来!

    第二把慕容凤预判出沃玛教主会出剪子,所以她抡出了拳头,结果沃玛教主却突然变成了出布。慕容凤心中震惊,但是手上却不慢,抓起金盔的动作都带出残影了,却没想到还是被这家伙砸到了脑袋。

    沃玛教主再次得意的哈哈大笑,嘴里更是不饶人,把慕容凤奚落的脸色一阵青白变幻。

    慕容凤气的牙痒痒,不信邪的又和沃玛教主快速连续比划了十把,结果仍是挨了十榔头。这木榔头虽然轻敲在脑袋上不疼,但关键是晕啊!

    而慕容凤的脸色都已经快涨成猪肝色,表情更是狰狞无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蹦起来咬人了。

    而沃玛教主已经高兴的忘乎所以了,哈哈大笑道:“小家伙服了没?不服没关系,咱们接着来。忘了告诉你了,本王当年可是第一届猜拳大赛的冠军哦。洛肯你知道不?不知道也没关系,总之你只要知道那家伙原先是个泰坦,后来和我比赛猜拳因为输了太多次,结果生生被气疯了。哈哈哈!”

    慕容凤翻着白眼,咬牙道:“再来!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沃玛教主嘿嘿怪笑一声,再次和慕容凤比划起来。只不过这慕容凤留了个心眼,趁着沃玛教主盯着自己的拳头机会,眯起眼睛闪过一道异芒!

    三息未来!

    慕容凤立时感到一股精神力被强行抽离了出去,那感觉比连挨了十榔头还难受。同时她眼前景象一阵变幻,仿佛看到了三息后的未来呈现在自己眼前。

    三息后,自己出了拳。但是沃玛教主却没动,而是在施法,不对,应该是在施展神通,一种能让时间短暂定格的神通!

    “干!!!这奸诈的魔鬼果然在耍诈!口中说不使用法术,却背地里施展天赋神通。”慕容凤气的差点吐血,却又无可奈何,因为神通和法术真要是计较起来其实两种概念。这魔鬼君王显然玩了把偷换概念的把戏,就算事后被识破了也让慕容凤没法讲理。

    幻象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慕容凤脸上闪过一丝狰狞挥出虚握的拳头似张非张,似握非握,同时嘴里喊道:“我出布!”

    沃玛教主眼中闪过一丝异芒,瞪大眼睛盯着慕容凤似乎要张开的右手,然后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弹出二指比划出剪刀。

    下一秒!

    沃玛教主出了剪子!

    慕容凤虚握的拳头却没张开,所以仍然是拳头!

    看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