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什么买卖?”青松老道忽然感到心底发毛,心中立时警惕了起来。

    慕容凤笑呵呵道:“道长你看啊,我手上呢恰好有路边捡来的贵派两本武学秘籍,但这万一要是我又丢了可怎么办啊?到时候损失最大的肯定是贵派啊!不过我呢可是从小就被家中长辈教导要拾金不昧的,所以呢我打算将这两本秘籍物归还给贵派,但是道长你是不是也要意思意思一下啊?”

    “你你你这是敲诈!!!这两样绝学肯定是你偷学去的!”青松老道立即炸毛了,他万万没想到这丫头才刚在天龙寺的那帮秃驴头上敲了一笔竹杠,转过身就把注意打在自己身上了!

    慕容凤立时脸色一冷,哼了一声,直接转身大声嚷嚷道:“嗨,各位武林同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本人手上恰好有两本路边捡的上等武学秘籍,那位要是感兴趣尽可过来与在下谈一谈价钱……”

    “我给!!!我给……”青松老道立即拦住了慕容凤,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青松老道拦住慕容凤,咬牙切齿的问道:“月影掌门打算要什么?”

    “哼,早这样爽快不就行了。”慕容凤哼笑一声,直接开价道:“我听说贵派的大道玄指挺厉害的,一直想要见识一番。”

    “你!”青松老道立即一口回绝道:“这不可能!大道玄指乃是本派的不传之秘!”

    “那就青城秘录吧。”慕容凤讨价还价道。

    四周的众人已经完全一脸黑线了,他们还是头回见到有人把顶级武学秘籍当买菜一样讨价还价的。

    “这更加的不可能!”青松老道干脆耍起了赖,死活不松口。

    慕容凤脸色再次一冷,又转身大声嚷嚷起来:“嗨,各位武林同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呀……”

    “停停停,打住!”青松老道抓狂万分道:“大道玄指,就大道玄指,不过月影掌门你可得立个誓言保证不许将这门功法传给他人!”

    慕容凤哼笑道:“道长你也是修道之人,但是比起那位枯禅大师可小肚鸡肠多了。行,不就是一个誓言嘛,反正今夜有怎么多武林同道在场,就请大家做个见证好了。我保证不会将贵派的大道玄指传给第二人,行了吧?”

    听完慕容凤信誓旦旦的保证,青松老道抽搐着嘴角心中更是在滴血,决定回去后一定要亲手将那两个报信的家伙给宰了!!!

    而四周围观的众人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万一这个妖女也盯上自己然后当众拿出自己门派的绝学四处兜售,那么自己该如何是好?难道也要学这一僧一道一样,咬牙认栽被这妖女狠狠地敲诈一番?

    一时间,不少想明白了的人立即转身溜之大吉了……

    与青松老道约定好交换秘籍的时间与地点,慕容凤转过身再瞧四周已经连个鬼影都没有了。

    “唉,真是的,现在的聪明人都已经怎么多了吗?溜的居然比兔子还快!罢了,折腾了大半夜总算也没亏本,回去睡觉了。”慕容凤打着哈欠直摇头,让已经飞走的青松老道身形晃悠了一下差点从空中摔下来。

    随着一场好戏落幕,这片城区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随即有关今夜发生的事情如同插上了翅膀一般迅速在江湖上传扬开来。

    一时间京城内暗流涌动,天还未亮就有许多人连夜逃出了城,同样也有不怕死的家伙星夜赶来瞧热闹,顺便赌一赌自己的运气。毕竟四大秘境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不过真的等到天亮后江湖上的流言就已经被传的面目全非了,估计就算事件亲历者们听了也会佩服那些脑洞逆天的家伙。

    ***

    牧雪别院。

    莲儿开门推进来餐车,同时开口道:“小姐,这是今天一早鹰部差人送过来的简报,您要看看吗?”

    正在洗漱的慕容凤随口回答道:“放哪儿吧,我等会儿再看。那些丫头起了没?”

    “起了,都在晨练呢。”莲儿回答道。

    “晨练?”慕容凤讶然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莲儿掩嘴笑了笑,上前拉开窗帘,只见院子里一帮丫头正在张乐诗的督促下练习着基础剑法。

    慕容凤擦好脸走过来一瞧,摇头失笑道:“我们门派的剑阁堂主算是有着落了。”

    莲儿摆好碗筷,慕容凤坐下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翻看起鹰部一大早送过来的消息简报。

    简报的第一页都是有关那些帮绑匪的身份详细调查报告以及幕后主使的身份,慕容凤直接翻到第二页就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位幕后主使的尸体在京城以北的密云区里一处荒山上被发现了。

    慕容凤心中讶然:“密云?京城的星际机场不是在通州区吗?看来这几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傻子啊,可惜还是被人家先一步算计到了。”

    慕容凤摇摇头不再关心这些人的死活,毕竟真正的幕后主使昨晚都已经被她一掌给拍死了。

    后面的消息就是各种离谱的江湖传闻了。

    首先是传说中的凤大小姐突然现身京城,吓坏了一帮小朋友……

    慕容凤咧咧嘴,心说自己难道真成了女魔头了?

    然后就是有关昨夜发生的事的各种版本,慕容凤随便翻看了几条就无语的直摇头,直接将这份报告丢在了一旁,继续自己的早餐。

    这时搁在一旁的电话突然响了,慕容凤拿起餐巾擦了擦嘴,然后接通电话问道:“喂,找谁?”

    “请问是赵凤儿老师吗?”电话那头问道。

    “是我,你是谁?”慕容凤问道。

    电话那头回答道:“我是高中联赛裁判组的副组长李煜,赵老师我现在通知您一下,早上八点有您主持的一场比赛,希望您不要迟到了。”

    “哦,知道了。”慕容凤应了一声,又问道:“是在哪个大厅?”

    “一号大厅!”李煜客气道:“通知已经传达,就不打扰您了。请记得准时到场。”

    “好的,我会准时赶到的,请放心。”慕容凤挂掉电话后微微摇头。昨天将她丢在无人问津的三号大厅当解说,今天却突然将她调到人满为患的一号大厅当裁判,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咋想的。

    吃完早餐,慕容凤换好衣服正准备提前赶往战争学院,却没想到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客厅内。

    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毕恭毕敬的向慕容凤自我介绍道:“在下王怀瑞,是形意门派驻京城办事处的堂主。”

    “王堂主不知您找我有何事?”慕容凤不动声色的问道。

    王怀瑞笑呵呵道:“是这样的,昨夜听闻贵派掌门月影真人来了京城,顺便在路上捡到了一些武功秘笈。不巧的是本派在前不久也恰好遗失了一本武学秘籍,所以弊派门主就差在下来问问贵派掌门有没有捡到,若如有捡到,我们必有重谢!”

    “咳咳咳。”慕容凤搁下茶杯,咳嗽了几声,盯着这位形意门的外派堂主确定对方的脸色很是诚恳,不似作假或者故意存心来找茬的。那也就是说……这年头还有主动送上门来当冤大头的?那这买卖也太好做了!

    “这个,此事我要先问过掌门才行。”演戏要演全套,慕容凤没有一口应下对方的请求,推脱了一句然后又问道:“对了,不知贵派遗失了什么秘籍?”

    王怀瑞目光一闪,神秘兮兮地说道:“八门金锁!”

    慕容凤豁然瞪大了眼睛,心中那叫一个震惊!因为这八门金锁明明是八极门的镇派绝学,而眼前这位形意门的堂主却一开口就要这一本武学秘籍,这不是分明图谋别派的武学吗?

    而且这位王堂主无论是出手时机还是下手对象都选的极准,显然是已经知道那八极门的少门主作死得罪了慕容凤而导致双方结下了梁子。所以此时不落井下石还更待何时?

    慕容凤立即对这位王堂主一挑大拇指,赞叹道:“还是你们城里人会玩啊!在下甘拜下风!行了,王堂主此事我一定会转告月影掌门,你先回去恭候佳音吧。”

    “那在下就先谢过赵老师啦。”王怀瑞笑呵呵的从随身文件包中掏出一方礼盒推了过来。

    慕容凤一挑眉角,也不推让,直接收了下来。王怀瑞的笑容立时更笑的加灿烂了。

    吩咐莲儿将人送走,慕容凤随手打开礼盒发现竟是一瓶香水……

    恰好这时那帮晨练回来的丫头从门口路过,牧雪扭头瞥了一眼立即蹿了进来,惊讶道:“噢哟,这不是今年最新款的东方金玫瑰吗?”

    “你认识这牌子?”慕容凤抬头诧异,她对这些化妆品的牌子完全是一窍不通。

    “世界名牌诶!只要是女人都知道的吧!”牧雪怪叫道:“这瓶最新款的我年初就预定了,直到前几天才到货。一瓶要三千多星币呢!你是从哪儿得来的?难道说是有人送给你的?”

    牧雪一脸诡笑,立即冲到门口大喊道:“姐妹们告诉你们一个惊天秘闻!有人给咱们的赵副掌门送香水啦!”

    轰地一声,那帮八卦之魂瞬间觉醒的女人直接蜂拥进了客厅将慕容凤团团围住,然后七嘴八舌的逼问了起来……

    ***

    学院大门口,慕容凤一脸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庆幸自己将那凌波微步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要不然今天就别想安然逃出那帮女人的魔爪了。

    “小姐,我什么时候来接你?”莲儿从车窗里探出头问道。

    “嗯,早上我要主持两场比赛,你中午来接我吧。”慕容凤吩咐了一声便朝大门口走去。

    此时正值学生进校时间,但按理说学生们都会从侧门进校,而正门方向应该只有极少人进出才是。可是现在正门位置处却是挤满人。

    慕容凤心中一讶立即猜到肯定是有人在挑战闯三关。被勾起了好奇心的她立即凑上前去观瞧,马上惊讶的发现正在闯关的家伙居然就是那位来自嵩山少林武校的龙一行。

    “有意思!”慕容凤嘴角一勾,仔细打量起此人。见他正与那位看门大爷玩猜拳,同时也听见了旁人的议论纷纷。

    “喂喂,你们谁知道这位阔少是那个学校来的?这都已经输了好几千了吧?真是有豪气啊!”

    “不知道啊!看穿着完全不像是什么富家少爷啊!看发型……算了,当我没说。”

    “啊,输钱的样子都怎么帅,要是留着头发岂不是迷死人了!”

    “学姐别花痴了,我刚刚已经找人打听过了,这位是嵩山少林武校的学生。”

    “少林武校的又怎么了?又不是真正的和尚!”

    “学姐你没看人家都已经剃度了吗?”

    “滚粗,别妨碍老娘看帅和尚!”

    慕容凤满脸黑线的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观战,只见那龙一行转眼间又输了好几百。就连门卫大爷都不忍心了,干笑道:“年轻人你今天的依旧运气不行啊!要不明个儿再来吧。”其实这位主昨天已经在这里输了好几千了,没想到今天又来送钱了。

    龙一行却是懒洋洋道:“不急,离比赛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正愁没地方打发时间呢。来,我们再来三句。”说着又掏出三百丢给门卫大爷。

    门卫大爷一脸汗颜,心说你有钱也别怎么糟践啊!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材米油钱贵啊!

    转眼间,三百又输了个精光,众人彻底被这位少林大师的壕气给折服了。心说这年头做和尚都怎么有钱啊!

    龙一行却对四周的议论纷纷完全采取了无视的态度,看了一眼时间又摸出一百块丢给门卫大爷说道:“最后一把。”

    “成!”门卫大爷也懒得再劝这位了,直接挥手出拳道:“拳头!”

    龙一行:“布!”

    众人:“……!”

    “赢了???”四周立时一片哗然,门卫大爷则是完全一脸懵逼了,随即懊恼的直跺脚,直怪自己疏忽大意竟让这小子捡了便宜。但是规矩就定在哪儿,老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想反悔都不行,只能唉声叹气道:“小子算你运气好,蒙对了一把。”然后直接回头大喊道:“大根别睡啦,又有人闯到第二关啦!”

    就听传达室里传出一个恼怒的声音吼道:“老猴子你别想再耍老子!你先告诉我这回闯关的是男的还是女的?”

    站在人群中的慕容凤脸上冒出一片黑线,没想到自己都给那位留下心理阴影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网游之星剑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星辰旅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辰旅者并收藏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